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郑小瑛教授现任厦门爱乐乐团的艺术总监、首席指挥。曾任中央歌剧院首席指挥、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主任和<爱乐女>乐团的音乐指导,她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留学苏联国立莫斯科音乐学院进修歌剧、交响乐指挥。她曾获文化部优秀指挥一等奖、法国文学艺术荣誉勋章、俄中友谊勋章等奖项。还经常担任国家重要活动的指挥。她是中国最有经验的指挥教授之一,更是一位热情的音乐社会活动家,并多次获得“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优秀女职工”、“老教授科教兴国”和“全国老有所为贡献奖”等荣誉。
    1998年她应邀到厦门组建一个不占国家编制的‘民办公助’职业交响乐团,厦门爱乐乐团成长迅速,十年来,已在五国50个多城市举行了700余场音乐会,并被厦门市民评为厦门的一张烫金的“城市名片”,郑小瑛又荣获厦门市政府“突出贡献奖”、 “2003年感动厦门”的十大人物之一,2006年她被聘为第四届世界合唱比赛艺术总监、2007年又获厦门市敬业奉献的道德模范奖。

合唱艺术教育家吴灵芬的心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7-29 23:31:42

 

吴灵芬7月18日在绍兴文理学院音乐厅担任评委。张国锋/摄
合唱艺术教育家吴灵芬的心声

    吴灵芬教授是中国合唱协会副理事长,资深合唱指挥艺术家。她7月16-7月18日在绍兴参加了第六届世界合唱比赛的评委工作,由于要赶回国家大剧院排练,临行前应我的要求匆匆留下了这封信,下午,我在由组委会安排的中国参赛团指挥家的聚会上向大家宣读了这些语重心长的意见,引发了100多位中国指挥多次热烈的掌声,大家希望能在网上读到它,特转载于此。

老郑:

   我参与评了三个组别,很有感触;我们在进步,特别是有更多大学的领导在支持合唱,而且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比起2004年的厦门比赛已经跨越了一大步。我有几点意见:

一.中国只有彻底学习五线谱,合唱的水平才会有质的提高;五线谱从视觉上就能给人一个高度、音 程、声音调整、横向协作和纵向谐和的感官影响,是简谱无法做到的;而读谱准确是能唱好合唱的基本要求;可惜的是,像支持绍兴文理学院和上海音乐学院教育系学生合唱团坚持合唱教育、严格训练读谱能力的领导在中国如此贫乏。真希望这些领导能有机会对教育部的有关领导讲讲他们的经验。

(郑:在有170多个国外合唱团参加的合唱活动中,大家在一起学唱各国著名歌曲交流经验时,通用的都是五线谱,而大多数中国人却不识谱,完全无法融入通过歌声与世界各族人民交流感情的活动之中,只能在一边鼓掌傻笑。因此,学习五线谱,让中国人掌握一项比学会一门外语还要重要的与世界沟通的本领,应当尽早纳入国民音乐教育的小学教材之中!)

二.中国合唱事业的发展迫切需要优秀中国合唱作品;我们中国团队的合唱比赛曲目十分贫乏,而这一次的作品重复率大大减少,也是我很兴奋的一点;量身制作才能有适合不同学校和不同层次的作品;这样的作品只有有声乐和合唱经验的作曲家才能真正写出好作品来;绍兴文理学院合唱团唱的“五指山”和“仙境”是张以达和杨鸿年的作品,这两位都是有经验的合唱指挥。张以达的作品使用率很高,源于他从九岁就在合唱团里演唱;日本从六十年代开始要求合唱全面进入课堂音乐教学,至今已经有了上百位合唱作曲家;因而也有了世界一流的合唱团队。

    “读谱”、“作品”的两项缺陷,严重的阻碍了我们的合唱发展;遗憾的是,目前仍然有许多有关领导只把支持合唱队去比赛获奖当作他们的一项政绩;而不知道这是一项心灵教育的极好方式;所以没有长效机制,也没有长远计划;严重的还给合唱团的学生造成了某种心理上的伤害;但是我敢说像绍兴文理及上音教育系合唱团的同学们在艰苦地打造合唱团声音的过程中;也享受到了人间最好的集体创造的幸福;享受到了自己劳动的成果,也享受了为社会制造“无污染世界”的荣誉感。我为他们的歌声而感动。也请您代我谢谢他们。

三. 提高读谱能力才能演唱大量合唱文献,从而提高选择、鉴赏各类作品的能力;这次比赛我们有许多合唱团的指挥选歌不当,大部分是由于大家演唱的文献少,读谱困难;缺乏对各类品味不同作品的鉴赏能力,所以选了不适合自己合唱团的作品;就像让城市青年穿50年代中国农村妇女的花裤子;与身材、面孔都不匹配;大家都不舒服。只有听得多、唱得多,自己就可以了解每一类别合唱作品的风格和体裁。否则,会让合唱团员厌烦,从而起不到合唱艺术的熏陶作用。

四.要开拓知识眼界,才懂得多元化音乐表现。我们国家这么大,每个地方的音乐都有迷人的特点,我们的指挥们因为读谱少,听别的合唱团演唱少,与作曲家沟通少,所以在声音处理上缺少了特点,把自己的民歌也唱成了西方式的“柔声”;连领唱也没有了中国人的“脾气”;这次有几个我参评的合唱团都出了这种问题,当然比起过去大家只会“喊歌”有了飞跃,而且我能理解指挥们都在注意音准;可是必须要让孩子们懂得我们唱的是哪个地方的歌,这种“情商”教育是指挥在训练孩子的时候必须注意的。可能合唱团有成立时间长短之分,但指挥心中必须明白一点:即“唱什么要像什么”。

五.我对中国少年合唱团要求很高,就是基于上述理由;孩子们第一次来参加排练如果歌声很漂亮、很高雅、唱的歌很好学,可能这个孩子就会因此下决心学习音乐了;所以搞孩子教育的朋友们要特别严格的把握歌曲的尺寸和修炼自己;我搞过近20年的儿童合唱教学,深有感触。所以我对少年团队的歌词内容所要求的音质和色彩都很挑剔,我也能从孩子的肢体语言是否自如和放松方面看出指挥对作品处理的深度。而外国指挥却只欣赏我们孩子歌声的“柔和”;所以我们常常在评分会上争论不休;当然评判长会尊重我们的意见。但我还是希望老师们要看重自己的职业;要不断提升自己的修养,这是无法用工资多少和“职称”高低来衡量的。

 

   老郑,我在近40岁的时候,在莫斯科决定放弃我最热爱的“歌剧指挥”,决然去探究合唱,到现在我愈发觉得合唱有很深的学问,我也才理解为什么西方和日本要如此下功夫培养合唱指挥;我不一定能盼到我们的教育部能明白这个问题,但在此次比赛中我看到年轻的指挥们在成长和成熟,对比20年前我刚从莫斯科回来时的中国合唱,我对今后的20年就充满了信心;记得当时我跟着您和李德伦游走于各个大学去“传教”;正是当年的努力,如今大剧院才有了许多肯花上千元来欣赏音乐的听众;我也得带着“下一代”去进行有关“合唱”的“传教”行动了。

 

   我有许多朋友会在下午的会上发表他们的高见,回京后,我会发表我的意见。继续我1990年对当时的陶西平同志发的誓言:宣传群众,培养听众,教育(严良堃改为:感动)领导,争取支持。把合唱教育进行到底。

 

   盼您青春永驻;多多保重。

 

                                 愚徒 吴灵芬     

              2002年7月19日上午匆匆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林兴华的博客 引用 删除 林兴华   /   2010-07-30 06:23:51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