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大家都来吃荔枝

    2018-07-14 10:35:32


    我们的车从厦门一路风驰电掣,在永春的岵山镇出的高速路口,车刚要进入镇街,就有三棵挂满硕果的荔枝树映入眼帘,一挂挂红如胭脂,在浓绿的叶丛中颜色对比极为强烈!这回我们是专门去吃荔枝的,堪称“荔枝之旅”,为了快乐自己,也为了果农的快乐。

     七月流火,我们漫步在荔枝林里,一派心旷神怡,这里也许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荔枝林,荔枝老树多达三万余株,其中树龄超过二百年以上的就有381棵,老树青春依旧在,红彤彤沉甸甸,株株挂果上千斤,老树新果,煞是壮观,我以为这是我们闽南一片活的“物质文化遗产”。

     荔枝好吃手难摘,原因在于老树株株树冠苍劲挺拔,村里的年青人都外出打工了,年迈的老农身手敏捷的攀立在抖颤的枝头,不一会儿一篮叶果混杂的鲜荔枝从树上顺绳子缓缓降下,每一颗荔枝都红透了,剥开这样的荔枝放入嘴里,汁多肉厚,一汪清甜,核或小或大,与食客捉迷藏,这就是传统的乌叶荔枝,这就是几百年来坚守传统风味的乌叶荔枝,鲜得不能再鲜了,红得不能再红了,我想起杨贵妃,想起白居易的《荔枝图序》,还想起了杨朔的《荔枝蜜》,那透心的一嘴清甜,世上最美的水果舍我其谁?!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闽南人,果农看着我们一个个吃得津津有味,他们都憨厚地笑了,我们吃够了,才想起要拍照,那一筐筐满满的鲜果被麻布袋披盖着,果农急忙揭开布袋让我们拍照,不巧带落了一颗鲜果,那小小的一颗乒乓球似地蹦跳了一下,就骨碌碌地一直滚去,那老农三步并着两步去追赶,然后捡拾起,又小心翼翼地放回竹筐里,我不知道乌叶荔枝为什么要叫乌叶,但我却分明看见了那赤膊的老农被太阳晒得乌黑的脊梁……叶呀,果呀,农夫的肤色呀,还有老果树底部那盘错兀突的茎根,都是岵山荔园多少代果农盘结的浓墨重彩……


    (读了此文,拜托您转身出门消费两斤荔枝,多好的水果啊,放在冰箱里慢慢吃,不会上火滴,农民有多么地不容易,歉收苦,丰收也苦啊!上火,上火,妖言惑众,毁了多少果农的发家梦!)


  • 听课的享受与折磨

    2018-07-02 10:46:35

        

       厦门市委宣传部和厦门文联以及湖里区委宣传部等三家办了一个以报告文学为主题的讲习班,特别邀请了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长何建明、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徐剑,以及青年报告文学作家纪红建、于雪丹等四位著作等身的领军人物来讲课。我参加了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型报告文学《奋斗》一书的撰写,因此按要求全程参与,在五天里听了四天半的课,最后一个下午因为自己厦大有课,才不得不告假半天,真还有几分恋恋不舍。

    不瞒您说,自己讲了大半辈子的课,突然反师为生,颇有几分新鲜感,每每望着前排诸君忙着记笔记背影、课间同学走廊上说说笑笑、蹭喝漂亮女生幽香的绿茶……就有一种返老还童的错觉;最是讲台上的妙语连珠引爆课堂放肆的笑声,那感觉真是我的大学生生涯又回来了,小鸟一般地飞回来了!

    五天四人口若悬河,其实只讲了四个字——“报告文学”,抑或“如何以文学的手法写新闻报导”,结果是精彩纷呈,妙趣横生,干货满满,大咖们信手拈来,要理论有理论,要文采有文采,最是一线鲜活的案例,几回回催人热泪盈眶,讲课讲到学生流眼泪,即便是我们厦大,也属罕见!所有的中国故事都是脱稿而讲滴,现场的PPT几度被冷落,被束之高阁,因为那些典型案例实际上早就蛰伏在讲课人的血脉里而蠢蠢欲动,一经穿刺,就喷涌而出!

    我以为这几堂课既是文学的理论与探索,也是语文课和思政课,那些一个个令人荡气回肠的中国故事,让一大堆原本疲软的大道理突然挺直了腰杆,如果让我的厦大学子也能同步享受到如此巨大的正能量,那该有多好!

    其实我们的大学课堂,照本宣科早已蔚然成风,学生上课打瞌睡以及翘课司空见惯;如今哪位教师忘记带PPT,结果往往就是课难以为继。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中国的高等院校最缺的不是博导硕导,不是正厅副厅,而是能把主干课程讲得深入浅出精彩纷呈的“讲师”,据我所知厦大历史上萨本栋、卢嘉锡等理科男就是这样一流的“讲师”,可惜后继乏人,后继无人!为什么?你懂!

    听一堂好课绝对是一种享受,而上一次照本宣科的说教不啻是一种折腾乃至折磨,您以为如何?尽管作家讲座和教授授课不可同日而语,但诗性表达和情感案例并不是作家的专利,而引进名作家进厦大课堂掺沙子的尝试一定不能中断,什么时候,我们的教师都能以上好一堂让学生大呼过瘾的课而充满自豪感与成就感,那我们的大学才有希望!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