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笔名:水静,静水流深yu 。 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厦门市软科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厦门市旅游摄影协会副秘书长,厦门市青年两岸交流协会会员。 ( 喜欢文字, 因为爱,所以驻守。 我慢慢地行走着,以恬淡的脚步,如果你有兴趣,那就加入我的队伍,一起走到生活深处。)

水静:人们都在矛盾中成长,城市和故乡也是(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2-15 17:45:46 / 个人分类:已刊发文章

(接上一篇博文)

 

 

草梅:谢谢水静。那么一大段的关于这本书成书的一个叙述,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水静对于这本书抱有多么认真的态度,应该讲每一个作者在落笔时的每一个字都是富有它自己的使命感。水静给我们的印象:一是特别感性,二是特别有使命感,很有担当。所以我们都把她视为自己很知心的闺蜜。我们在这本书当中你都可以获取水静老师想要传递给大家的一种正能量的东西,其中也包括她的生活中颇有意思的事情,也有真情实感所带来的共鸣。

当然,每个读者所带来的共鸣点有不同,但是我相信每个人都能够从这本书当中获取自己想得到的力量。因此秀晖老师你也来谈一谈。因为你也是水静老师的好朋友,你觉得水静老师刚才所谈的这些对你来讲有什么样的感受。其实刚听水静那么讲我是很有冲击力的,很多观点都很赞同。在生活当中,你心中的水静又是什么样的呢?

 

 


杨秀晖:我记得,有天晚上我跟水静去参加鼓浪屿诗歌节,我们在鼓浪屿逛来逛去,逛到了十一二点,我问她这本书出来是考虑先入市场,看市场的需求,还是看自己内心的需要?她的回答大概是这样,也说我觉得要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这件有意义的事情是你写出来的这本书里面有几句话对大家是有感触的,能让别人去回味有感想。

今天的主题叫“城市与故乡之间”。我觉得故乡我自己的理解是你曾经出生在那里或者曾经在那里待过,现在呢已经不在那边了,书里面写得大概就是这样的。水静在厦门遇到一些人和事以及故乡曾给她带来一些创作的养分。可能在座有很多是爱读书爱写作的,像刚才发言的郑启五教授所提到的鲁迅。

鲁迅也是比较喜欢以故乡为创作题材,但他比较带有一种批判的情绪去写,比如他笔下的“未庄”农村和破产农民“阿Q”。鲁专家做为“五四”一代启蒙主义者的代表,他投向乡村的目光与情怀是带着极大的理想主义色彩,有着警示和挣扎的意味。

而另一位作家沈从文也喜欢写故乡,他心中的故乡是一个原乡的情节,他会带有一种浪漫主义的色彩,器重他心里面的想法去描写他心目中的故乡。我觉得水静这本书跟沈从文的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她会用一些比较平凡的小事来描述。比如“引猪血”等文,像我这样没有乡村生活体验的人,读到这种书这种文字会觉得特别的有趣、自然、淳朴,它里面所描绘的是一个活灵活现的山村情节以及对那方土地的热爱。因为这份热爱,来到城市来到他乡后,还是会带着这种爱去做人做事。这也是水静给大家的一种印象,比如说温暖,包容,有人情味等。

