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我的邮箱: jiangql1943@163.com ,我的QQ号 2472952367 我的手机号:15359220146

【第十二届读者节】重温解放厦门纪实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10-18 20:26:57 / 个人分类:读者节

重温解放厦门纪实

       这一幅“狮子含珠”图,一定让盘踞于此的守军不寒而栗。但是,汤恩伯扬言:厦门岛“固若金汤”。

     汤恩伯信誓旦旦:厦门固若金汤守三五年没有问题

     蒋介石让汤恩伯镇守厦门岛的战略意义,汤恩伯心知肚明。汤恩伯曾有一个老百姓送给他的浑名——汤屠夫。他曾亲笔写下清代胡林翼的两句话作为自己的座右铭:“要有菩萨心肠,要有屠夫手段。”在他看来,自古掌握大权的英雄豪杰,必须残杀立威。毛森也素有“杀人魔王”之称。这两大屠夫“聚会”厦门,短短不过两个月,就连续进行了5次大搜捕,40余名共产党员、革命群众被捕,其中20余人被枪杀、绞死、活埋。汤恩伯还下令国民党官兵随时可以进入民屋实行“突击检查”,市民寝食不安。岛内市民,已有三分之一逃离、疏散。厦门岛一片血雨腥风。

      此时的汤恩伯,手中尚有兵力3万多人。计有刘汝明第八兵团55军74师、181师、29师及从漳州溃败而来的刘汝明第八兵团68军残部;李良荣第二十二兵团第5军第166师。此外,尚有工兵20团10个营、宪兵3团、空军独立工兵营、厦门要塞总队、一个战车营等。

      如何使用这些残兵败将作困兽之斗,汤恩伯心中不断盘算着。他知道,厦门岛不大,长13公里,宽11公里,面积仅128平方公里。东西两面有钟宅湾和(员当)港两个天然海湾向岛内深入,厦门岛自然形成南北两半,蜂腰部宽约5公里。厦门岛东南多山,沿岸多沙滩和断崖,北半岛为丘陵,地势开阔,沿海多淤泥和峭壁。据说,1841年英军进犯厦门,从沙坡尾一线登陆;1938年,日军侵占厦门,是从五通道、浦口一线登陆的。

      因此,汤恩伯将厦门岛的防御重点放在了北半部。他将刘汝明第八兵团55军的两个师放置于厦门岛的北半部。其中,建制完整、齐装满员的74师守备厦门西北部的东渡、石湖山、高崎、钟宅、江头一带;181师守备厦门东北部的坂美、五通道、何厝、洪山炳。55军指挥部设于厦门岛中部的金鸡亭。

     另外,汤恩伯命令原李良荣指挥的第二十二兵团第5军第166师和刘汝明第八兵团68军残部防守厦门岛东南部的石胃头、胡里山地区;29师一个团及工兵20团10个营、宪兵3团、空军独立工兵营、厦门要塞总队、一个战车营守备厦门市区;29师第85团、86团防守鼓浪屿。

      在阵地编成上,汤恩伯分设了前沿阵地、主抗阵地、纵深核心阵地。阵地内的工事大部分为钢筋水泥结构。前沿阵地设置了雷区、铁丝网、鹿砦、外壕,构成要塞环形防御体系。让汤恩伯感到较为放心的,是易守难攻的天然障碍——大海、滩涂。

      在厦门岛的近岸滩头,分布着纵横交错的海沟,国民党军利用天然海沟修筑起多道堤坝,并有水闸相连,形成了完整的水网地带。海沟之间,则是一片泥滩,无异于沼泽地,一陷下去,直到大腿,寸步难行。滩涂上布满海蛎壳,犹如根根竹刺,一踩上鲜血直流。此外,尚有两道铁丝网及诸多地雷、碉堡、大炮、探照灯“恭候光临”。就算冲过了这道道险阻,不少地方还有一道悬崖绝壁挡住去路。正因如此,国民党兵称海岸滩头为“死亡地带”。

      更让汤恩伯感到放心的是,他手里握有反登陆必备的制海权与制空权——金门料罗湾、厦鼓水道锚泊着4、5艘美式大型军舰,5、6艘小型军舰,厦门北部高崎机场上,几架飞机更是无人匹敌。

