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郑小瑛教授现任厦门爱乐乐团的艺术总监、首席指挥。曾任中央歌剧院首席指挥、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主任和<爱乐女>乐团的音乐指导,她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留学苏联国立莫斯科音乐学院进修歌剧、交响乐指挥。她曾获文化部优秀指挥一等奖、法国文学艺术荣誉勋章、俄中友谊勋章等奖项。还经常担任国家重要活动的指挥。她是中国最有经验的指挥教授之一,更是一位热情的音乐社会活动家,并多次获得“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优秀女职工”、“老教授科教兴国”和“全国老有所为贡献奖”等荣誉。
    1998年她应邀到厦门组建一个不占国家编制的‘民办公助’职业交响乐团,厦门爱乐乐团成长迅速,十年来,已在五国50个多城市举行了700余场音乐会,并被厦门市民评为厦门的一张烫金的“城市名片”,郑小瑛又荣获厦门市政府“突出贡献奖”、 “2003年感动厦门”的十大人物之一,2006年她被聘为第四届世界合唱比赛艺术总监、2007年又获厦门市敬业奉献的道德模范奖。

发布新日志

  • 80一转眼就86!?

    2009-10-01 23:50:49

    80一转眼就86!?


    今年我已过了7次生日,算算应该有86岁啦!呵呵。

    第一次:7月3日,响应我的号召,来厦参加“爱乐女20年回响”音乐会的有:
    指挥 2人(郑小瑛、陈冰),
    作曲家 5人(莫 凡、杨宝智、鲍元恺、张丽达、严晓藕),
    Soloists 4人: 女高音(周小曼),琵琶(章红艳),三弦(黄桂芳),打击乐(刘  瑛);
    弦乐演奏员 12人,小粉丝 1人(叶榕)      共24人
    其中有2人自新加坡来,1人自澳大利亚归来。
         
    在音乐会上,厦门爱乐乐团女性演奏员补充了16人,就还原了“爱乐女”当年编制的规模,大家在音乐会上演奏了10余首“爱乐女”的保留节目,观众十分热烈
    。黄桂芳当天下午才到,第二天就回新加坡了!在张丽达特为我的80大寿修改的《抬花轿》由陈冰执棒厦门爱乐乐团奏响时,我被这些小女子披上红盖头热闹了一番,司徒还在我的新居里代表姐妹们展示了为小瑛八十寿诞题赠的条幅曰:“丝弦宫商伴岁月   大师瑛姿舞翩跹”。
    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个生日祝贺,无比幸福。

     

    第二次:9月18日,在厦门爱乐乐团庆祝国庆60周年和赴加拿大,美国热身音乐会后,演奏员们奏响了“生日快乐歌”,接着在演出部主任程世嵘的主持下,乐团代表黄体文送上了美丽的鲜花,乐迷代表小姜吐露了热情的心声,主持人宣读了指挥家张国勇的热情贺信:……就像“厦门不能没有爱乐”,厦门爱乐的发展也绝离不开郑老师的付出与努力,她是用生命和时间赛跑的艺术家,她血脉里对艺术的激情与执着,从不因时间而改变,她辛勤耕耘的价值却已随着岁月的积淀而显得愈发珍贵;她为中国交响乐所作的一切,都将成为不可磨灭的精神标杆,引领着我们为中国音乐事业的发展共同奋斗。”
    作曲家鲍元恺送上了书法:“春兰秋菊”……郑小瑛老师——
    三十岁挥红领巾,五十岁排茶花女,六十岁组爱乐女,七十岁建厦爱团。  恭贺八十寿诞。
    从台湾专程赶来祝贺的台湾著名音乐家,台湾省交资深团长,指挥家陈澄雄夫妇写道:  “亲爱的郑老师:在中国近代音乐史上,您的毅力、热忱、执着,是前
    无古人,也绝对是后无来者。您永远是后辈们的楷模,能认识您是我们的荣幸。”他还带来了台湾省音乐文化教育基金会董事长连战夫人的贺联。
    乐团永久荣誉理事长蔡望怀和厦门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林书春的高度赞扬使我感到惭愧。我发言深深感谢大家对我的厚爱,谢谢厦门市领导,厦门社会和乐迷们的
    热情支持,谢谢我的老伴,家人和管家秀华……

     

