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为看今夜天如水,却忆当时水似天

光明故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10-09 09:14:37

光明故事

 

 

 

1948年底,我的母亲和父亲从台湾进入苏北解放区后,自认为获得了向往的光明,双双改名换姓:她是云明、他云光。云明成了母亲用了一辈子的姓名。

云光则半途而废。进入苏北解放区后,他们一次次地向组织上打报告申请结婚。但都没得到批准。当时的革命队伍中结婚只要符合一个条件就行:258团。所谓258团就是二十五岁、8年工(军)龄、团级干部。云光当时只有二十四岁,但这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他这一辈子始终没跨过“团级”这道坎。在厦门他们顺利完婚了,他们俩得到了当时市委书记的帮助,申请报告获得组织上批准。195010月,他们的第一个儿子我哥老大出生。上户口时,派出所的户籍民警提出了质疑:父亲云光,姓云,儿子怎么姓王?云光便将其中由来一一作了解释:自己本来姓王,参加革命,向往光明,拨开云雾见光明,所以改名云光。民警同志一连串的不行不行,他建议:你要改名可以,但姓不能改,叫王云光好了。云光很是无奈,叫个王云光,岂不是不伦不类。但为了儿子落户,他也只得屈从民警了,重新回归王姓,云光一出生他的父亲就为他取名国权字尚咫。现在改回国权,旧时代的气息太重了。权衡再三,云光就改用字作了名:王尚咫。

1951年底,全国就开展“三反运动”: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19522月,厦门市委召开会计人员会议,领导亲自动员,深入开展“三反”运动打大老虎。会上提出要求每个会计人员将1950年、51年的帐目和发票单据整理好,等候检查。

二年前因云明生儿子而接任了她的会计工作的云光一听,一下子头就胀得老大,去年他发现档案橱成了白蚂蚁筑窝的地方,一迭迭的发票单据,被白蚂蚁啃蛀得破破破烂烂。秀才碰到兵,云光束手无策。这些发票单据全部经过上级审查,报过帐核销了的。他就把白蚂蚁做窝啃咬得面目全非的旧发票老单据,拿到厨房,付之一炬,看到令人恶心的白蚂蚁被烧得辟里拍啦的响,心里真叫一个痛快。

没想到的是这么一烧,却把自己烧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没有请示,没有报告,就烧了单据,怎么办?

他只好和云明商量。自从进入解放区之后,云明就显得比他有能力,有主见。云明对他说:赶快向组织上报告,听候组织处理。

云光完全照办。

运动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组织上正在苦于没有打出一只“大老虎”如何体现响应党的号召、怎么体现本单位的革命性呢?没想到就有一只“大老虎”自己送上门来了。于是他很快就被隔离,关了起来。

打到“大老虎”了,群情激昂,群众大会斗争小会逼。分成三班倒,一天二十四小轮流不停地要他交待问题、坦白从宽,领导同志也亲自出面,和他进行个别谈话。

先是市委的刘同志代表组织找云光谈话,向他列举了“三反”的工作重心和打大老虎重大成绩,其中之一就是查获了云明贪污的事实,她本人也已经坦白交待了。同时严厉警告他:不要心存侥幸,顽抗到底,那只是死路一条,要彻底交待问题。云光一听,正是晴天霹雳:这怎么可能?这两年来,她已经成了他心中的偶像,有一回他顺便将公家的一盒印泥拿回家自己用、外出采购食品顺手吃了几块饼干,都被她批评得无地自容:怎么能揩公家的油!

他根本就不相信云明会贪污。可刘同志是市委机关的,代表的是组织。对组织上云光和云明是一样的:绝对相信、绝对服从。所以,组织上说云明贪污,就是贪污。

继刘同志之后,云光、云明所工作的团市委的胡书记,他们的顶头上司,也找云光谈话,再次确凿地告诉他云明犯了贪污并已坦白的事实。以一个书记的身份和讲话的份量,云光深信不疑。