      有了这一些,汤恩伯当然有恃无恐。尽管厦门岛已三面被围,但汤恩伯仍然吹嘘,厦门“守三五年没有问题。”

     让汤恩伯心中不安的,是他的对手——叶飞。

    汤恩伯一定心里打鼓:怎么又是叶飞

    做为“蒋校长”麾下的得意门生,汤恩伯从军20余载,也算得上是一员悍将,为“蒋家王朝”东征西讨攻城掠地,立下过汗马功劳。只是他的文韬武略,一遇上克星叶飞,总是满盘皆输:

      ——1947年3月,汤恩伯就任陆军总司令顾祝同属下第一兵团司令,率所部向山东解放区发起进攻。第一兵团的精锐之师,就是国民党的王牌——整编第74师。但孟良崮战役,汤恩伯裁了个大跟斗。当时,叶飞率一纵参加了孟良崮战役,一纵担任了楔入敌人纵深、穿插分割的艰巨任务,分割74师与25师的联系。并以一部阻击蒙阴敌整编65师东援。总攻打响之后,陈毅又授权叶飞统一指挥第一、四、六、九纵队作战,全歼整编74师。孟良崮战役之后,汤恩伯被撤消第一兵团司令之职。

      ——1949年1月21日,汤恩伯就任京沪杭警备总司令。蒋介石赋于汤的任务是凭借长江天堑,确保江南半壁河山。此时,叶飞任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司令员,也来到了长江边上。他的任务恰恰是负责渡江准备工作。毛主席于1949年4月16日电示渡江前线总前委,要求叶飞保证人民解放军一举渡江成功。4月21日,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野战军在长江一千多公里地段上突破国民党军防御。汤恩伯苦心经营的长江天堑土崩瓦解。1949年5月12日,叶飞率第十兵团又参加了上海战役,歼敌21军、123军大部,37军、52军一部,共计15.3万人。

      ——1949年5月24日,汤恩伯从上海登上兵艇,狼狈向福建逃窜。叶飞率第十兵团,尾随而来。这一对“冤家”又在厦门摆开了战场。

      部队选择了与厦门岛登陆地段相近似的海域,进行模拟登陆

      叶飞与汤恩伯之间,隔着一湾汹涌澎湃的大海。

      汤恩伯早在退守厦门时,就颇有“远见”地拉走了沿海所有的机动船和木帆船,来不及带走的便就地烧毁。“没有船只,你奈我何?”

      国民党兵为自己的“杰作”而自鸣得意。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中共厦门地下党组织和龙溪、晋江革命群众和青年学生的帮助下,短短时间内,第十兵团在漳州、同安、南安、晋江沿海一带,征集到了630余只木船,1600余名船工。

      虽然这些船只大多是在浅海近海航行的小木船,俗称小舢舨,有的还是内河中用的平底小木船,没有风帆,全靠人力划行,装载量很少,一只船顶多乘坐一个班。但是,有了船只,那不可逾越的厦门岛,的的确确地近在咫尺了。

      但叶飞尚有一道难题。第十兵团的指战员大多生长在内陆,“不习水战”,对大海、对乘船,有一种恐惧感。不少战士一上船,便头晕眼花,呕吐不止。

     “解铃还须系铃人”。根治“恐海症”的灵丹妙药,就是扬帆出海,去搏击风浪。9月底,第十兵团在漳州以东、九龙江沿岸以及集美、刘五店等海域进行了为期20天的渡海作战大演习。

       29军85师文工队的同志还谱定了一首《夜练船歌》。歌词是:“明月高照影儿长,大家上船练划桨。水声响,船儿荡,同志们,齐用力,划呀划呀划呀划,练好本领,厦门得解放,得解放”。

      部队正演习之际,10月1日,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练兵场上沸腾了,指战员们高呼着“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等口号,激动得流下了热泪,纷纷表示要解放厦门,向新中国献礼。

      为了追求实战效果,演习都在夜间进行。演练的主要内容是熟悉海情、划桨掌舵、起帆航行、保持编队、通信联络、海上射击、抵滩下船、徒涉海滩、破除障碍、攀登陡岸、突击上陆等一整套的战术战斗动作。白天,各部队则设置沙盘,研究战术,“纸上谈兵”。

