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郑小瑛教授现任厦门爱乐乐团的艺术总监、首席指挥。曾任中央歌剧院首席指挥、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主任和<爱乐女>乐团的音乐指导,她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留学苏联国立莫斯科音乐学院进修歌剧、交响乐指挥。她曾获文化部优秀指挥一等奖、法国文学艺术荣誉勋章、俄中友谊勋章等奖项。还经常担任国家重要活动的指挥。她是中国最有经验的指挥教授之一,更是一位热情的音乐社会活动家,并多次获得“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优秀女职工”、“老教授科教兴国”和“全国老有所为贡献奖”等荣誉。
    1998年她应邀到厦门组建一个不占国家编制的‘民办公助’职业交响乐团,厦门爱乐乐团成长迅速,十年来,已在五国50个多城市举行了700余场音乐会,并被厦门市民评为厦门的一张烫金的“城市名片”,郑小瑛又荣获厦门市政府“突出贡献奖”、 “2003年感动厦门”的十大人物之一,2006年她被聘为第四届世界合唱比赛艺术总监、2007年又获厦门市敬业奉献的道德模范奖。

发布新日志

  • 学歌剧 来厦门

    2010-08-06 01:05:01

     

    学歌剧 来厦门

    一、华侨大学厦门工学院 郑小瑛歌剧艺术中心以“工作室”短期实战方式,培养优秀歌剧演员、音乐指导(钢琴)、歌剧指挥和导演。学员结业将与厦门爱乐乐团合作举行歌剧公演。

    报考者填写《报名表》与本人专业音/视频材料及初试报名费200元寄至:福建省厦门市集美文教区孙坂南路1251号厦门工学院郑小瑛歌剧艺术中心教务办公室郭老师收 

    电话:0592-6667667 电邮:gjyszx@163.com

    三、8月底在厦门面试详见本中心网站:http://zxygj.xithqu.com/

  • “郑小瑛歌剧艺术中心”正在启动

    2010-06-29 02:05:56

     

    “郑小瑛歌剧艺术中心”正在启动

     一个80老太的心再次为歌剧激动

     

    2010年1月为了要在李长春同志调研中央歌剧院工作的会上做一个发言,我写了一篇“歌剧—难以抹去的情结”,其中提到了想以民营方式建立一个为全国歌剧复兴培养后备表演队伍的中心。可以厦门爱乐乐团为基座,整合已经在国际上取得歌剧成就的我国指挥家、歌唱家、导演等师资资源,举办一个“歌剧艺术中心”,为我们的歌剧院输送有综合艺术理念的,能够在中外经典歌剧中担任角色的职业歌剧演员或业界人士,同时,也帮助各省市现有的歌剧队伍掌握高效率,科学地排演民族歌剧和翻译歌剧的方法,激活各地虽然人才济济却又几近瘫痪的歌剧院,以推动中国“大众”歌剧事业的遍地开花。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4cdb6a0100jv06.html) - “郑小瑛 歌剧艺术中心”正在启动_郑小瑛_新浪博客

     

    其实去年我的一个还在海外就职的学生就鼓动我办一个歌剧中心,他说:“老师,您来牵头,我们来干活儿!”一句话又点燃了我心中那好像已经熄灭了的歌剧火种,可是,再办一个学校,谈何容易!校址?经费?又是一个幻想?

     

    “到我这里来吧,我们的音乐厅使用率不高。”福建金帝集团董事局主席,厦门工学院董事长李德文一听说就向我伸出了支持的手。

     

    去年年底,他邀请厦门爱乐乐团为他厦门工学院550个座位的新音乐厅揭幕,演出了两场新年音乐会,他要让刚刚入学的1000个学子人人都来感受一下什么是经典音乐。李董事长百年树人的严肃办学理想和全方位培养人才的教学理念,以及民办企业的管理方式便于实践各种梦想的灵活性,都给了我深刻的印象。

     

     又经过了两个多月的沟通,筹备;这个看来貌似“乌托邦”的理想,居然就要实现了!6月29日我们将在厦门工学院音乐厅明亮的会议室里举行新闻发布会,吴灵芬、张国勇、俞峰、吕嘉、王进等国内外歌剧指挥大腕都热情地表示一定赶来参加,大家都愿意将这些年各自在国内外歌剧指挥台上获得的经验传授给年轻的下一代,为中国的歌剧事业能够发展得更加繁荣健康,再奉献一份力量!而通过每一期学员结业时举行与厦门爱乐乐团合作的歌剧音乐会;那飘荡在厦门工学院宁静校园里的,中外歌剧音乐精品的优美歌声,不仅会以“近水楼台”的影响大大活跃校园生活,提高校园的文化品质,同时也将为美丽厦门的音乐生活增添一颗“皇冠上的宝石”。

  • 为“三八”100年南北飞奔

    2010-03-28 16:54:24

    为“三八”100年南北飞奔

        2月23日我应邀提前在福建大剧院执棒了特为国际妇女节100周年安排的庆祝音乐会,省妇联颁给了我“福建省三八红旗手标兵”的称号。3月初,市妇联又称我为“厦门时代女性”,我则继续为妇女节南北飞奔!

      3月5日晚我在音乐岛·爱乐厅欣赏了吕嘉棒下乐团演奏得绝佳的马勒第四,落实了第二天安排他们游永定土楼, 6日一早赴京,下午1:30在北交排练厅听到女钢琴家陈洁的 Ravel G大调,2-6时与北交排练。没想到他们竟没有奏过 Ravel,虽然有外援圆号和小号,基本稳住了阵脚,但也花了2个多小时才有了模样。嘎达梅林也有好几十年不碰了,两首古筝曲直到在国家大剧院开演前40分钟才有机会与相当即兴的独奏者匆匆合了一遍!因此,7日晚当我们最终赢得了特为国际妇女节100年准备的这场音乐会时,有演奏员激动地对我说:郑老师,只有一个排练,几乎全新的节目,真是奇迹!我则高兴地又见到了老友吴,她说:我是专为看你来的!