这时正在外面参加“打老虎”工作队的云明,也被叫了回来,告诉她云光贪污犯罪,成了一只“大老虎”,要她主动坦白交待自己贪污的问题。云明的回答是:我一分钱也没贪污。云光是云光的事,跟我没关系。但我相信他不会贪污,因为他没这个胆。云明的强硬态度,给她招来的后果是:关进厕所。这时的她已经又有身孕了,被关在间专门腾出来关押她的厕所里:一米来宽的一小间,只搭得下一个小小的铺位,即使是阳光普照的大白天,这里也是暗暗的不见天日。

云明挺着一个日益明显的肚子,被关在升平路团市委青工部的厕所里,云光则被关在深田路的团市委,两人互相见不了面,更不用说互通信息了。但云明从头到尾就是不承认犯了那两个字:贪污。

云光却彻底崩溃了。他选择了“坦白”:承认自己贪污了六百万元(旧币,一万元折合现在的人民一元)。六百万元太少了,不够一只“大老虎”的格。组织上和革命群众还是不满意。于是他就加码到一千万元,这是成为一只大老虎的必备之数。打大老虎战役终于以揪出了这只贪污千万的大老虎而胜利告终。运动成绩斐然。云光终于也可以松一口气,暂时结束了这种大会斗小会逼生不如死的日子。

可是,机关已经成立法庭了,在全体干部会上将确定云光的刑责:坐几年的大牢。那时搬的是苏联老大哥镇反的模式,无须法律、法官,只要一个群众“法庭”,就能决定一个人的刑期、甚至处决一条人命。群众“法庭”开会,领导和群众意见一致,要讨论的只是他的刑期问题了。没想到在众口一词一边倒的会议上,竟然有了一个不同的声音,机关党支部书记周乔林提出了异议。这让急于求成表功的人大为恼火,于是进行了激烈的辩论:云光是个贪污一千万的大老虎,他本人也已交待认罪,证据确凿,还有什么可说的!周乔林力排众议:党的原则是一切结论应该产生于调查情况之后,而不是在此之前。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他建议要成立一个专案调查组,到绍兴、南昌进行外调。

云明在升平路青工部的厕所里被关了一个多月,有一天她在外面参加“打虎”工作队的领导老孔知道了,就跑回来看她,看到她挺着个大肚子,竟然被关在厕所里,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很是愤愤不平,他了解她的为人:嫉恶如仇。于是就带着她离开了这个暗无天日的厕所,跑到市委去找秘书长,进行申诉。

对云光这只“大老虎”的专案调查组终于成立了。

外调人员两人一组,到了绍兴,问云光的母亲我的祖母:你的儿子有没寄钱回来?祖母无比错愕,但她还是据实回答:他寄什么钱?媳妇生孩子,我还寄钱去,三年内一共寄去了24万。她还保存着去邮局汇款的三张单据,当场就取出来给他们看了。

到南昌,去云明的老父亲那里,同样也是没收到过女儿寄的钱。

事实真相已经摆在面前,那些急于让云光去蹲大牢急于邀功的人还是念念有词:这是云光这只大老虎放的烟幕弹,早就串通好母亲老丈人做的假象。

于是专案组又请来精通会计业务的行家一条一条的进行查帐,最后的结果是不言而喻的:帐目收支基本平衡。云光的问题一查清楚,云明自然也就没什么问题了:她白璧无瑕。

2007年,距“三反”运动五十五年之后,厦门一中出了一本怀念老校长周乔林的文集,其中有一篇署名为“王尚咫”后面还加了个括号(云光)所写的《永远的怀念》,表达了他对已经逝世八年的周乔林永生永世的怀念,这是云光今生今世唯一印成白纸黑字、印在书上的文稿,在文章的结尾,已经年届82岁高龄的云光写道:愿来生还能结识他,继续成为我的良师益友。

眼看着就要被打死的大老虎云光侥幸逃过一劫。8月,他离开了团市委,到建筑公司,仍是干会计的行当,此后的一辈子,他就一直是建筑公司下属基层的“王会计”,直到退休。

1952年秋天,他离开团市委不久,在娘胎之中就饱尝了运动急风暴雨第二个孩子,在厦门中山医院顺利出生了。为了感谢伟大的三反运动、感谢伟大的党,没让云光去坐牢、没让他们妻离子散,他们给这个刚刚出生的男婴取名:伟伟。