      部队还别出心裁地选择了与厦门岛登陆地段相近似的海域,进行了模拟登陆。此举大长士气,战士们磨拳擦掌,准备着一显身手。

     同时,部队对船只进行了维修。当时,各个连队都购置了一些木材、苎麻、油漆、石灰、铁钉等材料和斧锯刨凿等工具,战士们当起了“维修工”。同时,从漳州、石码等地赶来支援的一批造船工人,彻夜加班修理、配制。这样,每只船都扯起了风帆,还准备了船桨、桨砧、麻箍等附属器材。在石码镇,部队还用汽车发动机改装了10余只机帆船。部队还制作了大量简便的救生漂浮器材。战士们在漳州“创造性”地将大毛竹削皮制成竹“三角架”,用薄木板钉制了“保险船”,用门板代替救生圈。

      汤恩伯命令飞机加强对沿海进行轰炸与扫射,其重点目标是各类船只

      征集而来的船只,时常需要“转场”至部队集结处。海路被敌人封锁,怎么办?

     指战员们发明了“陆上行舟”的办法。

    有60多只木船,需从九龙江经陆路运往马銮湾。老百姓得知这消息后,主动配合部队整修已被破坏的漳嵩公路。有的拿出了自家准备盖房用的圆木,垫在海滩上。起船时,几十人甚至上百人拉的拉,推的推,将船从圆木上拖到陆地,再抬上汽车、马车,或用好几架牛车连接起来承运,送往目的地。

     有13艘木帆船,需“转运”到同安新安(现属集美)。部队于9月底便组织战士修通了一条从石厝溪到鼎尾新安的简易公路。但如何让船儿从石美的石厝溪“驶”到新安呢?战士们用木头搭起架子,装上汽车轮子,人工抬船上岸后,装入架中。这样,船儿便长出了4个轮子,3匹马一拖,船儿便走了起来。

     国民党军从种种蛛丝马迹中,预感大战来临。10月初,汤恩伯命令飞机加强对沿海的轰炸与扫射,其重点目标是各类船只。此后,厦门、集美、龙海上空,几乎天天都有敌机嗡嗡嗡怪叫着,时而扔下一枚炸弹,时而机枪胡乱扫射一通。

     对敌人黔驴技穷的这一招,我军早有防备。船只已分别在石美港、乌屿港以及苍龙、海沧一带掩蔽,敌机一无所获。

      杨其精全副戎装乘坐军用吉普车,到岛内沿岸各阵地“视察”了一番,一份厦门守军兵力、火力配备图出笼了

      《孙子兵法》云:“知彼知已,百战不殆。”但兵书上也说,兵不厌诈。因此,知已易,知彼难。也因此,三国时张松献地图的佳话,一直流传至今。一张地图,成为刘备夺取西川时“指点迷津”的不说话的“谋臣”。

      在第十兵团兵临城下之际,叶飞得到了一张厦门岛守敌兵力火力配备图。这是中共厦门地下党组织几经周折送出的最精确的敌军守备情报。

      完成这一任务的,是与我地下党联系密切的原国民党第二十二兵团教导团上校副主任杨其精。

      杨其精是原国民党第二十二兵团司令李良荣部下中校军官,1946年内战爆发后,他继原二十二兵团上校团长许祖义之后,离开了李良荣部队。许祖义创办《江声报》后,杨其精任经理。1949年初,许祖义、杨其精与地下党取得了联系。1949年5月,李良荣邀杨其精等人回到他的部队,杨其精经我地下党同意,回到二十二兵团担任教导团上校副主任(主任李良荣亲自兼任)。

      1949年9月,杨其精接到任务。他以教导团上校副主任身份,全副武装,乘坐军用吉普车,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到岛内沿岸各阵地“视察”了一番,兵力部署、火力配备,全装进脑子里去了。

       回来后,杨其精找到了张幼铣。张幼铣是厦门警备司令部参谋,善于绘图,与地下党联系密切。他俩通力合作,张幼铣绘图,杨其精作注解说明。这样,一份厦门守敌兵力、火力配备图出笼了。一清二楚,一览无余。