    晚上大剧院不管我的住,我就应杨靖的邀请,住到了她靠近通州的“乡间宅院”去了!宅院里有两栋两层的小楼,相当宽敞,别有风味!

          3月8日有人带我去认识一位催眠大师,可能我的 “唯物”性太强,难得的一次体验没有获得成功。 晚:参加英国大使馆的 妇女节 Party

         9日下午为国家机关干部做“音乐 女性成长”讲座,大家很感兴趣。 晚 20:35 飞哈尔滨,第二天看了已经早到两天的研究生高嵩排练“卖火柴的小女孩”,还行!不容易。当天赶到兆麟公园参观最后一天的冰雕和冰灯,的确好看,总算赶上了最后一眼!12日音乐会,市委和妇联领导热情而谦虚,“百年哈响”应当有更辉煌的前景。

        13日应刘克纪院长之邀去参观了离哈尔滨1个多小时的“俄罗斯风情园”,一栋栋站在冰天雪地里的小教堂和别墅,的确唤起了我对俄罗斯的亲切回忆。晚上飞行了五个小时才到厦门,我的祖国真是辽阔!稍息一天,赶快看邮件,处理各种事务,15日又开始了柏辽兹“幻想”交响曲的厦门排练。 

     

  • 被选为“厦门时代女性”感言

    2010-03-07 16:07:50

    被选为“厦门时代女性”感言

        3月5日,厦门市纪念“三八”国际妇女节100周年大会暨音画诗歌舞演出在市工人体育馆举行,并为十位“厦门时代女性”颁奖。
        作为新中国首位女指挥家,我被选为“厦门时代女性”。当天,我正在北京准备一场庆祝“三八节”的音乐会,未能到场领奖,领略大会盛况,颇为遗憾。
        在电话里我对厦门日报记者表示:“作为中国第一位女指挥家,我很幸福。我上学的时候,性别歧视少了,男女平等了,我才有机会学指挥。现代女性首先要自立自爱自强,不能过分依赖男性的认可,要努力实现自我价值。”
       
       厦门日报上对我的介绍:   
       ●郑小瑛
       新中国首位女指挥家
       厦门爱乐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新中国第一位女指挥家。她是第一位和多次登上国外歌剧院指挥台的中国指挥家。1998年她应邀来厦组建厦门爱乐乐团,如今乐团已成为厦门文化交流的“形象大使”。

  • 歌剧:抹不去的情结

    2010-01-20 10:32:15

    歌剧:抹不去的情结

     (2010.1.15.在中央歌剧院座谈会上的发言稿)

    我是歌剧院的老人,今年80岁了,虽然十几年前,由于不合理的文艺体制严重束缚了歌剧事业的发展,我不得不挥泪告别了我心爱的歌剧,但我依然关心着歌剧的发展,关心着我曾经与大家一起流过汗水,寄托过那么多期待的中央歌剧院。

    2009年9月,我的学生、中央歌剧院现任院长兼艺术总监俞峰,邀我回来指挥“中国歌剧精选音乐会”。我很高兴又一次回到了中央歌剧院的舞台上,我发现,剧院有了惊人的变化,合唱队的精气神,乐队的纪律性都有很大的提高。我在院墙上看到“中央歌剧院首届国际歌剧季”的海报,这可是我们过去想都不敢想的大事,如今终于做成了!

    中央歌剧院今天的进步和成就,离不开党和国家与时俱进的支持,希望政府能够继续加大对歌剧的扶持力度,让中国歌剧艺术院团拥有更好的发展机制、剧场条件,让歌剧院的演职员有动力,有活力,有创作和演出热情,有敬业精神。  

    也希望剧院不要忘记传统,一个剧院离不开本民族的保留剧目,它们是几代歌剧人共同努力的结晶,我们要珍惜传统,发扬传统。我没有想到剧院能够克服重重困难复排上演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歌剧《白毛女》,我希望在继续排演好《白毛女》的基础上,对剧院的其他保留剧目和曾经抓过的剧目也要做一些梳理,包括完善它们的乐谱,传承它们的演唱风格等等。同时期盼剧院不断增添中国歌剧的新剧目,并在此过程中,大大锻炼年轻一代的歌剧工作者,促使他们尽快成熟。

    但是,我认为中国歌剧还是应当三条腿走路!第一条,中国原创歌剧,第二条西方经典原著歌剧,无论是引进外国剧团、中外合作、还是全由中国剧院推出,都能使中国歌剧表演艺术登上国际评比台,使中国观众也能享受到美妙世界的优秀文化品种,并能零距离地为我国的艺术家们提供‘洋为中用’的样板。

    第三条,是近20年来被人忽略了的西方经典歌剧的中文版。我认为外国歌剧要被广大中国观众接受,也必须经由所谓“翻译歌剧”的桥梁。  就像外国文学名著必须经由翻译家的努力才能被国人了解其价值一样,

        顺手翻阅国家大剧院2009歌剧节的预告,4,5,6月的2个半月间有中外9个歌剧团9部歌剧的31场演出,这的确是一个近年难得的记录;其中外国经典7部,平均每部只上演4场。我听说,《卡门》的票房是最好的,是不是由于它是唯一用中文演唱的?

