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水头印象

    2019-05-29 19:55:00

     

     早年“水头”这个地方在印象里就是福厦公路上临近厦门的一个灰蒙蒙的小站点,车站十分简陋,形同违章搭盖。水头究竟是一个街道还是一个乡镇,它究竟是属于晋江还是南安我都不大清楚,也懒得搞清楚……


          十年前我在土耳其工作,不时会在伊斯坦布尔机场遇见三三两两说闽南话的同胞,好生亲切,忍不住上前搭讪,居然是做石材生意的水头人,一而再再而三,渐渐刮目相看:“水头镇”变身“石头城”,土耳其的石头、阿富汗的石头、伊朗的石头?!


           日前参加“厦门大学生文化创意协会”的“水头采风”,虽然只是走马观花浮光掠影,崛起的水头还是以足够的震撼令我目瞪口呆!原来在最接近我们厦门的这么一个泉州乡镇已经完全具有超豪华现代都市的架势:暮色四合,华灯齐放,夜空璀璨,被称做“小香港”确实有它金碧辉煌的底色;车水马龙,灯红酒绿,十里洋场,被视为“世界石材之都”还真有它够硬的根基!


          虽然生意上事,我乃十足的外行,但毕竟也是见多识广的文化人,水头的崛起与繁荣,包括我本人在内的很多厦门人居然一无所知,井底蛙哟,而它紧贴着同安、翔安,与厦门有着最近的守望!


           水头,水头,与厦门相比它还显得有些无序与脏乱;与泉州相形它还缺了厚重的文化与韵味,但直觉告诉我,在市场经济的大海里,小小水头是一头活力四射的大章鱼,它的躁动让全世界万年不动的石头争相龙腾虎跃了起来!


         厦门大嶝国际机场一旦开通后,它与水头的距离比厦门岛内还要近,于是有传闻水头要划归厦门,我以为不大可能,凭什么,至少泉州坚决不答应,胸怀世界的水头人也不一定会答应……


         水头,水头,好一头翻江倒海活力四射的大章鱼!我们厦门坐拥这么一个生动的贴身的紧邻,何尝不是一个对照,一个警醒,一个直通心窝的促动?!

  • 缅怀“厦门通”洪卜仁老人

    2019-05-22 21:59:07

     

     

        满腹经纶的洪卜仁老人走了,这令他的厦门文史后生们有着万般不舍,网上网下一片哀声,缅怀着这位老厦门的“活字典”。洪老“活字典”这历久弥新的三个字是如何炼成的?我以为至少需要海量的阅读,精密的梳理,惊人的记忆!他老人家看似轻巧地信手拈来,其实背后有多少日积月累的功夫!

     


         洪卜老与家父郑道传同为厦门民盟的前辈,多有来往与交集,两人又同在1957年被打成右派,因此更平添一种惺惺相惜的情愫。洪老与我自然一见如故,情同叔侄,每每交头接耳,聊起老厦门不亦乐乎,乃至忘乎所以。近年我接二连三参与民俗文化活动,向洪老讨教的机会也越发频密,对“活字典”有了更多的认识与感佩。我发觉洪老只要一说到厦门典故,即刻神采飞扬,侃侃而谈,连浑浊双眼也发出异样光彩。

     

         2018年五一节前夕,洪卜仁和我作为老厦门的代表,接受市电视台主持人陈玲的访谈。九十高龄的他从养老院提前一小时来到工人文化宫会场,离场时还兴致勃勃抱走两份沉甸甸的“厦门工人文化宫六十周年”的纪念图册和纪念文集。我看他如此“贪得无厌”很是惊讶,他悄悄地告诉我一个秘密:他正在为养老院捐一个图书室,日积月累,已经有点规模了。他边说边轻轻地拍击着怀里书袋,像母亲轻拍襁褓里的婴孩,双眼乐呵呵地眯成一条线……

     

          我知道他老人家已经把一辈子积存的珍贵图书资料捐给厦门市图书馆,现在又为养老院秘密盘算着一个新的捐赠:他这一辈子就是时刻准备着,或资料搜寻,或著书立说,竭尽全力把自己囊中的宝贝与他人和社会分享,并乐在其中!他是一位活得很圆满很充实的快乐老人!

         记得厦门坊间有一则传闻,说是文革时期红卫兵批斗洪卜仁,高喊口号“打倒洪卜仁”,洪卜仁不甘示弱,随即也高喊“洪卜仁被打倒”,弄得满场“革命小将”哭笑不得。这则历史传闻令人忍俊不禁,我想今后我们的“活字典”不会走远滴,他将以另一种方式快乐地活在我们中间!

  • 【我和我的祖国】国庆15周年的小鼓手

    2019-05-08 10:35:03

         小学四年级时,我接替高年级的同学,当上了少先队大队的鼓手,成了大队活动开路方阵的一员。方阵有七个人:旗手、两位护旗手、大鼓手、两位小鼓手和一位钹手。“钹”是打击乐器,两个圆铜片,中间突起成半球型,两片击打发音。“钹”字不俗,说了几乎没有人懂,故聪慧的闽南人用其音“琴琴嚓”代替其名,可谓妙哉。本来该是有小号手的,但学校穷,于是就有鼓无号,但每每全校性的活动,我们这个方阵都得上阵,鼓钹齐鸣,绕场一周,即刻造就出隆重和庄严的气氛。