名为伟伟的我,在父亲的晚年不止一回的调侃过他:云光、云光,大半辈子云里雾里,什么都光光的。对母亲,则不敢。

文化大革命时,十四五岁的少年伟伟再一次见证了运动的伟大,必须和妹妹一起分别为关在“牛栏”的父母送衣服、送虎骨酒什么的,在母亲工作的厦门四中看铺天盖地的大字报:打倒“光明牌”特务分子云明!云明不投降,就叫她灭亡!还有诸如踩上一只脚,让她永世不得翻身等等的文革流行口号。姓名上面则一定须用红笔淋淋漓漓地打上大叉叉。

那时任四中教导主任的母亲已经作为学校的“走资派”被红卫兵小将勒令去扫厕所了,关进“牛栏”不能回家,我们的生活、家中的一切全由祖母打理。母亲在学校里除了被批斗、被辱骂,还要经受个别学生的拳打脚踢,有个红卫兵小将将母亲和书记方秀梨、副校长吴连碧三个女性“走资派”集中起来,他飞脚一个个地对准她们的胸口踹踢过去,那时红卫兵唱的就是:拿起笔做刀枪,集中火力打黑帮,革命师生齐造反,文化革命当先锋。所以就要“大批判”,开批斗会,母亲是教导主任,陪斗,但红卫兵小将并不会因为她是女性或是非主角“陪斗”而稍加宽宥,同样是标准的“喷气式”;不但狠狠揿压,而且对着她的头部又是劈又是打的。那时的学生,全都不知道什么是为人父为人母了,每一个学生,当然也包括我,不管是不是红卫兵,能唱的、必须唱的就是: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或者是:忠于革命忠于党,党是我的亲爹娘,谁要敢说党不好,马上叫他见阎王。最让母亲受不了的,是一个女学生。那天母亲被罚在四中五五楼下扫地,这位红卫兵小将在楼上,抄起一张平时上课用的课桌面板,瞄准了母亲,从楼上狠狠砸了下来。她确实是不爱红装爱武装,瞄的很准,正中母亲的头部。我未出世时在升平路暗无天日的厕所里关押过一个多月也没流过泪的母亲,后来躲进厕所里,一个人大哭了一场。母亲至今念念不忘的是军宣队对她的一句话:云明,你要给我顶住,就是十二级的台风你也要给我顶住!不过比起当时的八中(现在的双十中学)红旗中学(现在的一中)的校长们,母亲她们还是幸运的。八中李永裕校长被斗得死去活来;我就读的一中的王毅林校长,被红卫兵活活打断了腿。

被女学生砸了一课桌板的母亲,脑震荡,从此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天气一变、刮风下雨,就头痛无比。每当这种时候,全家都屏息凝神,讲话都不敢大声,一家人悄无声息地过着日子,好多年之后,仍是如此。