    再翻阅一下中央歌剧院80年代用中文演唱的几个记录:1980年1-5月,刚从“废墟”上挣扎着站立起来的中央歌剧院就在京、津、沪、杭地区接连演出《茶花女》60余场,其中我自己就在天津第一文化宫里,40天连续指挥了39场,(当然,人们刚从“文化饥渴”中解脱出来也是一个客观原因),歌剧《卡门》自1982年元旦首演到1988的六年后,也在香港庆祝了它的第 100场。

    这些记录说明外国歌剧在中国也曾经火过,甚至使外国同行们羡慕万分,他们说:中国音乐家真幸福,你们拥有这么多歌剧听众!

    可惜好景不长,随着港台流行音乐涌入大陆,人们娱乐观的转变,歌剧停摆了,记得1990年只演出了6场《卡门》,使得希望能有效率地活着的我,不得不离开了歌剧。我远远地看到一批批青年演员出国碰运气,留下的为国外请来的二流主角做“B角”,合唱与乐队成为境外歌剧团体演出的“班底”,渐渐地,在 “与国际接轨”的追求中,用原文演唱也成为业内追求的目标了,有实力的演员们或许也因此期待着能被某位外国经理人看中而一步跨到国际舞台上去的机会。还有人想到广大听众的需要吗?你在台上唱各国原文,不仅台下听不懂,台上又有几个是逐字逐句明白的?群众更不傻,你们都没想让我们懂,我又何必来为你捧场?于是,经典歌剧的演出也不得不沦为只能演3、4场就得赶紧收兵的尴尬境地,最懂得欣赏音乐戏剧的中国人,再次远离了歌剧。我离开了北京才明白,原来现在的歌剧只属于北京和上海的一小撮人,基本上不在中国人民的生活之中。

    11年来,我应邀在厦门组建了一个不占国家编制的,“民办公助”性质的“厦门爱乐乐团”。由于可以按艺术规律来建设了,尽管是在一块交响乐的处女地上拓荒,这个乐团发展迅速而健康,已经成为厦门市民公认的一张城市名片。.最近又被“科学发展观”重新唤醒的我的歌剧情结,使我在考虑有没有可能再为热爱看戏的我国听众尽一份力量,比如,以民营方式建立一个为全国歌剧复兴培养后备表演队伍的中心。可以我们的乐团为基座,整合已经在国际上取得歌剧成就的我国指挥家、歌唱家、导演等师资资源,与厦门大学联手举办一个“歌剧研究院”,来个三条腿走路:研究、传承我国民族歌剧,学习西方经典歌剧和推广中文翻译歌剧;在指挥、导演和专家的指导下,将已经在音乐学院本科掌握了专业知识的歌唱演员,青年指挥、青年学者,通过学习10来部中外歌剧的演唱,以及在交响乐团伴奏下举行歌剧音乐会表演,或把歌剧知识送进高校校园的实践,为我们的歌剧院输送有综合艺术理念的,能够在中外经典歌剧中担任角色的职业歌剧演员或业界人士,他们可以获得艺术硕士学位。同时,也举办“歌剧中心”,帮助各省市现有的歌剧队伍掌握高效率地,科学地排演民族歌剧和翻译歌剧的方法,激活各地人才济济却又几近瘫痪的歌剧院,以推动中国“大众”歌剧事业的遍地开花。

        歌剧,这个音乐领域里的重工业,如果失去广大观众,就像鱼儿离开了水,是无法存活的,我愿意在有生之年,为中国歌剧事业的普遍复兴,为培养我国歌剧事业的后备力量,再尽一点努力,当然,也期待着领导和政府对民营文化团体有更多政策上的支持和指导。

    衷心感谢李长春同志能在百忙之中来到中央歌剧院,来关心歌剧

  • 又做了一次“空中飞人”

    2010-01-20 10:28:09

    又做了一次“空中飞人”

        1月13日,因俞峰邀请,待命赴京的我,终于接到了通知;

        1月14日上午,为第二天的音乐会提前进行了了最后一次排练;

        下午,乘CA1834 15:30 飞京,住港澳中心,赶紧去慰问了因脚伤卧床的唐敏南;

    1月15日9时  在中央歌剧院大排练厅,临时应俞峰的安排,为李长春副总理挥了Turandot 的终曲作为欢迎曲。李对我一见如故,对大家说,他还记得22年前在意大利曾与我同住一个酒店,我还向他进言道:政府应当支持歌剧、交响乐,而对流行音乐课以重税!他说:那时我也没有想到今天会来管文化啊!

        接着是在三楼留影、听迪里拜尔试唱即将排演的歌剧《热瓦普之恋》、参观了院史陈列,又到五楼进行座谈。文化部蔡武部长主持,副部长王文章、赵少华和部属各单位的领导列席。俞峰做了精彩的汇报:他大刀阔斧地改革了歌剧院的用人机制,改革了生产流程,开始了国际歌剧季,实行了营销定额的奖惩制度,还争取到了剧场,2009年演出了127场,收入2500万,上上下下增加了收入,都拥护他和柏玉华书记,我真钦佩他,由衷地为他高兴。我作为老艺术家谈了自己的心愿,演员代表王霞向领导的关怀致了谢。

         然后李长春副总理做了重要指示。他肯定了歌剧院有贡献、有创新,干群的精神状态也好,两次起立向大家鞠躬表示感谢!他强调指出17大已将文化建设提升为与政治建设、经济建设、社会建设同等重要的四大建设之一,还提醒大家注意“兴起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高潮”的提法。他也向大家提出要求,大意是要始终坚持“两为”方向,弘扬主旋律,提倡多样化;大力推进体制、机制的改进创新,包括国家扶持、转换机制、面向市场和增进活力等内容;呼吁大力推动精品的创作,要有中国特色、国际水平,他赞成郑谈到的要搞中国原创歌剧、要引进西方的,也要搞翻译歌剧;增强中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力,加大人才培养的力度,尊重人才、尊重知识、尊重劳动和尊重创造。。。。。当说到中央歌剧院应当成为国际著名、国家一流的“国家队”,担负着示范、带头的骨干作用,犹如西方的“皇家歌剧院”时,引发了现场长时间的热烈掌声。

        1月15日12:30 我匆匆赶向机场,途中司机小管说:您当年的事我们都看在眼里,您那时是没权啊!您这学生真领着干活啊!大家的收入也增加了不少啊!