    第三次:9月19日一个难得的家庭聚会,女儿郑苏是美国Wesleyan大学终身教授,音乐系主任,工作十分忙碌,这次她带着孙女瑛瑛请假赶来,妹妹小维、妹夫葛麻和我们的小女儿妞妞从上海过来,还有从美国提前辞掉工作赶来的侄女牛妞,加上苏苏的好友小严,满满堂堂9个人,总算有了五年来的又一次聚会。来到姥姥家,五岁半的小瑛瑛最爱的是楼下社区的游泳池,她竟已经能够游出上三、四十米了;而大人们却抓紧时间“说古论今”,在苏苏的安排下,为我祝寿有了认真的程序:先是在秀华的指导下,大家学习了厦门的中秋“博饼”,期间少不了让眼泪汪汪的小瑛瑛当了两回“状元”,然后是长寿面,生日歌,赠送礼品,“全家福”……总之,享受了一番难得的天伦之乐。第二天,大家就各奔东西了!
     
    第四次:9月25日在京的“爱乐女”们再次齐聚一堂,我又见到了多年不见,只比我年长一岁,仍然精神矍铄的“中国钢琴妈妈”周广仁,和我国第一位女性单
    簧管演奏家陶承孝,还有这个志愿者乐团的四任“舞台监督”和多位7月份抽不开身去厦门的演奏员。30来个人,坐了四桌,张丽达精心设计的红盖头这次终于签满了爱乐女们的名字。从1986年我在西安指挥“贝九”时就认识的学生“粉丝” 杨树萍,从我的博客里知道了我的生日,已经是一位企业家的他一直跟踪我的足迹,他本来要到北京来参加我的音乐会的,后来因故无法前来,就派自己的侄女来为“爱乐女”的聚餐“买单”,令大家感动不已。

     

    第五次:9月26日   现在担任中央歌剧院院长的俞峰邀请我指挥他们为国庆60周年献礼的“中国歌剧经典回顾音乐会”。晚上12点,已是中央音乐学院指挥教师的陈冰来电话:“俞峰老师让我为你打底(即预练),可是这些中国歌剧我一个都没有听过啊!”于是,我在电话里把基本速度口传心授了一番。到了歌剧院,我还是按歌剧排练的老规矩,要求先与演员作业,可是当演员们拿着“小二黑结婚”、“白毛女”、“草原之歌”、“刘胡兰”的简谱来作业时,我发现音乐指导既没有钢琴谱,简谱与我手上的总谱也对不上,我只好再次进行口传心授,才能进入合乐,真没想到中国歌剧在“80后”的实践中,流失得有这么严重!
    在音乐会上,主持人又将我的80曝光,还说:我们剧院80的,70的,60的,50的,40的,30的,都在郑老师的棒下受过训练……又惹出台上台下的一片掌声!

     

    第六次:9月27日  今天才是我真正的生日,近一个月来俞峰尽力和我的众位徒儿联系,让大家在老师执教60年的日子,齐聚北京音乐厅,以每人指挥一段世界歌剧经典音乐的师生音乐会方式,来向祖国汇报,并启动中央歌剧院国际歌剧季的开幕式。我没想到这个倡议马上就得到了中央歌剧院和身任各个团队“大拿”,因而都非常忙碌的徒弟们的热烈响应。27日上午,当我在连排现场见到了多年不见的徒儿们时,真是享受了一个极大的惊喜!
    他们是:陈佐湟(国家大剧院艺术总监)、吴灵芬(中国音乐学院指挥系主任,联合国科教文世界合唱联盟顾问)、高伟春(中央歌剧院资深常任指挥)、胡咏
    言(中央音乐学院乐队学院院长)、关序(武警文工团指挥)、吕嘉(意大利维罗纳歌剧院音乐总监、西班牙内力费乐团和澳门乐团的音乐总监)、俞峰(中央歌剧院院长、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主任、中国指挥学会会长)、彭家鹏(中国歌剧舞剧院和中国广播民族乐团艺术总监)、三宝(知名作曲家、指挥家)、陈冰(中央音乐学院青年教师),和刚刚闻讯从维也纳赶回来的,曾经在国际指挥比赛中九次获奖的王进。特别令我感动的是年已92岁的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第一位系主任、前辈黄飞立教授,他是承受着来回四小时的跋涉,来光临我们的音乐会的,中国交响乐团联盟主席卞祖善也感叹:这场师生音乐会是同类音乐会中最精采的。
    中央歌剧院的青年演员们,乐队队员和合唱团员们都以惊喜的心情在这些“大腕”的棒下尽情表演,“他们都是你的学生啊?”,而我却沉浸在第一次集中看到
    他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喜悦和慰籍之中,在他们当年的种种轶事回忆之中。在我指挥《卡门》大进行曲之前,主持人特意强调了今天我正好“40公岁”,而我执棒《图兰朵特》的终曲一结束,乐队就响起了前奏,全场同唱“生日快乐歌”,我激动得热泪盈眶,忍不住对大家说:我今天最幸福,因为我是指挥,我是教师,我感谢大家的盛情,更深深感谢我的祖国和人民!

