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死20万还是死2000万?这是个问题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10-27 12:20:30

20万还是死2000万?这是个问题

——如何看待历朝历代的政治斗争?

 

最近在网上被几个文人骂作“反人类”的“老贼”云云,害我已经入喉的一口老茶差点喷了出来——即使心里欢乐得万马奔腾,但因为政治正确的关系,也要装出一副“宝宝心里苦”的样子,拿出来倒一倒。

无非关乎过往的一些政治运动。一小群人,站在道德的岸地,对历史长河中搏浪的人物、发生的事件,说三道四,指桑骂槐:这个愚不可及,那个卑鄙龌龊;破口大骂有之,哭天抢地有之,大嘴凛然有之,阴风鬼火有之……我想,他们多为了体现一把文人做派、高洁情怀而已?但揣摩他们的年纪,并非这些政治运动的当事人,却个个苦大仇深,大有受害者情结,于是憋不住讽了两句,结果就被“法西斯”“反人类”了。香菇,蓝瘦。

人类历史有善恶、道德吗?有。甚至主导和推动历史的主线,就是道德。但是此“道德”是那些文人、伪文人们口中的道德吗?不是,历史道德之认证者不是他们,而就是历史本身。

政治运动不就是“斗人”吗?很残酷啊,有必要吗?活在当下这个相对平和的社会大暖房里的圣母心,往往会发出如此的疑问,甚至谴责。他们没有在动荡社会待过,没有体验过动荡社会是如何一步步走向安定的,而是什么都想当然,动辄挥舞自以为是的道德大棒。

天下最难的事,就是如何把一个国家捏合起来,凝聚人心,干该干的事、走该走的路。如果捏不起来,一种情况就是大家浑浑噩噩,自生自灭,一盘散沙。日本鬼子在集中处决战俘时,一群人双手插着袖口傻呵呵围观;日本人刀锋砍过来了!惊慌四散,逃不掉的哀哀就戮,或自己挖坑进去活埋。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有些人不服不忿,凡事跟主事者顶着干,或者暗中搞点破坏。这种人多了,拉帮结派,抱团成伙,跟既有的社会体系捣蛋;再发展下去,就可能操刀动枪拉队伍上山头,要颠覆原有的社会体系了。一个要颠覆,一个要反颠覆、镇压,社会就动荡了。

政治运动的目的,首先是要唤起前一种人的自我意识,把他们调动起来、组织起来、武装起来,“为实现……的伟大目标而共同努力奋斗!”

第二呢是给后一种人做思想工作:你们务必改正心态,把思想统一到正确的轨道上来,回到人民的队伍中来!只要迷途知返、痛改前非,什么时候都不迟!云云。执迷不悟的,实行强制改造,令其悬崖勒马,以防滑入深渊。

还有挽救无效的,或者隐藏起来没有被“强制”的,他们条件适合,就会拉队伍开干——通常称之为造反、叛乱,当然,也有称“革命”的。这时候就不是“政治运动”而是“军事运动”——战争了。

政治运动和战争哪个人道些?应该是政治运动。但政治运动不好搞,容易留下后遗症,让后世嚼舌根。战争就简单痛快得多。敌我分明,能打善战杀敌多的是大英雄而不是刽子手。政治运动的对手多数潜水,隐忍未发(当然发作起来危害巨大),辨别有难度;或有误伤,冤情难免,供后人洒泪。

历史的车轮滚滚,将一切过客碾落成泥,化作青烟。历史不言,它身后留下深深的辙印,昭示:那就是道和德、那才是道德。

政治运动或许残酷;但战争,并非“残酷”一词可以形容。

政治运动的目的是推动国家的统合,决定一个国家应该是什么性质、由谁说了算、走什么样的道路等等。国家统合如果不成功,就会碎片化、丛林化,就会走向内战,遍地烽火狼烟,千村薜荔,万户萧疏,人间鬼域。

没错,国家统合不成功,就会形成山头;山头耸立,不可调和,内战必燃——或者走向分裂。分裂不在本文探讨之内,因为其反动也反科学。全世界的潮流都趋合而恶分,虽然求“合”极其不易,“分”则貌似一时痛快。分是没有尽头的,分分分就碎了,残留一地血泊。

“政治须定于一”。国家要成功统合,就必须有效摁住各山头、门阀,使其驯化,秩化,平缓化,在一个共同体系内和平相生、相融。对于过分突出、危害到整个体系的山头,削平之;对于潜在的可能发展成为恶性山头的,遏制之。这一切,概而言之,就是政治运动。当然,手段可能春风化雨,也可能电闪雷鸣。恩威并施,务求致一。