         晚六时回到厦门家中,7:30 开始执棒厦门爱乐乐团的周末交响:仲夏夜之梦、塔索、莫斯科河上的黎明和图画展览会。

         ——我又做了一次“空中飞人”:26小时之内飞到北京,发完言,飞回来,还执棒了一场音乐会。

                   

  • 迟到的“艺术总监”聘书(2009-12-07 00:49:10)标签:杂谈

    2009-12-08 17:04:00

    迟到的“艺术总监”聘书

     2009126 中国第一个“民办公助”性质的厦门爱乐乐团理事会终于成立!

    被福建省委组织部慎重批准兼任乐团理事长的厦门市副市长潘世建终于也被到会的全体25位理事拥戴为理事长!

    全体通过了理事长提名的8位副理事长!

    乐团创始人原厦门市政协主席蔡望怀被全体理事拥戴为乐团荣誉理事长!

    11年后,我于得到了一份由乐团理事长签署的,聘我为乐团“艺术总监”的正式聘书。而在这之前,我与厦门只有“君子协定”,或者由我的部下乐团扩大团务会议商量着给我的一纸‘续聘决定’。市委宣传部洪部长说,今天的这份聘书代表的是厦门人民的心!。。。。。我热泪盈眶了!

  • 今晚好开心

    2009-09-28 00:42:14

    今晚好开心


        为了庆贺我的八十岁生日,徒弟们要我挥一场中国歌剧音乐会,前几天我就来了北京开始排练,今晚,我接受了11位从国内外赶来的徒弟们的挥棒祝贺,其中有吕嘉、王进、三宝、彭鹏、陈佐湟、高伟春、陈冰,他们一人一个洋段子给我祝寿,好开心,最后还有我的亮相,今年也是我从艺教学60年,作为老师,太幸福了。

  • “爱乐女”,我想念你们!

    2009-06-08 09:38:20

    “爱乐女”,我想念你们!


    致“爱乐女”姐妹们的信:

    嗨!大家好!
    我想邀请大家于2009年6月26-7月3日来厦门一聚,并举行
    “低谷中的鲜花” “爱乐女”20年回响音乐会,特在此征求大家的响应。
    1.理由:
    (1)我特别想念大家,因为‘爱乐女’是深藏我(我相信也是所有的爱乐女们)心中的一个无价宝:在“没钱不干”的社会潮流中,我们于1989年12月走到了一起,从1990年3月9日首演到1996年9月宣布解散的6年半里,不计报酬地为23万听众演出了240多场,受到社会广泛的赞扬,以至有全国50多家媒体来关心我们的去留……20年过去了,过去的壮年骨干,已进入白发老年,当年“8-9点钟的太阳’已成为光辉夺目的明星,趁20年纪念,老人也还走得动,我期待与姐妹们一起重温这一段有价值的人生。
    (2)在1995年‘爱乐女’“五载耕播”音乐会的节目单上有这样一段话:“当严肃音乐在低谷中徘徊,‘港台风’有越刮越烈之势,我们出于对下一代健康成长怀有特殊关怀的女性情感,志愿聚集在一起,愿在典雅音乐这片受冷落的“乐”土上,播撒爱乐的种子,吹吹淡雅的清风。几年的辛苦,不敢奢谈有多少成绩,只有一点可以告慰的是,我们始终不渝地坚守在这块园地上耕耘着。”――我希望在“市场经济”观念已经深入人心的今天,再回顾一下20年前的“爱乐女”精神,并给媒体提供一点貌似“另类”的故事,应当仍旧能够“感动今天”!
    2.方式:
    (1)邀请当年的独奏演员重操旧曲,现在已经不拉琴的就过来玩玩,弦乐不足部分由厦门爱乐乐团的现代‘爱乐女’按6 6 4 4 2 的编制补足;
    (2)也邀请支持过我们的作曲家:杨宝智,莫凡,鲍元恺,张丽达、还有指挥吴灵芬,陈冰和20年的“粉丝”小叶等,同来团聚。
    (3)根据前期司徒与大家沟通的结果,我的初步考虑是:
       ◎欢迎大家6月26日(五)到厦,当晚欣赏我团艺术副总监、现任柏林交响乐团首席指挥付人长
         执棒的英国作品音乐会;      
       ◎6月27(六),28日(日)观光‘福建土楼’,鼓浪屿;
       ◎6月29-7月2日半天排练,半天休闲、座谈;
       ◎7月3日(五)晚,音乐会
    3.经费
    (1)在厦门的费用,包括住行、旅游(包括鼓浪屿,土楼)和音乐会的宣传,场租等,都由厦门爱乐乐团承担;
    (2)各位来厦的旅费,由于还不知有多少人能来,现在还无法承诺,但我会尽力去化缘的;怎么才能搞好这次欢聚?我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多方面的支持,期待着大家更多的意见和建议。               