草梅:对这本书最直接的感受郑启五老师应该是最深的,因为从出稿到出版再到现在呈现在我们眼前的这个样子,可能接触的最多的是您了,那您也跟我们说说吧。

郑启五:我比水静的年龄大好多,应该是大伯辈的了。但是我在读她的作品时,我会读出很多童年趣事。比如说,她有一段很生动的描写,描写她去打青果“那青果从树上掉下来打到头上,树下的小伙伴一边捂头,一边哎呦哎呦喊着去捡青果,树上的小伙伴就哈哈大笑越摇越起劲”,活灵活现!我是先城市后农村再城市,而且我呆在农村的时间比她长,所以这种变化这种感触就更多了。比如说大家现在常常到永定去看土楼,你们知道在五十年前我们厦门那么多的知青,从1971年到1983年所有的中学生都被赶到米奇山镇,上山下乡住的全部都是土楼,当时对这土楼是真的非常害怕、非常的怨。土楼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土楼门口是个小楼梯,说土楼多好多好就是没有卫生间,而且卫生间是地方建的。为什么?因为我们那个门一推开就是个尿槽,这个尿槽你又不能放得太远,半夜起来小便的时候冷得不得了。那就放在门口,又不能放在房间里面,放房间里面很臭。所以我对这土楼真是百感交集,但现在大家不远千里跑去看这土楼,看当年关押我们的牢房。土楼即给了我们一段温馨的回忆也给了我们不堪回首的记忆。这种由于时间和地理位置的差异产生的城乡之间的感觉,是一个时代的变化。

水静:还是回到我们的主题“城市与故乡之间”。其实地理概念上的故乡对我来说是不明确的,我只知道那片天空和那座山。因为家族迁徙关系,我出生在三省交界的一个小山村里。这本书里记录的故乡大部分是童年记忆中的那个故乡,那些人和事。现在我们村还很贫穷。村里都是些老人和孩子,孩子也很少,仅有的一座小学也并到乡里了,公共资源配置相当缺乏。中国有很多这样的地方,但我为什么对那边有这么深的感情?就是因为童年很多快乐都是在那方水土上长出来的。那个小山村住在我心中,小山村带来的快乐和印象我永生难忘。

现在我四十多岁时,把童年故乡慢慢回忆并记录:节庆习俗,花草树木,至亲至爱给我的教育,我是用这种方式来承载故乡,也让后来的孩子们知道我们故乡最初的模样,这是我思念故乡的表达方式。比如最后一篇“忆起砍柴”是临时放进去的。整理书稿那时,“你是砍柴的我是放羊的”的段子在网上疯传,厦门莫兰蒂台风又吹倒了几十万棵树木,我看到那些树就想起我们小山村,突然之间很想写砍柴。小时候,花草树木是很值钱的,那是我们生活生命的来源。我小时候砍来的柴,挑到瓦窑去卖掉凑学费,砍柴过程也非常快乐。而莫兰蒂吹倒的树,大家去砍的时候缺少那种快乐,有很多行为还是被动的。两个不同的世界,两种不同的情感,不一样的思想与沉淀就很明显的出来了。


 


草梅:我们说艺术来源于生活而后又助于生活。如果说生活犹如一场梦,它就能转换成你笔下的这些故事,在缓缓讲述当中我们读者也会跟着再去重温你儿时的这些快乐。觉得书中的这些文本它向我们呈现的水静怎样的一个童年,而我们有跟郑老师一样,有或者没有这样的相同之处,比如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就没有这些的生活经历,比如刚才秀晖所提到的她没有亲身体验到这些。但是我们可以从水静老师的笔中去感受那些有别于自己生活经历的东西。所以这就是刚才所说的要带一本书去告诉后人你想告诉的事情。

 水静老师也向我们介绍了她以前在乡村的一些事情,我想那是记忆深刻的。很巧的是,我昨天也是做了一个这样的命题,也是讲了故乡与城市。其实现在很多新厦门人,他对故乡的印象就像水静老师所说的仅仅只是那一个地方。具体的祖屋,具体的那些人和事也许只能存留于他的记忆当中。很多时候故土都渐渐地离我们远去,特别是当下时代的变迁,你眼中心中的那个故土难道真的就是你心目、印象当中所存留的那个故乡吗?变化太大,很多时候我们回到家乡故土只代表一个元素,时代是一个符号。很多人都已经融入到现代城市,所以在“故乡、城市”这两个词语当中我们用岁月去听一听那个故事。我想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独特的感受,所以才有这么多文笔当中所呈现出来不同的风情,不同的面貌。郑启五老师我听您的那些言谈之中,对于您当初知青下乡的时候感情还是满深厚的。