     

    第七次:9月29日听说我80了,厦门市委副书记、市长刘赐贵与副市长詹沧州、潘世建,和市委宣传部、市文化局,市文联的领导同志们特意来我家上门祝贺。

    市长首先代表厦门市对我12年来为厦门市的音乐发展和文化建设做出的努力与贡献表示了感谢,并预祝我们后天即将出发赴加拿大、美国的“土楼东行”取得圆满成功。对于厦门市领导的盛情,我的内心充满了感激。

     

    就这样,我已过了7个生日,应当是86岁了。

    今天收到了旧金山市长欢迎我团去访的信函,又祝贺了我的80 寿诞,看样子,还得继续用加法……

  • 挑战80!

    2009-05-21 10:10:28

    挑战80!


        5月12日 上午,在厦门音乐岛·爱乐厅与来自加拿大和北京的歌唱家进行连排;晚,指挥了歌剧、音乐剧选段和Stravinsky 的 Petrushka。
        5月13日 晨,为执棒北京电视台30周年庆典音乐会飞赴北京;下午,与我已非常陌生的中央歌剧院合唱队和乐队进行6首乐曲的排练,但久违了的《卡门》大进行曲又唤起了我的激动和感慨;晚上,在北京电视台崭新的演播厅里,与薛伟合作了一段化蝶,还为一位骆玉笙的关门弟子伴奏了“重振河山”,最后北京台主持人的四部合唱“我爱我的祖国”,使我感到大众的合唱水平还是有提高。
        5月14日 晨,与从美国回来的小健沟通了10月赴美巡回的细节,下午飞厦。晚,赶快处理临赴北京时刚收到的洛杉玑演出公司的合同和诸多事项到凌晨2点。
     
        人们会说,老太太飞来飞去,24小时在两地演两场面不改色,真棒!
        我却在想:你们知道我在为什么事悄悄得意吗?Petrushka!那可是80老太对自己敏感性的一次故意的挑战啊!可惜只有同行们才懂得我的意思。

  • 秋冬日程随记(二)

    2006-12-24 16:03:46

    秋冬日程随记(二)
    (2006.10.-12.)
     
     
    12. 4-12. 8  赴南宁执行国家教委组织音乐专家为西部举行讲座的活动,在广西艺术学院和广西民族大学讲课两场,观光了南湖的热带植物和青秀山的原始森林,又转到桂林高等师范讲课一次,最后为了一观张艺谋导演的“印象刘三姐”而重游漓江阳朔,原来那是一个用灯光实景表演的广西山乡民俗场景,与刘三姐并无关系,但那么多渔船和五六百农民与技术人员一起表演,一定用了许久时间排练才能做到如此整齐优美,相当好看,也令人敬佩。
    12. 8   收到了当选为思明区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通知。真没有想到,老了老了,还来当一回人民代表,那天去与选民见面,感觉很亲切,尽管我多次声明自己太忙,也太老,也没能推脱掉。
    12. 8-12 .9  赶上了付人长精心安排的“狂想曲”之夜,和他的首场为学生的“音普工程”,很高兴看到他也愿意开讲了,而且挺好,“我家模式有人传”也!
    12.11……..  每周两次为郭伟上合唱指挥法,接待了6个媒体的采访,修改征求赞助的访欧文件和拟订指挥大师班的方案,准备年终业务考核方案等等…….
    12.12   蔡主席会见付人长和正在为我团运作访欧的德国W。W。Advertisment文化公司老总王逵先生。
    12.14   福建省妇联来为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征集“文物”,我给了她们一些相片,一根指挥棍和一件曾经穿过多年的老演出服。
    12.15   聆听董麟非常细致优美的莫扎特音乐会,享受!
    12.21   “厦门乐团”的“摄影部落” 为首次“台湾风情摄影比赛”颁奖,老伴请来姜老师举行了第一次摄影讲座。我宣布了今年的业务考核内容,时间:2007.1.22-1.25
    12.22    林涛非常音乐地指挥了德八和李鸣的普罗科菲也夫第三钢协,乐队成熟多了。
    12.23   老刘查出有糖尿病和肾病,为近几个月来的腰腿疼痛找到了原因,我要学习这方面的知识了,今天陪他去听了肾病讲座,有收获。
    12.27   应浙江湖州邀请,去为他们讲如何欣赏交响乐.
    12.29.-12.30  与林涛一起举行厦门新年音乐会,迎接我来厦门后的第9个新年,时光过得这么快!
     
