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ngqiwu 2018-06存档 - 郑启五品茶 - 海峡博客 - 厦门网 - Powered by X-Space
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文灶路,蛰伏着一街凤凰

    2018-06-04 07:57:57

    文灶”是厦门耳熟能详的地名,家喻户晓,江清良老人生在文灶长在文灶,是地道的“文灶土著”。“文灶”是书面语,而闽南话叫“麻灶”,至今仍顽强地抗衡着普通话的说法。古早时这里生长着茂密的芝麻,所以香喷喷的“麻灶”名副其实,可不是黑白乱讲的,但不慎被一个著名的文化人信口开河叫偏了,成了“文灶”,因为是名人,所以将错就错到如今,真不知道这地道的“麻灶”之声能否有朝一日正本清源,“去文还麻”?

    那时的“文灶”临海,开门可见“筼筜渔火”,文灶的孩子都是讨小海的能手,捉蟹摸虾拾花螺挖土笋,每每总能满载而归,湛蓝的海水一波又一波地给鹭岛的先民带来取之不尽的海鲜。后来,人民政府把铁路修到了文灶,于是文灶的孩子不但“讨小海”,还“捡火车”,能下能上,火车皮卸下的原木,他们就剥下原木上的树皮,回家给母亲当燃料;火车头清下的煤渣,他们就捡拾其中的焦炭,卖给打铁的师傅换点小钱零花……

    一头汗酸,满身痱子,文灶的孩子顾家爱家;提篮小卖,出没街巷,文灶的孩子早早当家;当文灶田野的芝麻都长成林立的高楼大厦,文灶的孩子化成了鹤发童颜的老爷爷,朗声述说着当年文灶的童话。如今老爷爷依旧以开口闭口“麻灶”引以为傲,似乎那是留在语音里的厦门原住民的身份证。

    文灶对我们厦大人也绝不陌生,从厦大到火车站的1路车,是老厦门当年仅有的三路公交车之一,来来去去文灶都乃必经,“文灶到了”少说我也听了60年,连耳朵都听出老茧来。所以那天陈英灿先生约我到文灶路某某号的普洱茶行喝茶,问我知道地点吗,我差点笑出声来。不过我笑得太早一点,相约的时间到了,我在“文灶站”下了公交车,就找起了“文灶路”,边走边问,问了多位路人,居然无人知晓,真是奇耻大辱呀,我堂堂一位土生土长的厦门郎,居然身在文灶而摸不着“文灶路”何在?我有点堵气地四处乱走,突然一个路标直挺挺地插在路边,白字蓝底三个方块赫然在目——“文灶路”,活似一个“老顽童”与我“捉迷藏”!

    这仅仅是老街带给我惊喜的开始而非结束,整条文灶路顶多五百米,而五百米的路两边植满了厦门的市树凤凰木,而这些密植的凤凰木株株满树繁花其绽放,今年是凤凰花盛开的大年,凤凰花把整条文灶路织出一个花的长廊,且落英缤纷!有谁知道,在车水马龙的厦禾路内里,居然蛰伏这么一条千朵万朵凤凰红的“文灶花街”,真怀疑是当年的筼筜渔火幻成了如今红黄相间的花朵?

    路边有一个全身行囊的摄影爱好者正不停地咔擦咔擦,像一头不倦的工蜂在采集蜜糖,不时还有路人掏出手机拍照,人们都因文灶路热闹的花事而陶醉而惊喜而想与他人分享,我也忘情地站在花街的中央,仰头闭目,再睁开眼镜,尽情地让千朵万朵红黄相间的凤凰花色流进眼帘,冲入心湖而花浪激荡。我几乎都忘记了我是到文灶路来喝普洱老茶滴,因茶而花也罢,见色忘友也罢,此时此刻的我不正是在豪饮一壶文灶的花茶?!

    在文灶路的茶行里品饮普洱老树茶的时候,我一直心不在焉,沉醉在门外凤凰花的一街怒放,文灶花街的一侧此刻已经围上挡板,有一个房地产项目正大举开发,我耳听茶老板讲述由于古树茶一树难求,过度采摘已经危及云南古茶林本身,多愁善感的我居然无厘头的杞人忧天:文灶哟文灶,你早早就失去了“筼筜渔火”,你可再不能失去这“一街凤凰”!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