郑启五:我觉得一个人,特别是在城市里面如果还有对乡村生活的记忆,很多可以对比。那天我到厦门电视台做个节目说起盖了多少公园,厦门现在大概是每个小区出门三百米就会有一个,非常漂亮。但是厦门现在这样我还是感到不满足的。公园有野草,但是没有一点童年故乡的感受。现在的绿草没有感觉,那都是奥地利移植过来的。儿时的野草地上有多少动物,有蜗牛有蜻蜓有蚂蚱有金龟子还有螳螂,到了晚上还有萤火虫,小时候抓到各式各样的小虫就装进火柴盒里。现在这些都没有了,幸好还有知了在那边嚣张,不然都没有昆虫。还有像小时候的溪水里面有十几种动物,泥鳅、斗鱼、水龟、白叶子,一个河道就几种,现在全部被农药杀死。所以我们再有这种乡土记忆的时候要发出保护生态的呼呼。雾霾已经告诉我们生态是多么重要,所以我们在回味故乡记忆的时候把这种力量化成维护生态的民意和呼声,甚至我们亲手保护每一只小昆虫的生命。生态的复原,有了生态,有了夜晚唧唧喳喳叫的小昆虫,还有提着小灯漫天飞行的萤火虫,那才是我真正的故乡。

草梅:说的太好了。现在当下的这个环境真的不希望我们子孙后代所认识的这些生物都是在图片、在纪录片里面、在电视里去证实,而不是像郑启五老师所说的那样亲身亲手去体验的。我记得小时候也是有干过这样的事情,抓抓小昆虫把它放在火柴盒里,希望能够养着它。我想那时候人们和昆虫是多么的亲近,这大自然的生物圈是多么的和谐共处。但是现在特别是这几天大家看到的,连我们美丽的厦门蓝也不见了,我们终于和首都人民同呼吸了,觉得大自然的维护还是需要我们共同去努力 这也是刚才水静有讲到,文章里面也有去呼吁大家要去做一个怎样的人。一个大写的人很不好写,一撇一捺都是需要我们付出的。

水静:我的文章里“望青山”部分有提及许多昆虫和草药,童年的很多趣事都在里面。其实我是一个消极思考积极生活的人。消极思考的时候我是比较感性,但是积极生活的时候我是比较自信的。里面很多文章我是建议可以给孩子们看。让他们也了解到还有这样一个世界,还有这样的童年。

我刚才说了,我们是不可能把所有人的生命历程都综合在自己一个人的身上。你遇不到的别人遇到了,通过阅读可以补充。这本书是我在故乡和城市这两个世界的切换。当你在城市工作繁忙劳累的时候去想想故乡的美好,你会静下心去理解去解读去沉淀;当你回到故乡看到它的贫穷、落后、闭塞,你又会向往城市生活的便利、美好,并为之奋斗。

人们都在矛盾中成长,城市和故乡也是。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城市和故乡,除了地理概念以外的,每个人时不时可能都会在这两者之间进行切换,再思考。我从山村出来以后第一站是到上海。当时上海还不会像厦门今天一样去乐意接纳一个外乡人。从那时起,我一直在寻找我心中的故乡和城市,哪一种故乡、城市生活适合我生存?当我在厦门生活18年后,我发现,厦门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对厦门的感情挺深的,但是在写作的时候反而写不出来童年故乡的那种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其实厦门十八年来变化非常的大。当时记得退役的姐夫带我去前埔看海,面对一片汪洋大海的时候我很激动,默默问“大海,你的故乡又在哪里?”其实我们心中的故乡和城市一直在变化,地理概念上的故乡和城市也在变化,在变化当中我们赶不上它的脚步,那怎么办呢?记下我遇到的那个当下,那个城市和故乡,以人以事为线索留存下来,至于以后的人怎么去解读,我觉得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杨秀晖:对每个人来说,回不去的故乡越来越多,当你节假日回去玩的时候,感觉到它很多的变化。以前一起读书的朋友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有些东西聊不到一块,感觉坐在一起很尴尬。有点像找话题一样,捞起一个跟他聊,他说不上什么,他也捞起一个开启话头,我也说不上什么,最后便彻底没话说。所以,人一旦离开一个地方,没有共同的环境,没有太多的交集,心里都有陌生感。

