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中国和美国,谁搭谁的便车?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12-29 12:47:52

中国美国,谁搭谁的便车

 

“搭便车”一说成为近年的热议。那么,当今世界当仁不让的前两位大佬中国和美国,谁搭了谁的便车呢?

答案是……

答案先就不说了,免得政治不正确,挨骂。

我们先一本正经地谈谈政治经济学

世界早已进入伟大的资本主义时代。这种“主义”有个重要特色:自由。人自由了,表面上打破了等级身份,人人平等,都可以自由地创富,追求幸福生活。金钱,而不是封建等级、贵族头衔,成为衡量一个人价值最主要的标准。

如何创富?最佳途径就是在“合法”的前提下,大家都可以经商、办企业,出力、出技术,一门心思换回那种叫做金钱的东西,因为有钱就有一切了嘛。由是进入所谓的市场经济、工商社会。个个奋勇争先创造财富,全社会富裕了,政府税收多了,财政宽裕,就能够办多多的“大事”,搞基建,抓军备……让人民脸上有光。

人类财富也由此爆炸性增长!

爆炸性增长的另一面,是财富分配的高度不均衡。在整个资本主义体系里,贫富急速两极分化,马太效应明显。

这种以工商社会为本质特征的资本主义,同其他既有的各种社会制度一样,事实和结果都不平等。虽然资本主义造成的贫富分化最快最烈,结果最不平等,但它浮于表面的理念却最平等:人人可以自由追求财富;金钱面前人人平等,一切以金钱为准绳。

既然事实和结果都高度不平等,在这个人人可以追求财富的自由市场里,就必须建立一种法律制度和秩序,以维持工商社会的稳定运行,让生意做得下去,让赢者确保财富收益,失败者愿赌服输,不致掀翻桌子。建立和维持法治、秩序的机构当然就叫做“政府”。这样,任何在市场里靠出卖技术、劳力,或做生意,获得财富收益的人,都可谓搭了政府的“便车”——当然,他们也可以反过来说自己是所谓的“纳税人”。

但其实政府提供“便车”之最大一项,乃在于提供或确保了一种叫做“金钱(货币)”的信物,以便让“求钱”这种市场经济游戏玩得下去、玩得顺溜。人们安心求钱,其前提是此钱“有用”,可以换回所需,维系生存、获得发展。确保金钱信用的就是政府。

金钱(凌驾一切)其实是资本主义最为内核的本质。政府越强,金钱货币越趋于符号化、虚拟化,市场经济就可以做得越大;反之,则愈退回贵金属化甚至实物化,交流不畅,经济凋敝。完全的无政府即丛林化,这时候人们即使拥有金山银山或者生活物资,也不能说确保了财富,除非加紧自我武装以保卫之——还是得回到“政府”这个层面上来,每个人还得搭上政府的便车。

国际关系的道理也是一样。在一个和平国际体系里,每个国家因其发展阶段的不同,事实上存在着方方面面的不平等。归结起来,都是财富权益的不平等。国家之间依据所谓的国际法和各种规则维持和平和商贸关系——但实际上维持这种秩序的力量是大国和霸权。各国在这个体系的大市场里“做生意”,少数优等生赚了钱,获得大发展;混得一般的,将就维持着。当然也有越混越差的,家里闹翻,后院失火,赶紧收摊救火才是正事。同样服从马太效应。

如果说,我在这个体系里混得差,只有被占便宜的份,那我不玩了、脱离体系行不行?不行。物理学和生物学告诉我们:没有绝对封闭依靠自我循环而能独立存活的系统,封闭系统将亡于熵增和寂灭。每个系统都必须与外界进行物质、能量和信息等的交流,处在一个开放的体系里,否则直接玩完。

二战后世界形成泾渭分明的两个国际体系,阵营对垒,是为“冷战”。一方是借二战成为霸主的美国主导的西方阵营,传统的西方国家是其中重要角色;另一方也是二战后雄起的大国苏联,与它所主导的东欧各国和亚非拉新成立的社会主义国家,构成东方阵营。当然这两个阵营并非绝对隔绝。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东方阵营最终崩塌,西方阵营成为主流,部分东方国家融入,但俄罗斯和朝鲜、古巴等国仍被拒绝完全融入或被孤立。被孤立的还有与美国、西方不对付的一些非社会主义国家,多因其政府强势,而被同样定义为“专制”“独裁”。