    郑小瑛 2009.4.3.于厦门
    电话、传真:0592-5922422, 
    xiaoying88888@126.com

    “低谷中的鲜花” (瞿希贤 1990)
    ‘低谷中的鲜花’《 爱乐女20年回响》节目单
      2009.7.3.晚 7:30  厦门 老年活动中心音乐厅 
    指挥:郑小瑛   陈  冰(中央音乐学院)
    ◎弦乐合奏 
           嬉游曲                                       莫扎特  曲
           走西口(山西民歌)                           鲍元恺  曲
           猜调(云南民歌)                             鲍元恺  曲                  
          “黑人‘四重奏第Ⅰ乐章                (捷)德沃夏克  曲
    ◎三弦独奏   迎亲人                        演道远编曲 王 宁配器
    ◎三弦与小提琴二重奏
        三  弦  黄桂芳(新加坡 中乐团,国际比赛获奖者)
        小提琴  赵  婵(中国爱乐乐团)                      
             引子与赋格(素材来自河南坠子)              杨宝智  曲
               
    ◎钢琴五重奏  火把节的一个角落                       杨宝智  曲
       演奏:郭宜坊 (钢琴-   中央音乐学院)
             安莲实 (小提琴-中央民族大学)
             尹凤柏 (小提琴-原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
             金红花 (中提琴-中央民族大学)
             陈绍华 (大提琴-原中央乐团,自澳大利亚)
          
    ◎花腔女高音独唱        春之歌               约翰·施特劳斯  曲
           周小曼(国际比赛获奖者 原中国广播合唱团 自新加坡)
     
    ◎ 简朴交响曲                               (英)布列顿  曲
    ◎ 二胡独奏      空山鸟语              刘天华  曲 戴宏威  改编
                     大浪淘沙              华彦钧  曲 戴宏威  改编
         宋 飞 (国际比赛获奖者中国音乐学院)
               ————  休  息 ————
    ◎    弦乐合奏
         匈牙利舞曲                                维纳尔  曲
         紫竹调(江浙民歌)                         鲍元恺  曲
         太阳出来喜洋洋(四川民歌)                  鲍元恺  曲
         快乐的萨里哈                       祝恒谦曲 张撷成改编
     
    ◎  琵琶与室内乐队   琵琶行                      莫  凡  曲
             琵  琶     章红艳(国际比赛获奖者  中央音乐学院)
             女高音     周小曼
     
    ◎叙事音诗  鹿母莲(根据敦煌壁画故事)         莫凡 词曲                           
           (为女高音、打击乐和室内乐队而作)
         女高音:    周小曼  打击乐:刘  瑛(中国爱乐乐团)
                        指挥、朗诵;郑小瑛

  • 又一个忙碌的年关

    2009-02-03 01:20:22

    又一个忙碌的年关

    (2008-2009)


            2008. 11.29. 在北京参加 “全国歌剧论坛”, 我做了支持“”翻译“歌剧音乐会的承诺,
           11.30.  在“世纪剧场”,为歌剧论坛执棒了半场 “中国歌剧咏叹”,阔别了10多年的歌剧院乐队里,我还认识的不到10个人了,因而没有尝到重逢的欣喜,反而在唯一的一次3个小时的排练前,业务部的李英泰(原来的第二小号)来求我:能不能提前半小时结束?大家最近太累了(刚从埃及回来大家就去为学生演出了多场);后来新任副院长的俞峰再次请我是否能再减少半小时?…..从上到下都不在乎排演质量,与我10几年前离开时几乎一样……
           12月为五位厦门大学艺术学院在职研究生写论文评语和导师鉴定几十份,我怀疑是否有人会认真看一眼?不过他们即将拿到乐团成员期间的第一批硕士学位,实现了我的愿望,我很高兴。
           12.14-20 与澳门乐团合作举行庆祝澳门回归九周年音乐会(12.19);
           12.21-28 率团盯着零下寒流,在闽东山区的屏南、寿宁、周宁、柘荣4县和三明进行 “交响音乐扫盲行”, 演出了5场,寿宁县委五套班子在席间载歌载舞欣喜若狂地赞扬我们的演出,他们听见一个农民说: “这样的音乐会,听一次就会高兴三个月!”这使大家忘记了寒冷疲倦。
           12.31. 厦门新年音乐会(杨鸣:独奏<黄河>钢琴协奏曲)
           1. 3. 漳州龙海新年音乐会
           1. 5-1.9 西安<唐宋名篇>音乐诗歌朗诵会,西安南郊的曲江仿唐大屋,给人印象深刻.但是西安有关方面对唐代文化的无知和冷漠又令人不解.大明宫遗址的领导欢迎我去组织大明宫爱乐乐团,不知他们是怎么想的?倒是当年交大的学生粉丝,今天的房地产老总杨树萍带我去法门市看佛牙,特别是汉阳陵,现代化的俑坑,灿烂的汉景帝(武帝之父)文化,令我激动不已!
           1.12. 中午在福州拜会副省长陈桦,得到省领导对我团今年访问美洲的大力支持.
              晚,在福州大剧院,率团为李云迪协奏柴一钢协.可惜剧院音响效果极差!
           1.15.-16. 乐团全体年终考核。
           1.17. 最后一场为企业的演出后,全团举行 “尾牙”, 高高兴兴放年假!
            1.19.-1.24 赴兰州排练甘肃歌舞剧院民乐队,转战西宁,支持马金祈与青海电视台举办的迎春音乐会,与潘洵、姜克美、于红梅、陈悦、杨靖等合作,又干了一次我完全不熟悉的民乐音乐会.这是由于金融海啸,原来答允赞助的企业全部撤出,热心而无助的小马只得孤军奋战,我无法拒绝他…….
           1.25 开心的一天!终于赶回厦门,见到了阔别了十年的吴仪同志!终于与她有了一张合影.我与她共同看碟回忆了由于她的支持才有的世界妇女大会上的 “爱乐女”交响乐团,由于她的支持才有的厦门爱乐乐团在柏林爱乐大厅受到的欢呼….,我代表乐团感谢她,她却说;其实我并不知道什么乐团,我要支持的是郑老师……
            这个年关前后的40天里,除了年终考核、总结等事务,我竟在12个城市执棒了5套不同节目的12场演出,也算是一个很高的忙碌记录了!我必须以感恩的心情来赞美我近80周岁的健康。