听说水静下一本想出的新书,是写农二代农三代的生存生活状况的,他们在城市找不到自己的方向、位置,又回不去最初的故乡,他们将何去何从?城市里有很多压力,但回到农村已经格格不入了,这是一个矛盾很深的社会现状,也是当下时代存在的一个普遍现象。我们有很多的作品也触及到这个话题,比如前一段时日“逃离北上广”的话题在网上热议,但逃回去之后,故乡已经不是自己所想像的,“重回北上广”又成了一种向往。这是一个非常有争议而且也非常值得期待的话题,也期待水静早点把第二本书呈现给大家 。

草梅:非常棒。刚刚听到这几位老师在谈自己的故土或者是故乡的一些印象。那在座的读者朋友肯定也有自己的故乡,等会在互动环节,你们也一起来谈谈自己的故乡。刚才秀晖老师也提到了回不去的故乡,郑启五老师这方面的感受没有那么强烈,我觉得当郑启五老师漫步在小时候曾经走过的街道,应该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郑启五:时代的变迁感触更强烈,强烈到现在自己都没办法相信了,因为我小时候就生活在厦大的校园里面,厦大校园最多的果树就龙眼树,龙眼树有个最可爱的昆虫叫做“龙眼鸡”。有一次厦门晚报说发现一种奇怪的昆虫,放出照片请大家辨认,整个厦门没人认识,那虫子红鼻子很长,下面像绅士披着一个绿披风,非常古怪。小时候每年到了八月份龙眼成熟期就非常危险,冒着危险爬树去抢。我现在到了六七十岁还是记得厦大几棵老的龙眼树上有几个树杈,龙眼树还没熟就去摘,那个核开始变黑了就有点甜了,这就是我小时候关于龙眼的事情。龙眼到今天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怕你去爬树发生事故,所以厦大现在到了什么地步呢,龙眼开花时就去喷药节育。学生万一从树上摔下来怎么给他父母交代?这个龙眼树的变化就这么大!当我天天骑车带我儿子从龙眼树下经过,我哪里敢告诉他当年我在树上的英姿,往昔的龙眼树我回得去吗? 

草梅:是的,回不去了。那些人和事已面目全非,那份乡情却永远在我们的血液里,在我们的灵魂里,在我们的基因、DNA链条里,它永远都挥之不去。刚刚说到这些儿时的记忆大家都非常的开心,非常的激动,很多作家的作品都是来自他的原生家庭,来自于他的童年记忆,包括诺贝尔获得者莫言,笔下的商州等等。其实也都是从我们身边熟悉的人事物写起的,所以大家彼此拿起笔把身边的人事物都写下来,就是传给我们后代的财富了。

我觉得水静老师这本书的篇章分得很详细。刚才有跟大家介绍大体是分成上下两卷。其中每一卷还分成小篇章。这是独具匠心的做法,为什么有这样的设计呢?