没有一个被孤立封闭的国家,能够得到长久的可持续发展。有人会举例大体封闭的古代中国不乏繁荣长命的朝代,创造了别人难以企及的辉煌文明。殊不知华夏从来不是绝对封闭的,除了总体上保持着强劲的对外扩张势头(这也是一种开放形式),也不断与外界进行着商贸、信息等各方面的交流;而且交流越活跃和多方位的朝代,就越强盛和繁荣,如汉、唐、宋、元、明、清。

即使如此,由于地理条件等方面的限制,中国也还是与世界其他地方相对隔绝,内部的马太效应总会显现,每经过一个短暂繁荣期后就贫富两极分化,土地兼并问题突出,阶级斗争和冲突扩大,或亡于内爆,或亡于异族入侵。这便是表现为所谓的“历史周期律”。

近几百年来,世界进入了西方人所主导的“全球化”,西方国家在这个体系里依靠自己科技、产业、军事等方面的优势,开启殖民地模式。资本主义剩余价值规律下,殖民地普遍贫困化,而其自身得以迅速壮大,长成一棵棵大树(列强)。大树底下不长草。种过百香果的都知道,这种源自热带的藤蔓植物喜光喜雨,尤其喜肥,只要条件适合,生长极其迅速,往往越靠近其根部的土壤越干燥龟裂并发白——发白的原因是土壤肥分被抽干而高度贫瘠化。如果不勤快地施肥浇水,百香果就极易因烂根而死亡。没错,资本主义经济体系就像百香果及其所在的土壤;列强之间大打出手,就是为了争夺殖民地——百香果生长所必需的沃土。

这种体系是高度扩张性的,它要把一切不愿意纳入其体系的国家敲碎,成为可供畅快汲取养料的土壤。一时无法敲碎的顽石,就想方设法孤立、困死之,浸润、软化直至收服之。封闭的中国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迅速衰落的。大清倒塌,带来民国乱世,直至新中国成立,才收拾破碎山河,重铸金瓯。立国之初融入苏东体系,获得重大发展,实现了初步、完整的工业化。不久中苏分裂,中国几乎被全世界封锁,被迫回到前所未有的封闭体系之中,注定立刻面临十分困难、窘迫的境地,上山下乡运动,以及“文革”等政治运动,就是试图纾解这种困境,在此背景下发生的。

上篇文章谈到,中苏分裂是一种必然,因为苏联和东欧等承载不起中国的全面工业化和市场化,换句话说,就是苏联和中国谁将成为百香果谁是提供养分的土壤这个问题不可调和。中国人口体量是苏联的数倍,中国如果成了百香果,苏联就将很快被吸干榨干,但朝鲜、古巴这样的小国就不会。朝、古在苏东阵营的经互会里如鱼得水,因为被视为重要的战略棋子,均接受了苏联低价提供原油等大量援助;同时,朝鲜石化工业得到发展,若干石化产品等畅销苏东,而古巴蔗糖被高价收购,在苏东市场消化,相关产业乃兴。两国经济得到发展,人民生活水平远远优裕于周边发展中国家。但苏联东欧一垮台,经互会体系不存,被西方孤立封锁的朝鲜古巴经济几乎就天塌了。

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中国艰难地一步步融入以美国、西方为主导的全球主流体系。始于毛周,成于小平,大获于近一二十年。效果是立竿见影的。70年代初从西方引进先进化肥农药技术,以及随后的农村改革,让中国逐渐告别饥饿;工业、科技水平得以持续提升,特别是本世纪初加入世贸,中国产品获得了广阔的外部市场……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前面说过,任何发家致富者,都是搭了政府的便车(自己能做成政府当然更佳)。马云十几年间便一跃成为身家千亿的首富,最该感谢谁?无疑是中国政府。中国政府建成了全球最大最先进的电子商务网络基础设施,让全国数亿富起来的网民成为马云的用户和市场,提供的安定社会大环境是马云巨额财富的根本保障……那么,原先经贸地位微不足道的中国,三十年一跃发展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有没有搭便车、搭的又是哪一个“世界政府”的便车呢?