  • 最近几天要做“空中飞人”

    2007-09-18 12:52:57

    最近几天要做“空中飞人”


        从今天起,10多天里,我要做一个“空中飞人”了。
        下午从厦门飞抵南京,参加明天起江苏歌舞剧院乐队“宋人弦歌”音乐朗诵会的排练,这是在《中国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引发万人空巷、创造了中国诗歌朗诵会演出奇迹后,经过数年精心策划、缜密筹排,即将隆重推出的一台集文学、历史、哲学、音乐、美术、舞蹈、表演于一身的新型音乐朗诵会。首演安排在南艺中心,分上、下两集于9月22日和23日与观众见面。之后我将于24日飞北京,参加25日、26日“宋人弦歌”音乐朗诵会在保利剧院的演出。27日,我还将飞往深圳,再次参加27日、28日“宋人弦歌”在深圳音乐厅的演出。29日,插空飞回厦门,参加第二届海峡两岸客家高峰论坛闭幕式,指挥我们爱乐乐团演出大型交响音诗《土楼回响》。第二天,继续马不停蹄飞往天津,参加30日在天津大剧院的“中国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及10月1日、2日的“宋人弦歌”音乐朗诵会。3日,我要赶回厦门,指挥爱乐乐团进行我们已经坚持了好几年的“五一”、“十一”在厦门环岛路音乐家广场举行的“山海交响”免费大众音乐会(10月3日、4日)。至此,我的“飞人”生涯将告一段落。

    《宋人弦歌》概说

         《中国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以其浓烈的文化内涵倾倒无数观者,迄今已在包括港、澳、台在内的几十座城市演出超过百场,江泽民、李岚清、吴仪等中央领导同志出席观看了演出,并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许多观看过演出的观众、艺术家、专家学者都热切希望能够推出续集。《中国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的姊妹篇《宋人弦歌》呼之欲出。
         宋词是中国古代文学皇冠上光辉夺目的一颗巨钻,她以姹紫嫣红、千姿百态的丰神,与唐诗争奇,与元曲斗妍,历来与唐诗并称双绝,都代表一代文学之胜。《宋人弦歌》精选了40首宋词,共分为10个章节。由于宋词古唱已经失传,为将每首宋词的字韵、音韵以及词的意境做最好的诠释,并适于广泛传唱,这台节目的音乐部分邀请了朱践耳、吕其明、何占豪、陆在易、赵季平、鲍元恺等十几位中国当代著名作曲家为诗词度身创作;序言及解说词由著名学者周国平撰写;濮存昕、姚锡娟、肖雄、凯丽、乔榛、丁建华、迪里拜尔、刘维维等多位歌唱家、表演艺术家参加演出;集歌咏、吟唱、演奏、朗诵、现代舞等多种表演形式。在舞台呈现上力求表达全新的艺术追求,通过巨幅古代名画、书法长卷及古代服饰等手段营造浓郁的古风古韵,使演出呈现出穿越时空、亦真亦幻的效果,从而形成最强的视听冲击力。
          继96年《呼唤诗神》、97年《但愿人长久》、《在大海中永生》、99年《中国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2000年《中国千古名篇音乐朗诵会》、2002《聆听经典系列音乐朗诵会》后,《宋人弦歌》必将是一台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灵魂、深受现代人喜爱的精品节目。

  • 民营‘厦门爱乐’《土楼西行》始末

    2007-05-23 11:39:25

    民营‘厦门爱乐’《土楼西行》始末

     

    ‘厦门爱乐’于4月即将携“土楼西行”赴欧巡演的消息慢慢传开,一些关心我的朋友来电惊喜地关心:“听说你们要去柏林爱乐大厅哪?!”听得出来,是关心,也有些担心。低头一想,可不是吗?‘厦门爱乐’,一个仅有8年团龄的中国民办交响乐团,要到欧洲交响乐的老家去表演,还要到被称为“欧洲乐坛的帝王”卡拉扬的声音绕梁了30多年的祖厅里去亮相,不就是到“关公门前去耍大刀”嘛!

    一个年轻的民办乐团怎么会不自量力地想去耍这个大刀呢?不无两个愿望和信心

    1.我们有了一个足以代表我国近年大型交响乐发展的作品――刘  湲作曲,荣获首届中国音乐《金钟奖》金奖的交响诗篇《土楼回响》及其他具有中国和福建特色的优秀音乐作品,而且已经有了在40多所城市巡回演出的成熟经验。我希望能向西方展示中国作曲家在“洋为中用”方面取得的可喜成果,通过音乐文化交流,扩大厦门、福建和中国文化建设的影响;

    2. 我们已有了一个虽然年轻,却相对敬业健康的乐团,已经积累了古典、浪漫、印象派和现代的160多套中外经典交响乐作品和600多场的演出经验(包括在北京、上海、香港、台湾、日本、等大都市和从来没有听过交响乐的福鼎、福安、长乐、南平、漳州、龙岩、永定等县市),为了体验交响乐这个外来音乐品种形成的环境和学习有关音乐人文知识,提高素质,我希望他们有机会出去开阔眼界、吸取营养。

     然而我们不是‘国营’,不可能进入官方的文化交流项目之中  ,谁来邀请我们?又由谁来为我们策划安排呢?机会终于来了

    1.福建和德国莱法州是建立友好关系已经18周年的友好省州,由于前来厦门担任客座指挥的德国人托斯腾的牵线,2004年国庆节期间厦门爱乐乐团得以为莱法州州长库尔特·贝克一行访问福建,在厦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中德友好音乐会,给德国朋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05年莱法州州长又写信给郑小瑛教授,欢迎厦门爱乐乐团2006年到欧洲演出,但由于经费等原因未及成行。今年,德国莱法州州长再次发出热情邀请,并将2007年我团在美茵茨的演出定为“来自友好地区福建(厦门)庆祝莱法州成立60周年音乐会”,师出有名了!