水静:搞创作的同仁都有同感。其实创作是个很艰辛的过程,自己真心喜欢的话就会觉得很快乐很投入,如果不是很喜欢的话,那创作就是一种负担。

《约厦门》这本书收录的散文是我在2008年到2016年这八年间创作的,之前的一些我就没有收录进来。因为那一段时间写得比较集中,也大部分都发表过的。归类分辑出来是想让不同年龄不同需求的读者都可以找到他想阅读的那个模块,这是我的第一个想法;第二个想法,就是新、老厦门人都可以找到他想要阅读的模块;第三个想法,就是让生命中的父母亲情、故里乡情与读者能找到一些共鸣。再者,旅行记里大多是我第一次去的地方,如果有相同感受的驴友,也能找到他所需要的模块。在记录同时,每一篇文章中也有我自己的思想在里面,至于那个思想和观念,大家的认同点在哪里,我并不在乎,任读者各自去体会。我记录下来用我的思想贯穿在里面这就是我自己的。

如果在阅读的时候你们觉得二十万字太多,你可以看目录先挑选部分阅读。只是我取的文章标题都很平淡。那你要先把心安静下来,慢慢、仔细去体会,才能够读懂我要表达的意思。我买衣服可能还不那么重视,可是买书很重视,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不是很浪费,厦门的房价这么高我还要腾出房间来放书,常常也在暗示自己该剁手了。可我先生对我说:买书不要紧。一本书里面你只要读懂一句话,这对你就是一个帮助。我也想告诉在座的读者朋友们,书是你一辈子的伙伴,你读进去了就是你自己的,它会陪伴你一辈子。所以《约厦门》分类比较细就是希望能让读者能够一目了然地找到自己适合的阅读。谢谢!

草梅:这本书也是前几日刚刚到,我们今天拿着这个散发着墨香的新书,刚翻了一下发现水静老师是一个特别用心的人,书里面的篇章分得特别细,归类也非常好,真是给了我们读者一大福音。刚刚我们的老师都在台上侃侃而谈,其实我们也想听听读者朋友们谈一谈。看看哪位先来谈谈我们今天的主题:城市与故乡之间,以及对老师的一些印象,还有你看这本书的感受。


互 动

 

读者:谢谢大家!为什么第一个站起来讲?因为我很激动,我跟在座的老师好几年没见面了。今天看到水静写的《约厦门》这本书,听老师在聊故乡谈过去,一下子又把我们拉回到从前。郑老师的序里面写的那个马哥,就是我。我一边听你们分享一边感受,觉得情怀穿越了时空。很有收获。祝福水静!


 


读者甲:水静老师好,大家好,刚刚几位老师一直在讲我们的故乡是回不去的,其实一讲“回不去”这三个字是非常伤感的,故乡的事和人离我特别的遥远。像水静老师可以用文字表达情感来怀念她的故乡,我就想知道说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方式来怀念故乡,来维系我们和故乡这样一个情节?

 

郑启五:故乡和故地都在变化,有的甚至没有留下任何当时的痕迹。47年前,我曾经到过那栋楼里面,当时叫阅览室,里面有三份报纸,解放日报还有人民画报。很特别的是现在大家可能不能理解在那个封闭的年代,这是全中欧进口的唯一的报刊中文版,我就很怀疑自己看那份画报有那么大的动机就知道封闭的世界之外的那种感觉,不可抗拒的魅力,但是我也想过这是我从小对外面世界抱有强烈的渴望,所以我才能写下很多文字,甚至到海外去传授,所以阅读的欲望对每个人的一生都是非常的重要。

根据这个读者的问题我也顺势说两句,其实您刚刚提到的问题,我曾经写过一句话,叫作“除了至亲爱人之外,那么可能就是时间上的味道”。你可能通过美食或者诸多的形式来纪念、来追述自己曾经的故土,就像你刚刚提到的说“回不去”这三个字的确很伤感,因为时代的变迁我们不可能在回到过去,但我们可以用当下的热情去接纳回忆,以及去镌刻过去的一切。我曾经写过一首诗叫做“在故乡,我成了异乡人”,其实就是这种感觉,包括台湾文学史上也有过这样一个题材。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7-07-05 10:19:09
5
乐溪鱼 引用 删除 翁女士   /   2017-02-19 18:22:30
5
康伦恩的博客 引用 删除 kang.16878   /   2017-02-16 08:16:05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