       这套军事配备图辗转送到了泉州,再转送到了第十兵团司令叶飞的手中。叶飞对此非常满意。

       两位侦察员将全身涂满淤泥,在厦门岛海滩上来回搜索……

     大战在即,登陆场地形如何,一时成了各级指战员们心中急欲解开的“谜”。

集美、海澄等地的渔民、百姓,成了部队各级指战员的“参谋”与“顾问”。他们知无不言,将厦门岛海岸地形和盘托出。

      而在厦门岛对岸,嵩屿高地、鳌冠山头、集美海岸,一支胸挂望远镜的“特殊部队”频频出没。从班长、排长到师长、军长,各级指挥员反复深入最前沿,观察厦门岛地形和防御设施,明确集结上船、航行路线和登陆地段。85师253团的指挥员们还化装成老百姓挖小蟹的模样,在白天下海靠近厦门岛,了解登陆滩头的情况。

      隔岸观察,总觉意犹未尽。于是,部队派出了越海侦察小组。

     10月12日晚,92师侦察连一个小组奉命驾船越海侦察。船在寨上与湖里间海域抵滩后,副班长胡维志、战士张文升与船上水手确定了联络信号,并约定两小时后返回。

     他俩脱掉衣服下水,猫着腰涉水向岸上前进。一到淤泥滩,俩人立即把全身上下都涂满了淤泥。这样,即使敌探照灯照射过来,也难以发现。

     他俩一直往前走了70多米,发现了两道堤坝、一道海沟,已到了岸边,却迟迟未发现敌人设置的铁丝网。正是为了找到这一道铁丝网,他俩来回搜索,超过了“两小时返回”的约定。他俩最终弄清了,敌铁丝网是单列椿上下四层的铁丝网。但返回后,接应船只不见了。

    “游回去!”俩人挥臂向大海挑战了。他俩选定的目标,是海面上的一个黑影。他俩知道,那不是座小岛,也是块大礁石。

      这个黑影,其实是宝珠屿。也正是有了宝珠屿,英雄得以中途歇息,最终安全返回。

      俩勇士在惊涛骇浪中搏斗着。但翻腾着、咆哮着的巨浪,将俩人打散了。当张志文被一个大浪推到宝珠屿时,他发现岛上有个黑影在蠕动。上前一看,却是胡维志。胡维志已手脚抽搐,冻得不能动弹了。俩人互相搀扶着爬进一个山洞,用草盖着取暖。

      1小时后,天亮了。他俩拚着最后一丝力气,游过了最后的1000多米的海面,把敌前侦察的最祥细的情报,带了回来。

      10月15日,31军颁发厦门战役的第一号嘉奖令:授予胡维志、张文升“越海侦察英雄”称号。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2-10-20 16:10:46
5
老铁兵 引用 删除 zlf1937   /   2012-10-20 11:49:07
5
wsm969 引用 删除 wsm969   /   2012-10-19 21:57:04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2-10-19 19:49:40
原帖由羽堪于2012-10-19 12:02:32发表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2-10-19 19:49:26
原帖由uc2010于2012-10-19 15:51:05发表
一笔财富
独眼视觉 引用 删除 uc2010   /   2012-10-19 15:51:05
一笔财富
羽堪的blog 引用 删除 羽堪   /   2012-10-19 12:02:32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2-10-19 12:00:12
原帖由kang.16878于2012-10-19 07:35:32发表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2-10-19 11:59:49
原帖由羽堪于2012-10-19 10:06:58发表

谢谢给加分!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2-10-19 11:59:23
原帖由william于2012-10-19 11:09:23发表

谢谢给加分!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2-10-19 11:59:03
原帖由william于2012-10-19 11:09:23发表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2-10-19 11:09:23
5
羽堪的blog 引用 删除 羽堪   /   2012-10-19 10:06:58
5
康伦恩的博客 引用 删除 kang.16878   /   2012-10-19 07:35:32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2-10-18 22:12:25
原帖由三骹猫于2012-10-18 21:43:27发表

老调重弹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2-10-18 22:11:14
原帖由老撷于2012-10-18 21:51:53发表

谢谢你的加分!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2-10-18 22:07:39
原帖由老撷于2012-10-18 21:51:53发表

原帖由老撷于2012-10-18 21:51:57发表

重温解放厦门纪实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2-10-18 21:51:57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2-10-18 21:51:53
5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2-10-18 21:49:46
原帖由三骹猫于2012-10-18 21:43:27发表

重温解放厦门纪实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