母亲最耽心的,并不是她和父亲进“牛栏”、挨批斗,而是她的大儿子、我哥老大。文革初期,她所在的四中一名男生卧轨自杀。这个名叫陈聪明的男生家住中山路原警备司令部对面,从小父母离婚,由在香港的母亲供养他的生活。那时凡是台湾的,全是“反动派,而香港则是资本家”。陈聪明因为有一个在香港的“资本家”母亲,被班上“红五类”同学斗了,那时学生斗学生在各个中学已经非常普遍,“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在各个学校盛行一时。一天他和同是四中学生的潘同学一起到纪念碑,在铁路边的相思树林里,爬到树上玩,看去和平日并无任何不同。突然,一列火车轰鸣而来,正坐在树上聊天的他倏然跳下去,火车轰鸣而过,只听得几声凄厉的:妈、妈呀!就结束了他尚未成年的短暂人生。那时母亲还没进“牛栏”,去了事故现场,处理。多年之后,问起此事,她只说了三个字:太惨了。我问她尸体是完整的吗?回答是完整的。学生斗学生,四中这位男生卧轨自杀。十六岁的我哥老大,也经历了一次班上的学生斗学生。我们兄弟俩就读厦门一中,他是班长,品学兼优,读书比我好多了,是母亲的骄傲。他是怎么被班上的同学斗的,我至今不清楚,也不想知道。但我看过我们班上的同学斗同学,班上几个“黑七类”的女生、“资本家”的女儿,不知被谁叫到了前面,站成一排,那时我们不过十四岁的初中一级学生,有的还只有十三岁,站成一排的那几个女生低着头一个个泪流满面,下面坐着的同学,全体静悄悄,也没人说话。我是看得心惊肉跳,不知何故竟能幸免,没象老大那样遭此一劫。学生斗学生改变了老大的一生。他被班上同学斗了之后,如同换了个人,成天闷闷的不吭不响,让母亲十分耽心。1967年夏天开始,厦门和全国一样武斗。母亲便带着老大去了南昌,她的娘家。那时我家住在长途汽车站的对面。长途汽车站里驻扎着一帮母亲曾经的学生,天气冷了,为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而武斗的红卫兵小将,一帮人穿着棉大衣、挎着长枪,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以“革命”的名义来我家抢棉被。那天家里只有我和祖母,十五岁的我和他们大吵大嚷的,不让他们抢棉被:抢走了被子,我们一家六个人怎么过冬?祖母吓坏了,死命拉着我,让他们放手抄去了家里最好的二床棉被、还有父亲一辆公家的自行车……那天之后,祖母一直一直说她后怕,就怕他们一枪托下来,我一条小命不是翘掉也是废了。

母亲因为耽心老大,以后诸如送虎骨酒、看父亲挂牌“历史反革命份子”这样的事,全由我领着妹妹抛头露面。“伟伟”也就没如母亲他们当初所愿,一生一世感恩伟大的运动、一生一世感恩伟大的领袖,而是从一个文文静静的小男孩,越变越野。诚如母亲后来屡次一针见血的点明:老二很“刁”。母亲则始终是一位坚定不移的马列老太太。2010年4月,青海玉树地震。某天中午下班回家,只见母亲离开了饭桌,站在电视前,激动无比,一个人口中念念有词:激动啊、真是激动人心。原来央视正在播玉树地震救灾的庆功大会。我那上午恰恰看了当期的《南方周末》,便对她说:最早进入地震灾区救灾的是当地喇嘛。母亲一听大怒,脱口给我四个字:胡说八道!第二天我就将这份用了一个版面记载喇嘛救灾等等消息的《南方周末》带回了家。“胡说八道”是母亲对我常用的四个字,还有更简便的二个字,就是:乱讲。

现在,母亲日益年迈,往事日益遗忘。

遗忘让我们面对一片白茫茫真干净的过去。

 

此文是为大同中学(厦门四中)九十周年校庆撰写的文章,原文题目:《我的母亲》。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5-12-04 11:09:04
5
山林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山野林子   /   2015-10-18 22:11:30
5
我有话要说 引用 删除 kjq12345   /   2015-10-14 22:24:47
有人说XXX你把我们害得好苦啊!其实是讲了真话。
桥下夫 引用 删除 qiaoxiafu   /   2015-10-13 12:15:01
周乔林,好人啊!
古虎话仙 引用 删除 古虎   /   2015-10-12 22:27:33
老革命被小革命革命的故事——真实。
在台湾好好呆着做台商多好
张展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张展   /   2015-10-12 13:39:30
张展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张展   /   2015-10-12 13:39:13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5-10-12 11:22:47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5-10-12 11:22:42
5
张肇彭的散漫地界 引用 删除 张肇彭   /   2015-10-10 09:01:22
革命不易
海瓜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海瓜   /   2015-10-10 08:35:28
5
康伦恩的博客 引用 删除 kang.16878   /   2015-10-10 08:34:29
5
乐溪鱼 引用 删除 翁女士   /   2015-10-09 17:17:24
5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5-10-09 16:17:11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5-10-09 16:17:03
5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5-10-09 15:09:38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5-10-09 15:09:20
5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5-10-09 10:20:51
5
三骹猫99.9%胡说八道 引用 删除 三骹猫   /   2015-10-09 09:22:42
华主席的儿子不也还姓苏?
三骹猫99.9%胡说八道 引用 删除 三骹猫   /   2015-10-09 09:20:38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