或曰:我们不要政治运动,要法制!要依法治国!——屁话!政治不统一、国不成国,哪来的法律?哪来的依法治国?国家统合了,大家相安无事,喝酒吃肉,结婚生子;鸡毛蒜皮,张口骂娘,酒后开车,才需要依法办事。

国家出大问题了,法律解决不了,就成为政治。林肯发动南北战争(“政治运动”已经无济于事了),依的是什么法?南方各州自愿退出联邦,才是“依法”好吗。“平叛”成功,国家复一,重新修订相关法律,以后的才叫“依法治国”。法律必须服从于大政治。

南北战争造成的伤亡,超过美国在一战、二战中伤亡总和!内战之惨烈、血腥,之伤亡巨大,在全世界各种文明中都是普遍现象。

汉初,英布、彭越等异性王成为不可忽视的山头,不管是自反还是逼反还是蒙冤,刘邦翦灭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为抗衡之还封了许多同姓王,从此留下后患。这时,最大的潜在山头是军事奇才韩信,结果被吕后设计诱杀,留下“狡兔死走狗烹”的名句;刘邦听到这个大功臣被杀,心情复杂,“且喜且哀”,为绝后患,干脆夷其三族。刘邦身后不几十年,吴楚等同姓王坐大,山头危耸,景帝年间酿成“七国之乱”。刀光剑影三个月,血流成河。

为避免山头变成祸害,吕后诛韩信快刀斩乱麻式的政治清算或许有效,但太悚人心,使人畏威而不怀德;当威不够时,乱心就再难制之了。借助“政治运动”,以较温和的方式抑削山头、统一政令并进行长效制度的布局(依法治国),可能妥当些。怎奈形格势禁之下,汉初的几位最高统治者“运动”水平有欠高超,诸侯王尾大不掉势所必然。奇才子贾谊就看出了这点,他给文帝上《陈政事疏》(即著名的《治安策》)时说道:“臣窃惟事势,可为痛哭者一,可为流涕者二,可为长太息者六……”笔锋所指,多为相关严重问题。

统治集团核心分裂成山头,祸起萧墙,灭息“七国之乱”算是平叛成功的光辉典型。反叛成功的例子也不少。明太祖朱元璋死后,其子燕王朱棣造孙子建文帝的反,打了整整三年死者枕藉的“靖难之役”,终夺帝位。也有死伤不那么惨重的,比如“玄武门之变”,功高势大的秦王李世民杀了皇太子兄和一个弟弟,连带杀了一些他们的亲兵,然后逼父退位,自己做了著名的唐太宗。

不管平叛还是反叛,只要“成功”,局面终究可控,一家独大以后山头尽削,可保较长时期的安宁,社稷黎民得以休养生息,郁郁乎文哉,或修来一个盛世。怕就怕难分胜败之局,斗无止境、死而后已。晋武帝司马炎死后,皇族为争夺最高权力而缠斗了十六年,史称“八王之乱”,导致西晋亡国,也差点断送了华夏一脉。中国由此进入五胡十六国的南北朝时期,大乱三百年。

山头并不仅仅局限于统治集团核心、“同姓王”,统治集团走向腐化后,民心离散,政治统合力削弱,原先不成问题的各派,也会渐渐发展成为山头。这时候如果最高统治者保持清醒,想有所作为,并且实力还够的话,通常会举起“反腐”之类的政治运动大旗,一为挽回人心,一为打压山头并削弱其物质基础——经由腐败积聚的巨额财富往往会天然地造就山头。反腐(反山头)如果奏功,就可能迎来“中兴”什么的好局。

惜乎历史上的“中兴”大业不多,多的是主幼(弱),臣强,国疑,民惊,人心惶惶,山头由是隆起——或为董卓、曹操、安禄山,或为张角、黄巢、李自成。天摇地动,山崩海啸,国家裂解,生灵涂炭。

历代开国者一般自己就是出身于山头。所谓一统天下,实质就是消灭、臣服了其他林林总总的山头,一家独大,重启炉灶、另辟新天。因此开国者最为警惕防范的,除了蛰伏的旧山头死灰复燃,再者就是一起打天下的深孚威望的功勋将相,一不小心他们就会成为新的山头,祸生肘腋。前有南北朝,后有五代十国,城头变幻大王旗,多数政权立国短暂,频繁被身边的山头取而代之,就是这个情况。

汉末三国和西晋“八王之乱”导致覆亡、人口损失过半的惨痛教训,让后世有为之君时刻紧绷神经,提防山头坐大。宋太祖赵匡胤起于朝代和帝王如走马灯般嬗替的五代十国,惧于再现重臣大将也被“黄袍加身”的恶性循环,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以“杯酒释兵权”的富贵赎买方法消弭了潜在的山头,开创了两宋三百年的花花江山。但也种下后世武功柔弱、两度亡于异国的病根。