    2.我们的艺术夙愿也因有了德国W. W. Advertising公司及柏林交响乐团首席指挥,我国青年指挥家付人长的关心和参与才能实现。付人长是经常在柏林爱乐大厅演出的柏林交响乐团的首席指挥,是他首先为我们瞄准了柏林爱乐大厅仅有的一个空档期 2007年4月17日,至于在其它各国的著名音乐厅如巴黎、埃森、美因茨、恩斯巴赫和斯图加特,以及奥地利茵斯布鲁克和罗马音乐厅的共八场演出,都是围绕着这个档期由他一一协调安排的。

    那么,乐团巡演欧洲怎么运作呢?是进行商演?还是为了良好的社会效益而去自费‘赚吆喝’?

    由于我们对外面的行情一无所知,因而接受了我国驻外文化参赞们和付人长的建议、指导和积极协助。据悉,目前中国的乐团在欧洲交响乐故乡的演出并没有市场,观众购票的上座率并不高,卖票收入还抵不了投入的宣传费用,因而他们建议目前还没有什么名气的厦门爱乐乐团不搞商演,而由使馆和华侨出面邀请各国政要和主流社会文化音乐界的朋友前来欣赏中国音乐,果然效果很好,每场音乐会的上座率都达到了八成之多,有2200座位的柏林爱乐大厅竟光临了1900多位热情的听众。

     那么,一个全靠政府和企业资助生存的民营乐团百人大队,几百万元的 “自费”从何而来呢?

         厦门爱乐乐团8-9年来从未停步的辛勤耕耘,使一开始人们怀疑“厦门为什么要搞交响乐团”?到2006年初市民投票选举‘厦门爱乐’为十大城市名片之一,爱乐乐团一步步获得了人们的认可和信任。去年,九牧王(中国)有限公司主动来向我们提供巡回台湾三市的全程赞助,今年的欧洲之行又得到了厦门14家企业的慷慨解囊,他们是思明开元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厦门路桥总公司、福建金帝集团、福建七匹狼集团公限公司、九牧王(中国)有限公司、厦门天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安踏(中国)有限公司、荣鑫盛(厦门)商贸有限公司、福建鸿星尔克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厦门蓝色海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厦门万里石集团公司、厦门海峡明珠投资开发、厦门瀚盛游艇有限公司和厦门大洲集团公司等。正如我在柏林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所说,以上企业的大力支持给乐团的“土楼西行”提供了根本的物质基础,也体现了厦门企业界的高品位文化认知,和他们对于营造厦门艺术之城、推动国际文化交流的重视和责任感。 

      4月30日厦门爱乐乐团满载可喜的成绩回到了厦门,有近8000欧洲听众惊喜地欣赏到了中国交响乐,陆续有中外媒体30多篇热情的报道,章红艳“霸王卸甲”的中国风格戏剧性,李传韵出色的炫技,操法、德、意三国语言的四个合唱团用客家话与我们兴奋地合唱了《土楼回响》中的‘客家之歌’,亲身体验了中国音乐文化…..,每场演出,观众的掌声都长达五六分钟,要不是舞台监督规定我不能超时,真是欲罢不能了。

    年轻的乐团不负众望,圆满完成了任务。正如留学生们说的:“给中国人长了脸”,“让中国人感到自豪了”!到“关公门前去耍大刀”的确需要勇气,但我本来就相信勤能补拙,谦能受益,这支年轻队伍在关公门前的首次耍练,无论正负,都会有收获的。

    “柏林爱乐”的挑战已成历史,5月5日、6日厦门爱乐仍然按照原来对市民的承诺,来到海边露天的音乐广场,奏起了“山海交响”。

     

  • “和谐之声”奏响《光明之歌》

    2007-03-11 05:06:49

    福建电力交响音乐会在福州成功举行

    “和谐之声”奏响《光明之歌》

    张馨月/ 文

    3月9晚7点刚过,位于福州西湖畔的福建大会堂剧场内早已坐满了省市有关领导和来自电力系统的近2000多名观众,人们静候着交响音乐会奏响。灯光渐渐暗了下来,一束追光迎出了头发灰白、面带微笑的郑小瑛教授,她步履轻盈地在全场观众热烈的掌声中健步登上了指挥台,老人的神态是那样的优雅,完全不像一个年近八旬的老人。随着她的指挥棒轻轻地举起,一曲《欢庆》响彻会堂,拉开了“和谐之声”交响音乐会的序幕。

