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ngqiwu 2018-06存档 - 郑启五品茶 - 海峡博客 - 厦门网 - Powered by X-Space
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沙坡尾的梅子鸡

    2018-06-14 22:12:40

    暮色四合,暮色中的沙坡尾仿佛又回到了过去,活似一位古铜色皮肤的老渔夫,吸着旱烟,蹲坐在带着微微鲜腥的海风里。我们总是那么地矛盾,一方面缅怀古早的往昔,一方面又悠然享有现代,特别是像我这样从小在厦门港长大的老厦门郎……

    华灯初上,灿灿华灯亮了,最是“海峡世茂”一对通天的“巨帆”,金灿灿银灿灿的瀑布从天而下,荡涤了海天暮色的薄纱。华灯初上,华灯齐放,沙坡尾环水的小楼,窗窗倾吐柔和的灯色。我突然觉得这是多么具有反差效果的一幅构图:全厦门最高的一对楼宇,与全厦门最低的两层楼群,就这么相依相偎,相互守望,就这么灯火相连,人气相通,逛毕沙坡尾的游客潮水一般涌向“海峡世茂”去痛享灯红酒绿,逛完“海峡世茂”的朋友潮水一样涌到沙坡尾,散入那星星点点的小店,我也身在其间……

    我随缘钻进的这家沙坡尾小店有一个文绉绉的店名——《文凤&蔡》,很简约也很简单,就是一位名叫“文凤”的台湾女士和一位蔡姓大陆女士联袂经营的小吃店。我觉得这店名取得很智慧,把一个&的洋符号用得十分精准而自然,如果是换成一点“文凤*蔡”,洋不洋,土不土,意思明显偏移;如果直用“文凤和蔡”,又显得头重脚轻,令人不知所云。更妙不可言的是小店的招牌菜是一款叫“梅子鸡”的台湾经典,在传统的中国菜肴里“凤”是鸡的雅称,比如厦门老字号“好清香”的“龙凤功夫茶”的“龙凤”,就是蛇段与鸡块的雅称;而“鸡爪”称“凤爪”更是耳熟能详。

    不要意面,不要鸡排,不要鲱鱼炖饭,我就是专门冲着小店“梅子鸡”来的:一头全鸡被严严密密地裹在锡箔纸里烘烤出炉,裁开锡箔纸,露出庐山真面目,是头拳头大的小鸡,这样的烘烤,其实就是升级版的“叫化仔鸡”,锡箔取代黄泥,全力留住鸡的原汁原味,两鸡具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梅子鸡”的关键词乃其隐秘的腹腔,别有洞天,其间藏有去皮的大西红柿一球,而西红柿内又蛰伏梅子若干,烘烤的热力下,这嫩鸡、茄汁和梅子进行了怎样一场酣畅淋漓的渗透大战?!“梅子鸡”的制作让我想到了客家名菜“麒麟脱胎”,或“麒麟脱胎”的简化版“猪肚鸡”……中国厨师把“裹挟”从暴力变成了功力!

    中国美食总有超乎世人的想象力,不过好吃才是硬道理,我套上薄膜手套,动手开吃,第一感觉,这是天下第一嫩烤鸡,横扫百鸡如卷席。如若蘸点特制的调料提味,更令食指大动,风卷残云,幸好有啤酒做了缓冲,否则我将创下五钟吃下一头鸡的人生新纪录!

    小店居然有自己的扎啤,这很让我意外,扎啤是啤酒中最丰美的一种,总让人有一饮而尽的冲动,“梅子鸡”遇上扎啤,那是一种怎样的与时俱进!

    拨开烤鸡的骨骼,剖开圆滚滚的番茄,我与深藏不露的梅子悄然幽会,梅子无疑是最富有中国文化基因的果子,无论是“青梅煮酒”还是“望梅止渴”,梅子总是当仁不让,“梅梅与共”!即便在梅子鸡这一道神奇的美味上,它也毅然领衔主演,穿梭两岸!

    高高“海峡世茂”灿若繁星,矮矮沙坡尾万朵灯花,几百年来,玉沙坡的渔帆、牌坊、宫庙和接官亭见证了海峡两岸血溶于水的密切往来,今天小小“文凤&蔡”的“梅子鸡”似乎也平添了一种中华民族和而不同的历史况味!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