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发布新日志

  • 《大厦门》二,朋友

    2014-04-21 17:22:28

    余文阳的朋友趣味最相是王子浩;小学时的同班同学,高中时的同桌在班上两人个子都比较,坐在第一排两人相,天天一起吊单杠;文阳后来长高了,子浩还是土坯一样矮,却很结实。

    小学位于“华侨大厦”后楼,一出校门就是中山路。从文化宫下来是一段斜坡,靠马路的右边有一口水井,每天很多大人在那里用吊桶打水、挑水。在还没有通自来水的小巷,有专门帮别人送水的挑水工。

       全厦门没有几部汽车,常见的就是一些老式的大卡车,而铺了柏油的中山路又是厦门最好的路这些物以稀为贵的大家伙一到中山路,便一边拼命摁着尖声刺耳的高音喇叭,一边开足马力,呼啸而过。

    小浩同学,个子很小,人却很聪明会读书,身形也机灵。那天放学,他想横过马路,恰巧有一部拉货的大卡车从文化宫斜坡上,轰隆隆疾驰而来,他已经走到马路中间,进退躲闪早已来不及,他在路边大人们齐声大叫中一头钻进车底。

        在一阵巨声怪响中,装满货物的大卡车终于刹住了,司机满头大汗,一脸惶恐地跳下驾驶室,到车底下察看。他前前后后找了两圈,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个被他压住的小男孩,他一头雾水,百思不得其解,嘴里说着“怪怪怪”绕着自己的汽车转圈。

        细问之下,旁人一边责怪他开车太快,一边告诉他,你的卡车车架较高,车来时,小孩子自己先摔倒在两轮之间,刚好没有被车轮压到,停车后,小男孩自己爬起来跑了,观者云小浩“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第二个是余文阳高中时的同学,也是同批厦门市招干考试的考友勇华,听这名字,不要猜也知道他的父辈有军人背景。小伙子在检察院当书记员刚刚混上预备党员自恃前程远大,难免举手投足之间透出领导干部的官气,那天在菜市场遇到文阳的母亲,伯母不叫了,竟与大妈亲切握手说:“老丁同志,您亲自来买菜呀!”弄得老人家手足无措,回来一学说,笑爆文阳和一帮同学。

    高中同学与余文阳常来往的,还有一个叫做刘志习的法院书记员,众人中也有笑他名字取的不好听的,因为“志习”和厦门话“注死”同音。他却自己解说道:“当初取名的时候,老爸原本就不大识字,看到派出所墙上‘向雷锋同志学习’的标语,捡了‘志习’两个最简单的字上了户口本”。他家境极贫寒,兄弟三个挤在摇摇欲坠的木制阁楼住着,平日里迷迷瞪瞪总不在状态上,80年高考,居然考进厦门大学法律系,所谓真人不露相说的就是他。

    初中同学经常在一起的还有李钢铁厂的锅炉工,每天和煤炭打交道,按他的话说,“连卵泡褶子里都有煤屑”。长的人高马大一米八几,一次相亲时,介绍人夸他“高大威猛”,他竟然回答“洗澡浪费肥皂”,弄得场面颇尴尬。因为每个月厂里发的两条劳动牌肥皂,人家小个子工人洗澡够用,他大个子不够用。

    工作环境的恶劣更加激发他出人头地的热情,由是利用废报纸苦练书法本来书法是老年人玩的艺术,加之书法界铁幕重重,书法家协会就那几个老家伙把持着,书法家的名头没你年轻人什么事。架不住小子有才,东一个国家级书法比赛获奖,西一个省级比赛夺魁;再由余文阳捉笔操刀,找一个编辑在厦门日报发一篇大大的人物专访,于是本市名的青年书法家炒作成功。

       其余还有几个,都是些有事打打电话,有时间也会一起玩的朋友。余文阳作事讲哥们义气,又舍得朋友,那厦门白两道的朋友越滚越多


  • 《大厦门》一,水货

    2014-04-19 22:34:37

        厦门八十年代初,余文阳的装束是年轻男人最潮打扮,上衣一身草绿色的确良军装,而且一定要从复员军人手中搞来的那种;下身苹果牌牛仔裤,那种喇叭口的,裤管毛毛有些磨损的走私货。冬天脚蹬到上海出差买回来的旅游鞋,他穿旅游鞋一向没有脚汗当然也不会臭脚了。

    厦门小商品市场位于轮渡的“人和小商品市场”贩卖的大多晋江、石狮拿货过来的电子表、牛仔裤和一些新旧都搞不清楚的服装。这些从海上走私进来的货物叫“水货”。

    单位司机陈军,一个开车的西装笔挺经常穿得人模狗样,文阳打听他衣服哪里买?小陈神秘带他到人和路,撩开服装店一排排的衣服帘子,来到污浊内屋,帮他挑了一件金黄色带横条掐腰的西装上衣,还价到40元,虽是近两个月工资还是咬咬牙买下。那时候,敢穿西装的人不多,平常也不舍得穿,只有在外出谈业务的时候,脱了军装换西装;顿时焕然一新,活脱脱一个旧时代上海滩小k的派头。令他泄气的是发现西装里面的袋子是破的,有一次不经意向同事泄露了宝贝西装的这点小瑕疵,胖子国南居然不屑地说:肯定是旧衣服,说不定死人穿过!是可忍孰不可忍,文阳跳起来,差点和国南动起手来!

       在改革开放背景下的城市生活中,余文阳是一个敢于站在时代潮头的新一代人。他颇有几分帅气,状貌魁梧,性情幽默潇洒,年纪二十出头
        父亲去世的早,生这个儿子,母亲百般爱,什么都听他的,所以个性非常独立。从小喜欢读书写作,终日刻苦用功。十七八岁时,拜闽南最有名的“心意六合拳”大师庄大炮为师,学得一手好拳脚。天资聪敏,赌博,但象棋有些功底,和楼上那位在文化宫“厦门市总工会象棋赛”拿过第二名的港务局退休老湿也能下一个输多赢少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