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白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0-06 09:40:17 / 个人分类:小说

一个白色的瓷碗,犹如一个俏丽的舞女在空中旋转,背景是深蓝的天空,像青海湖那样的深蓝,我的梦于是就在深蓝的色彩中旋转起来。

 

微微本来应该与众不同,她的身材,她的气质,是所有我见到的女孩最好的一个,凭她的天生丽质她应该与众不同,我想,她理所当然要比别人早找到工作,而且找到的工作要比别人还得好。在我们这个崇尚金钱和美女的时代,如果微微找不到工作那是天大的笑话。但我没有想到她却至今仍没有找到工作。其他人,包括我们班那个丑得没人愿意和她同宿舍的亮亮都找到合意的工作了,惟独微微找不到,我真想不到她在这个层次也与众不同。

我和微微找工作的方式不同,我采取的应该算是不高明也不愚笨的方式吧。微微印了上千份的自荐书,被复印室宰了一大笔钱。她到处邮寄她制作精美的自荐书,里面的照片都是彩色的,那照片是她所有照片中最迷人的,只是不像一些人故意把乳沟露出来那样。她让人一看就有点像莲花给人的感觉那样,我们几个同学都说这张照片可以署上《爱莲说》“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那几个著名的句子。我没有花那么多钱来包装自己,我的一个亲戚的亲戚在教育局当一个股长。我父亲陪着我提着两瓶茅台酒,算是走亲戚吧,去见那个股长。股长并不古板,人很随和,总是脸带微笑说话——大概是在机关里练出来的具有一定规格的表情,我一开始觉得他很好的样子,后来老看他那样一副表情,反感到不自在。是父亲向他提起我找工作的事,我在一旁陪着微笑,笑大概也是中等的,既不好看也不会太难看。股长家的茶很好闻,那股清香味弥漫了他家的客厅。他和我父亲讲起了茶道,说泡茶的水很关键,像这泡铁观音这么香也要有这壶水。我对茶基本属于茶盲,父亲平时也喝点茶,这时候却只能连声说是是。我签协议后,父亲花了三千多元买了两斤茶送了股长,这是后话。

 

我不知微微是怎么搞的,她的要求也不高,只是不想当教师。可是,她投出去的自荐书似乎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微微不想当老师肯定和她那一次求职有关系。

那是一次网聊,她说她今天去试教,和五个人竞争一个岗位。结果让微微很失望。她说那帮学生很不配合,提的问题没几个举手回答,回答的也是瞎说。我说怎么会是这样啊,她说谁知道那个班级是怎么一个垃圾班。她说讲完课还让她去谈上课的一些问题,有个老教师提了一个很无聊的问题,说上课时你的样子很吸引学生,以后要注意穿得更朴素一点。她说她没有表态,自己感觉表情冷漠。那个学校办事效率还是蛮高的,当天就通知评课结果。微微排在第二。五个人事实上只能有一个胜者,除了排第一,排第几毫无意义。微微当然失去了机会。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8-08-02 19:57:28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10-07 09:44:22
5
斌哥 引用 删除 yuyb   /   2017-10-07 08:03:28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