         我是小鼓手,鼓是桶式的,电镀得银闪闪的铁皮桶蒙着羊皮,皮上横置着几条牛皮筋,木质的鼓棰一击,鼓面和牛皮筋一起颤动,鼓声悦耳,令人十分振奋。尽管是老鼓,鼓面还打了补丁,但鼓声的节奏简洁明快,即“咚哒哒、咚哒哒、咚哒、咚哒、咚、哒哒”不断重复,结束时有一个高潮式的变奏。这个“咚”即大鼓声,而“哒哒”就是我们的小鼓声。可能是太容易学了,没有留下什么习鼓的记忆;而鼓手的服饰也和大家一样:红领巾、白衬衫、蓝裤子。三色的组合和鼓点的节奏成为我童年入队后脑海最鲜明的动画。

         很幸运,习鼓后没多久就赶上了建国15周年(1949-1964)庆典,市里决定举行群众游行,整个街区十余所小学的大小鼓汇聚一堂,组成鼓乐队方阵参加。于是迎着九月的秋阳,我们三个鼓手和一位“琴琴嚓”的击打手被优待每天下午提前一节课放学,然后在小伙伴们羡慕的注视下,背着鼓拿着钹,匆匆赶到市区的一家中心小学进行排练,或用现在有一个更好的词叫“磨合”。十几个大鼓几十个小鼓按着同一个节奏击响,气势非凡。一练就练到天黑,背着鼓回家时才发觉耳膜早叫鼓声给震蒙了,耳道象塞了棉团,一路拉呱竟也得拉大嗓门。

           没练几次就正式上阵了,国庆那天到处红旗飘扬,游行队伍在中山公园集合,然后有序地走上街头,我们击鼓前行,横穿市区中山路,一直走到海滨公园。夹道观看的市民里三层外三层,中间走走停停,但在领队老师的哨音的指挥下,有力的鼓声使得我们这个方阵尤为引人注目。而同学们大都被集体安排在路侧观看,我从同学们面前走过时,那份得意的感觉就别提了。齐步击鼓走了那么长的路,却一点儿也不感到累,游行结束时还意犹未尽,背着鼓不忍一下离去……

         我成人后充满自信且一直有比较强烈的表现欲,想来是与儿时的小鼓分不开的,于是对鼓情有独钟又对鼓点产生了思考:鼓点是声威和节奏的组合,有条不紊,均速进行;尽管前进中也略有调整,但鼓点总是协调有序引导步伐的主旋律!可惜国庆15周年的鼓声很快消失在大锣大鼓大喇叭的胡敲乱击狂喊的喧嚣之中,有节奏的鼓点一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的国家历经了文化革命的大落,又迎来了改革开放的大起,终于艰难地摆平了十年浩劫带来的失误,神州大地又踏着一个协调、有序但又是坚定不移的节奏向前踏进……

  • 六游金门感触多

    2019-05-05 10:14:07

     

     

        厦门大学首届日语班入校45周年(1974-2019)系列活动之一是金门两日游,我陪同前往,被安排入住金门浯江大饭店227房间,觉得好生眼熟。检索了一下旧作,才发现11年前的20081月参加厦门作家代表团首访金门,入住的是该酒店的229房间,一墙之隔也,虽然恍如隔日,脚步间却已经横跨11年的光阴岁月,不禁感慨万端。

     


         六游金门,尽管重游又重游,但随不同缘分,不同朋友,往往会游出不同的感觉。像我这样一个一辈子生活在金门对岸的老厦门来说,首次金门游让我足足等待半个世纪,现在开放了,游六次怎么样也不嫌多!


          我的六次金门游都听任金门导游的安排,其间一日游、两日游乃至三日游皆有,景点自然有所异同,无形中也对景点的重复度进行抽样:六次重复的有“莒光楼”、“翟山坑道”、“陈氏贡糖”、“利合金菜刀”以及“一条根”。我对购物没有兴趣,至今还不时把“一条根”说成“一根经”


         重复五次的有“总兵府”、“浯州城隍庙”、“得月楼”以及“金水国小”、“金门面线”等等。这次没有品尝到免费的金门面线,似乎面线的推广力度已经落后于“一条根”了。


         重复三、四次的有“马山观察站”、“免税商场”、“中山林”以及“蒋经国纪念馆”等。在“中山林”与儿时的大叶桉不期而遇,那树花香真的好回味!免税商场号称亚洲最大,也让我最为无奈,幸好在该场三楼一角有图书可阅读,我这次细读的是一部2017年的台湾年度美食散文选,两岸口味一家也。集合上车的时间已到,不少团友还流连忘返,我只得在商场门口的树下继续坐等,百无聊赖中发现那株树居然是一株“树葡萄”,粗粗的树干上结出紫色的葡萄胎,抱歉了,我忍不住摘一颗,酸酸甜甜不如传说,大概尚未熟透……


        重复两次的有“后山民俗文化村”、“古宁头纪念馆”以及“迎宾楼”,该楼本来挂出“邓丽君纪念馆”的招牌,重游时发现尽管内容依旧,但景点已换了名称。


        仅游一次的有北太武山、烈屿观察哨、“八二三纪念馆”、“俞大维纪念馆”、“狮山榴弹炮阵地”以及“陈氏洋楼”,而零次的至少还有“胡琏纪念馆”等。在“陈氏洋楼”的文字介绍中坦然提及“813特约茶室”,那是一个并不遥远的曾经哟!人物纪念馆里真材实料多,N年前某游客偷了胡琏的“青天白日”勋章惊动了两岸,金门导游至今对大陆公安的破案效率赞不绝口!


        老夫第一次入住浯江大饭店时,曾对自助早餐的豆浆赞不绝口,这次则对它的“广东粥”留下深刻印象。其实在金门的早晨,最享受的还是漫步宁馨整洁的金门村庄,思考也好,对比也好,发呆也好,吃空气也好,抑或聆听小鸟密集的鸣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