    这次音乐会的主打曲目是由厦门爱乐乐团音乐总监郑小瑛教授为福建电力集团牵线委约著名作曲家莫凡专为电力系统谱写的交响音诗《光明之歌》。这是一部专为女高音、男中音和交响乐队合作的三乐章乐曲。多年来致力于中国题材严肃音乐创作的莫凡,至今已创作了近百部不同类型的曲目,他的一些作品在德、法、美等国及荷兰、瑞士、日本、新加坡和港、澳、台等地公演广受好评,近日来,他的新作《光明之歌》和《清明上河图》同时在南北上演,更加引人注目。演唱“光明之歌”的女高音歌唱家林立君是福建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教授、声乐系副主任;男中音歌唱家孙砾是第三届中国国际声乐比赛第一名,作为中央歌剧院的特邀演员曾主演过多部中外著名歌剧。两位实力派的歌唱家与郑小瑛教授率领的厦门爱乐乐团默契的合作首演,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随着灯光转暗,木管奏出的低沉而悲凉的旋律,引出了男中音苍劲的呼号,这声音立即把人们带入到了阴冷的原始森林中。交响音诗《光明之歌》是通过“火”、“光”、“电”三个乐章,引用了“燧人氏钻木取火”、“夸父追日”、“牛郎织女”三个古老的传说,采用了大量的福建民间的音乐素材,包括闽南南音、锦歌中的“打石号子”、“挂红灯”、闽西客家山歌调和闽东畲族的民歌等音乐素材,运用西方交响乐的作曲技法,通过乐队的演奏和歌唱家的咏唱,表现了我们的祖先世世代代为追求光明生生不息的拼搏精神,特别是在最后一个乐章“电”中,唱响了一曲人类崇尚光明的理想、用音乐描绘出八闽大地灯光齐辉,海峡两岸银河闪烁的欢乐和谐景象。全曲弥漫着热情的浪漫气氛,鲜明的民族风格和地方特色,引发出听众内心的共鸣和深层思索。当乐曲在徐缓悠扬的旋律中渐行渐远,郑教授的指挥棒轻轻落下,陶醉在音乐声中的观众仿佛从梦幻中醒来,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手捧鲜花的指挥家、作曲家、歌唱家频频挥手向热情的观众致意。

    郑教授在音乐会结束后接受记者采访时,一再称赞福建电力集团在扶持高雅音乐普及方面所作的努力,感谢他们多年来对厦门爱乐乐团的支持。如今得到群众喜爱的乐团已被广大市民誉为厦门的“城市名片”和文化交流的“形象大使”,乐团的音乐家们决心为把厦门建设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光明之岛—音乐之岛”,为营造厦门“艺术之城”奉献力量。

     

  • 情系《土楼》音缘宝岛

    2006-10-15 14:34:36

    情系《土楼》音缘宝岛

    摄于2006年9月10日(阿姚图)

    与台湾人民共享厦门爱乐乐团演奏的美好音乐,是我的宿愿,8年以来,每当我隔海遥望东方,这个强烈的愿望总是使我遐想不已。终于,首先是于2001年,近在咫尺的金门教育局的局长、课长到鼓浪屿我的家中发出了请我过去讲学的热情邀请,我也表示了希望有机会在金门唱起“你有心来我有情,不怕山高水又深;山高自有人开路,水深还有造桥人”的客家山歌。打那以后,金门的孩子们多次来厦门听音乐会,学乐器,和听音乐讲座,2004年我也带着20位演奏家渡海去辅导了他们的音乐夏令营,金门的李炷峰县长非常感动,他语重心长地说:但愿两岸炮声消停,乐声飞扬,并表示一定会请厦门爱乐来金门表演《土楼回响》。

     
    今年年初,中央领导来厦视察时,提出了“两岸交流,文化艺术先行”的理念,恰逢世界客属第二十一次恳亲大会将于今年10月27日-31日在台北举行,今年4月初厦门爱乐乐团高兴地得到了大会和台湾新象文教基金会邀请我们到台湾进行交响音乐的巡回演出。
    令人高兴的是,5月,金门的听众终于在家门口领先听到了向往已久的,由厦门爱乐乐团奏响的刘湲的交响诗篇《土楼回响》,这部获得中国首届音乐《金钟奖》的作品,受到了金门听众的热烈欢迎,我们也好像在进行赴台预演一样,体验并享受着两岸同胞对共同文化自然理解的亲情。李炷峰县长还激动地对我讲,他会努力帮助我们经过金门直飞台北,那样,金门人又会再获得一次聆听“厦门爱乐”精彩表演的机会了。
     
    我们收到台湾的邀请函后,乐团办公室在行政总管黄春峰的率领下就开始了紧锣密鼓的筹备工作,目前已基本完成了所有相关手续,我们的乐器服装也已启运,作为厦门赴台最大的一个文化团体,厦门爱乐乐团一行100人将于2006年10月22日至11月1日在台湾的台北、桃园和高雄三地进行巡回演出三场。
     
    在此过程中,我们得到了去年曾应邀与我团成功合作的台湾著名指挥家、社会活动家、原台湾交响乐团团长陈澄雄先生的大力支持。是他为我们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标题:“情系《土楼》,音缘《回响》”,它恰如其分地表达了闽西土楼所系的两岸数百万客家人的乡亲情怀,和我们与台湾数千万同胞的心灵在中外古今音乐中的“回响”,陈先生为了扩大我团访台的影响,已在台湾举行了多场音乐讲座,来宣传“土楼”和我团的台湾之行。这次除了我在台北和桃园将两次执棒整部《土楼回响》之外,我还将与两位优秀的台湾长笛演奏家林薏蕙和张翠琳合作杜普勒(波兰)的双长笛协奏曲,并与台湾杰出的钢琴家、曾师从殷承宗的陈毓襄合作拉赫曼尼诺夫的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在高雄我还将指挥柴可夫斯基的第五交响曲,我团艺术副总监王钧时将指挥一部表现天津风情的序曲《春满海河》,并与一位年仅17岁,曾多次与我团合作并屡获国际比赛奖项的少年钢琴家鲍天卯合作李斯特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在桃园,从俄罗斯赶回来的我团首席客席指挥林涛除了指挥意大利作曲家罗西尼的歌剧序曲《威廉退尔》之外,也将与我团首席蹇爱合作她已表演过数十次,而且在日本演出还获得过特别赞扬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等中外优秀作品。
     
    相信通过大家的努力,此行必能沟通两岸的文化成果,增进两岸同胞的了解和乡情,并为我团明年的欧洲之行积累丰富的经验,我们会牢记我们的目标:“扎根厦门,面向全国,走向世界”。
     
      (2006.10.14在厦门爱乐乐团赴台演出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