答案是显然的,毋须讳言:当今世界霸主美国。中国科学技术的主要输入地是西方发达国家;西方强大的购买力使其成为中国产品的主要外销市场;西方特别是美国军力是这几十年里世界安全和经贸秩序的根本保证(平等不平等另说,肯定不平等),美国就是这个世界体系的“政府”和规则制定者,其十几个航母编队就是世界警察;美国还提供了强大的世界货币美元,使全球经贸体系得以运转……中国不搭美国的便车,搭谁的?谁又还能够提供这个便车?

看到这里,左倾冒险主义者不干了,认为堂堂中国怎么能搭美国的便车?脸面何在哪?难道欺负咱中国还不够吗?是它占中国的便宜,跟丫死磕……呵呵,我只能说,极左和极右一样,不尊重政治经济学。不看广告看疗效,不搭便车,能有今天的坐二望一吗?其实何止搭便车啊,中国差不多已经成为全球最强壮的那棵“百香果”,自绝于土壤怎么行。

西迷美粉们也激动了,热泪盈眶,美国昨日伟大光荣正确的形象跃然眼前,要怪就怪那该死的中国……

为啥这么怨恨中国?因为奥巴马说了,中国搭了美国的便车(嘴上还不承认);特朗普说了,中国是“工作偷窃犯”,偷了美国大量的就业岗位……总之,美国今天混成这样太委屈了,人民愁颜,政府困顿,凤凰落难,英雄气短;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

完了,从美国高大上、永远无敌,中国低劣丑、崩溃不止的右倾投降主义,一下子漂移到感伤美国“小姐误入青楼、猛虎惨落平阳”,憎于中国之奸恶狠,恨不得打入十八层地狱的……我也不知道这个属于什么“主义”。我想这些人之所以精神错乱,盖因爱美国爱西方而鄙视自己。得治。

本来嘛,盛衰兴替乃人间正道和常态,无可厚非,除非贱到认为中国——自己——根本不配存活在这个世上,遑论雄风崛起;而人家必须是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再来为古人哭也大可不必,何况美国还没作古呢,仍旧把持着“世界政府”,努力地横行霸道做世界警察不是?

其实,美国和西方衰落,中国崛起等是外因,决定性的还是其内因——总之叫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经济体远比一棵百香果要复杂得多。它们内部因为产业性质、垄断地位等方面的关系,生产效率相差很大,“吸金”能力大不相同,一部分成为大大小小的“百香果”,迅速积累壮大,有些沦为“土壤”,甚至破产——表现为贫富和阶级分化,威胁其社会稳定和立国基础。这也就是上面所说的自体系循环不可持续。

发达国家要能够维系其稳定和发展,最好的方式是将自己整合成一棵超级的“百香果”,不断从外界强力汲取养料,这样就有富余来给国内的弱势群体发发福利,让普通产业人士成为惬意的中产阶级(这种“普通产业”搁在落后国家一般属于高科技)。当然,有必要搞一点高端的顶层设计,比如什么民主票选普世价值之类的制度,让人们在带有一些斗争气氛的热闹嘉年华中消耗掉残存的不满和怒气——如果他们还不能完全在狂热球场看台上宣泄完的话。

如果这种顶层设计成立并可永续的话,那真的就存在“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了。惜乎这不科学。首先资本就不答应。福利体制下人们容易溺于安逸,技能退化,生产率下降的同时劳动力成本高涨,剩余价值规律迫使资本跨国寻找机会,导致产业和技术流出,使其本国逐渐空心化、国力日降;而“世界政府”最重要的一项功能——提供世界货币,其价值信用的基础支撑就是国力!当只佩驳壳枪的“世界警察”面对持AK-47的管理对象时,谁听谁的还用说么?做“世界政府”虽好,只是宝座还坐得稳么?发行并赖以收取巨额铸币税的“世界货币”还有认账的么?

这一天还没来,但必定会来。

这是规律,是科学,是政治经济学,得尊重。

或曰,如果有一天……在这种体系下,中国会不会重蹈美国、西方覆辙,也衰落一把?

天知道!但华夏自古就是天下观,一向认为“我即世界世界即我”并自我严格要求勇于担当,儒家等对于如何“管理世界”也有着相当丰富的实践和经验……可能情况会好一点?无论如何,规律和科学总在,华夏或许更适合团结带领大家去探索一条新路、重塑一种体系。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中国 市场经济 政治经济学 百香果 美国 便车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