  • 秋冬日程随记(一)

    2006-12-24 16:02:16

    秋冬日程随记(一)
    (2006.10-12)
     
    10. 1-10. 2   厦门环岛路音乐广场2000人欣赏“山海交响”大众音乐会指挥:郑小瑛、王钧时。
    10. 3         考查四个想考厦大我的指挥研究生的听辩能力和音乐素质:郭伟、肖宇曼、高嵩、赵兵。
    10. 4-10. 5   赴福清演出
    10. 7-10.12  应香港浸会大学校庆活动邀请,以“急社会所需,尽自己所能”为题,在名为“创意之道”的名人讲坛上发表演说,并为浸会大学学生乐队排练了两次。
    10. 3         赶上了王钧时指挥的“自新世界”和与候怡伦合作的Brahms钢协第二。
    10.14   乐团赴台巡回演出新闻发布会。
    10.16-10.20  排练、准备赴台巡演.
    10.22-11. 2  台北、桃园中坜、高雄演出后,赴阿里山、日月潭、野柳沙滩、故宫博物院观光.
    11. 7   向全团作台湾巡演总结报告,向领导汇报这次成功的台湾之行。
    11.12   开始为厦门大学合唱指挥研究生郭伟上指挥课,娅伦招收他后又离去了,苏力院长来请我帮忙,我只得为厦大“补台”。我虽然出身于合唱指挥,终究离开合唱专业太久了。
        晚宴:在音乐岛酒店里蔡主席向热爱“厦门爱乐”的五位指挥家:董麟、陈澄雄、林  涛、王钧时、郑小瑛致谢。
    11.14-11.25    趁女儿郑苏到夏威夷开专业会议,我与老伴就前去看望小孙女。在Honelulu 等女儿开完会,又突击“恶玩”了其它 Kauai、Molokai 、Maui、 Hawaii Big Island 四个岛。冒烟的火山口、峻峭的大峡谷、热烈的草裙舞都非常美好,但是每天三、四点就起床赶飞机,租车游览,十分疲倦。
        好在小孙女瑛瑛已经能喋碟不休地说个不停,看见她健康成长,真是无比安慰开心。
    11.26-11.28    归国途经韩国首尔,事先与当年指挥系的鲜族学生曹以阐和原厦门爱乐乐团鲜族小提琴演奏员崔玲联系过,在首尔游览了一天。可是首尔人大多不懂英文,招牌上又没有汉字,如果没有二位韩语导游真是寸步难行。另外首尔的宫殿多是被日本侵略者烧掉后重建的,正宗的冷面也没有中国的朝鲜冷面好吃。
    11.29-11.30    返厦第二天就出发到南京,为九牧王的南京客户和大学生们演出《土楼回响》举行新闻发布会,还为金陵女院做了一个讲座。
    12. 1-12. 2     在南京大会堂由南京大学(原金陵大学)和南京师范大学(原金陵女子学院,我的母校)的120人合唱团与我们唱响了《客家之歌》,音乐会上群情激昂,反响热烈。由于王钧时被新疆请去,我请付人长来与我分担,他看到了边讲边演的实效。第二天大家拜谒了中山陵、雨花台、参观了中华门、秦淮河,可惜大屠杀纪念馆闭馆。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