元末天下大乱,群雄蜂起,朱元璋从行伍之中脱颖而出,建立大明;麾下猛将如云,能士如雨,个个是乱世中摸爬滚打出来的人精,一有风吹草动,时刻有蜕变成难啃山头的可能。明太祖的方式是大搞政治运动。兴“胡蓝之狱”,杀权相、大将并株连四五万人,“元功宿将相继尽矣”!借“文字狱”整顿意识形态、大杀贪官整顿吏治……合计杀人不下20万。

“和平时期”杀人20万多不多?多。但不杀这20万,未必有之后大体的“和平时期”,未必有老朱家近三百年的天下!别的不说,朱元璋千算万算没算到自家出现山头之乱,一个“靖难之役”害命就远高于此数;至于打天下时与陈友谅、张士诚等等一众山头军阀混战而死的兵士、百姓之不可计数,他是心明如镜的。

国祚绵长,社会安定,并创造了可傲文明盛世的朝代,基本都在其立国之初经历过残酷的政治运动;冤案?肯定有,后世再给予适当的“平反”嘛。

但有兴必有亡。兴,何其难;亡,何其苦!秦末、汉末三国、两晋南北朝、唐末及五代十国、元末、明末……但凡大乱之世,人口少则损三成,多则过半甚至大半。以清之前朝代顶峰人口6000万来算,山头并起的乱世,折损人口平均至少2000万!谁能保证朱元璋身后不出现“八王之乱”式的衰世?谁敢肯定不陷入五代十国式的恶性循环?死20万与死2000万之间,如何判定和量化所谓的“善与恶”?吾不知也。

道德控会想,能不能“20万”也不死?最好一个不死,岂不妙哉!其乐融融,大家嗨皮,人间天堂。

假若政其惟德,人人尧舜,相互之间你爱我爱,就像爱个大熊猫——遑论伤人害命,那么这个世界会不会每寸土地上都挤满甜蜜糇糇的人啊?大家笑脸贴着笑脸,手牵手,心连心?我想这不科学。相对于死2000万或者更多,还是前者比较靠谱些、人道些。

2000万还不是最甚。清季太平天国之变,加上大约同时期的淮北和陕甘之乱等,死人过亿!超过二战的总死亡人口。民国乱世凡38年,人口少有增长,徘徊在45亿之间,可见损失无算;而世界其他地方,同时期虽然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人口从约14亿增长到20亿,比增超过40%

民国虽然有一个共同的国号,事实上山头林立,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兹有国共两党先后成立,积极探索救国救民之道;均白手起家,有赖苏援,一度合作,掀起大革命,成为国内举足轻重之山头;北伐胜利,国共分裂,实因救国济世之道路迥异,屠刀之下,共产党被迫武装革命,与国民党各立山头,刀尖上辩真理;日寇入侵,双方二度合作,共御外辱;抗战胜利,两党道路又成水火,两大山头乃一决高下……

历史当然作出了抉择。因为历史需要正确的道路。

1949,大陆归一,从此没有山头,只搞了二三十年若干轮的政治运动而已。据文人统计,这些政治运动死了人,死了若干人。

但历史不会亲口告诉这些文人:因为政治运动,所以才没有山头。

19491978,政治运动的年代,中国人口从5.4亿激增至9.6亿。

1978之后,中国逐渐告别了政治运动。“中国龙”走上正轨,蓄势待发。

2016,又一个“三十八年过去”,巨龙腾飞,无可阻挡。

 

后记:彼等短识文人看我纵论山头,不禁喜上眉梢,急急抢过话头:“我们普世民主,没有山头!”大有一拾“周期律”延安窑洞对牙慧之趣。某嘿嘿一乐:你们懂啥历史?西人千百年来山头之多、政治运动之酷、战争之惨,岂是我华夏所能望其项背?混得何其蹙迫、猥琐、卑微,人口灭绝之烈,尔等读书少未尝闻而已!虽然16世纪以后际会资本主义、推动大航海,得益于殖民扩张之余裕保了19世纪的大致和平,进入20世纪不又故态复萌,在欧陆大打特打了两场世界大战?这不是山头又是什么?现在势衰力微,各求自保,民粹汹涌,内外山头重新勃发,这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隐患和威胁呢。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历史 和平 道德 政治运动 国家制度

漂泊者说 引用 删除 shunshengfu   /   2016-10-28 02:27:04
天马行空,不知所言,语言粗鲁,自言自语。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6-10-27 20:58:55
5
松之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松之星   /   2016-10-27 20:48:39
5
老渔夫的多彩世界 引用 删除 hzd   /   2016-10-27 12:53:32
老渔夫的多彩世界 引用 删除 hzd   /   2016-10-27 12:53:28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