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ngqiwu 2018-05存档 - 郑启五品茶 - 海峡博客 - 厦门网 - Powered by X-Space
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骄阳烈日下的金门迎城隍大巡游

    2018-05-31 16:07:14

       厦门金门两城城隍庙同为明代江夏侯周德兴奉命敕造,故有两城“城同根,神同源”之说,共同传承城隍文化中爱国护民、公忠正直、扬善弃恶的民间大义。

    2018年5月26日,赤日炎炎,金门隆重举办迎城隍民俗文化大巡游,厦门城城隍庙受邀赴金共襄盛会;厦门城城隍庙勅封陈忠愍公(陈化成将军)赴金巡安,由厦门城城隍庙百人团护送圣驾抵达金门,我有幸名列嘉宾应邀随同,一路亲身体验这次金门浯岛城隍爷巡安绕境游庆典。巡安绕境阵势连绵数里,沿途街头巷尾处处人头攒动,锣鼓声鞭炮声不绝于耳,盛况空前;更有城隍粉阁、文武判官、南管乐队、香灯、乡老、道士、香担、神驹、十音、天女等多支队伍共同参加,举香信徒成千上万,场面极为壮观,一时间仅仅三万常驻人口的金门城仿佛比三百万人口的厦门市还要热闹!金门县年年为此公休一天,因为城隍爷而放假,中华大地独此一家?


    出巡日艳阳高照,赤日炎炎似火烧,我们厦门城城隍庙阵头12点半出发,与各路巡游队伍汇合浯岛城隍庙,然后冒着骄阳穿街走巷,走走停停,烈日下巡游的时间长达4个多小时。庙方见老夫年老色衰,便告知如果体力不支,随时可以退出;我大言不惭:“没有问题!”其实自我估摸,还是很可能有问题滴,因为本人上回一连数小时在烈日下爆晒的往昔可以追溯到50年前在闽西农村上山下乡的经历,而近四十多年来印象中没有如此长时间地亲近夏日火球!然而连我自己都感到惊奇,烈日下行走4个多小时,我居然脚步轻盈,兴致勃勃,没有丝毫不适,更谈不上任何中暑症状!


    从精神层面分析,我得把平安无事原因首先归功于两门城隍爷的护佑;而就生理原因而论,那可是接地气的金门茶保驾护航:巡游路上金门乡亲百姓设立数以百计的奉茶处,由于巡游大队神龙不见首尾,一路表演一路行,巡游总处于走走停停的状态,只要我们脚步一停,路边奉茶处即刻有志工送上茶来,这些志工男女老少都有,看着一头白发的金门老妪把茶水端到面前,想到自家老娘,我泪水几度模糊了眼眶!在一个长巷拐弯处,更有一住家占据有利地形,奉茶不断,妈妈负责往小杯里斟茶,一对三、五岁的小姊妹端着茶盘轮番奉茶上前,让我们满心爱怜与不舍…


    喝茶流汗,流汗喝茶,身着的体恤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一路上我感觉体内进行的是一场驱热排毒的大循环。我注意到一路喝的茶水有热茶、凉茶和冰茶,有幽香高山茶,也有袋泡乌龙茶,而盒装茶有三种:红茶、绿茶,以及台湾特有的泡沫绿茶;药茶中不仅有地道的青草茶,还有耳熟能详的“一条根”……,我这个四处蹭茶的老茶仙,还从来没有在同一个时段接二连三喝下如此多品类的中国茶。肚子哟,我来者不拒的茶水肚,在如火如荼的桑拿浴里,成为维护代谢平衡的压舱石!


    记住这一天这一刻,2018年5月26日金门迎城隍大巡游,我在金门用脚逐一丈量金城镇街巷,货真价实的“走透透”;同时一路品饮金门乡亲百家茶,人生几何,夫复何求?金门厦门门对门,金门奉茶的乡亲看见我们厦门郎总是格外亲,乡音浓浓“厦门朋友请淋茶”,茶不醉人人自醉!喜看两门喜相逢,厦门城城隍爷陈忠愍公(陈化成将军),您老也醉了吗?!













  • 金门微风海恋民宿

    2018-05-28 15:30:57


  • 护送城隍爷 巡游到金门

    2018-05-28 08:04:41


  • 《鹭风报》上吃米粉

    2018-05-18 16:33:38

  • 昨天的大暴雨

    2018-05-08 09:02:24

    昨天中午厦门本岛下了大暴雨,偏偏遇上我在翔安校区有课,于是不得不在雨最大的时候出门,否则一旦错过学校班车,就要误事。那雨真大,说是倾盆大雨乃至倾缸大雨都不足为过。可我记得很清楚,气象台的预报谦虚得很,说是“有小雨”,我原本还懒得打伞,可现在雨衣加雨伞,不足50米的路段,还是被淋成落汤鸡!

    我被淋成“落汤鸡”事小,问题是厦大和环岛路很多地块变成了水汪汪的一片泽国,交通中断,厦大西门积水最深时漫到成人的半身。

    我在雨中等了50分钟,最后从手机上获得信息,下午翔安校区停课,现在看来,停课决定是非常果断的,再晚几分钟我恐怕既要被困在环岛路上了!

    这场大暴雨让厦门岛猝不及防,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我们的气象预报实在太令人失望了!气象预报成了振振有词的事后诸葛亮,究竟是红色预警还是红色报警?!

    这场大暴雨并没有遇上什么天文大潮,连满潮都还差好几个小时,可地处海岸边的环岛路和厦大校园却被淹得如此惨不忍睹,我们看不见的地下究竟有没有有效的排水系统,还是老这么“顺其自然”?我的怀疑不是没有根据滴,我在赣州旅游时遇上暴雨,却未见老城有任何积水,原来是宋朝一位叫刘彝(1017-1086)的福建老乡在赣州为官时,依照地势,设计修建了名为‘福寿沟’的城市排水系统,造福百姓900多年了,至今仍发挥着极为有效的排水作用!”

    下水道检验着一个城市的良心,此言不虚,扪心自问吧,有关部门! 


     



  • 29年弹指一挥间

    2018-05-07 17:14:11

  • 话说优惠换乘

    2018-05-02 07:51:21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