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课后奇遇“铁罗汉”

    2018-07-20 16:13:15

    遭遇厦门公务员“培训超市”,甚感有趣,“超市”把培训的各类讲座,注明内容与时间,公开摆放出来,任由被培训的公务员根据自己的工作安排及兴趣点选,毎讲点选限制200人,满了就开讲,与厦大学生的选修课制度有点像。我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将“要我学”变成“我要学”,是培训学习方式一种实事求是的改进。我的讲座《中国茶文化与养生的思考》也出现在“培训超市”的“货架”上,200个名额很快就“销售一空”。

    老夫首次在“培训超市”开讲,于是默默告诉自己,一定对得起学员的信任,不巧遇上厦门港片区道路改造全面破路,因为担心堵车,我提前一个小时赶到讲课地点——厦门人才服务中心。我事前备课充分,全部内容烂熟于心,坚决谢绝照本宣科,没有一个字的讲稿,没有任何PPT的图文提示。我马不停蹄地讲了近两个小时,然后挺进提问环节。

    培训课结束时,学员自发鼓了掌,有不少学员还围上讲台,或提问或合影,我累,口干舌燥并快乐着!“超市”的管理员问我怎么回家,是自驾还是打的?我坦诚是绿色出行——老人卡!

    有位围观的学员一听我要乘公交,立马就说她家人在公交站点附近开有一家茶叶店,能否请我到他们小店里喝口茶。我犹豫片刻,还是答应了,眼下茶叶实体店大多举步维艰,我就顺路给个支持吧。

    店家在金桥路上,叫“聚贤堂”,装修得古色古香,主营高端的武夷岩茶四大名枞——大红袍、铁罗汉、白鸡冠与水金龟。店主是国家高级评茶师,退休之后发挥识茶懂茶的专业强项,驾轻就熟自然不在话下。他问我喝什么茶?我随意,来泡“铁罗汉”老茶。岩茶久存放,味道有陈香。


    口干舌燥用上这等好茶解渴,似乎多少有些可惜了,无论是曹雪芹还是鲁迅,都倾向于解渴无需用好茶。但我以为那都是有特殊的环境与背景滴,口渴不口渴其实不是品茶的关键,用心才能把握好茶滋味的根本。但口渴时味蕾更敏感,因而口渴喝茶茶更香!果不其然,“铁罗汉”茶骨子里的醇厚幽香诱得老夫满口生津,一时神清气爽,飘飘欲飞,如入仙境,好茶的茶气得到了淋漓尽致的挥发。我突然记起,上一回喝“铁罗汉”还是在30年前,留下一题散文《鹰嘴岩下访茶家》(收入我的茶散文选《把盏话茶》一书),前后恍若《秋翁遇仙记》天上人间感觉。更加妙不可言的是,当年也是在口干舌燥的状态下品饮的“铁罗汉”,真可谓“聚贤堂里会罗汉,一杯一杯有缘香”啊!


  • 厦门地铁可乐,牛头不对马嘴

    2018-07-19 08:59:23

    开通不久的厦门地铁1号线,在车厢的内装饰上一直十分用心,可不,近来在车厢的地板上喷涂的各个不同时代小朋友的最爱,以期唤起不同年龄段的男女老少对童年的回味。不过在1963年的年份下,标出了“汽水”两字,并配上一瓶“可口可乐”的插图,还有文字——“没有那一口浮着冰渣的可乐,夏天是不完整的”,真是牛头不对马嘴!


    作者自以为汽水就是可乐,抑或可乐就是汽水,可在1963年的中国大陆根本就没有“可口可乐”这个概念,甚至基本上就无从知晓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可口可乐”的碳酸饮料。


    1963年我们少先队员经常上街游行,高喊支持古巴人民或越南人民发对美帝国主义!那个时代美国封锁中国,中美之间没有半毛钱的买卖,“可口可乐”这种含有美帝国主义元素的饮料一瓶也别想混进祖国的大门!


    但汽水确实是当年流行的饮料,几乎所有食杂店都有汽水出售,印象中是一瓶一角钱,但必须退瓶,瓶子是不可以带走的。汽水有菠萝汽水、桔子汽水和香蕉汽水,还有一种味道有点怪怪的叫“沙士汽水”,汽水的流行衍生了儿童玩汽水瓶盖的游戏。


    我是在1983年31岁的时候才在汕头见到第一瓶“可口可乐”,三个人共喝一瓶,小小的一瓶好像是9毛钱,此后洋饮料才逐渐泛滥中国市场,厦门地铁张冠李戴,把“可口可乐”足足提前了20年推向厦门童年!


  • 蹭喝“紫笋”未遂记

    2018-07-19 08:56:19

    好茶随缘,我一直这么以为并身体力行,且屡试不爽,每每得逞,唇齿留香。这回奇遇“紫笋”绿茗,求喝未遂,平生首例,故做一文,以备淡忘。

    厦门文联举办一个文学研讨班,待遇不错,包午休和午餐,以提高研学效果。不过《开班通知》最后一条是“绿色环保,请与会诸君自带茶杯”,有人不大理解,我可举双手赞成,一个班20个学员5天最少要喝掉100个纸杯,太浪费了,我多年前曾有随笔《请自带一只小茶杯》,还在人家《闽北日报》茶文化征文上获奖呢,呵呵,可见“狗熊所见略同”。

    其实不仅是“绿色环保”,好茶一旦沦落纸杯,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可谓《红楼梦》妙玉尼姑所言“饮牛饮骡”的蠢物了。纸杯味对茶气无疑是一种赤裸裸骚扰,令好茶大打折扣!

    开班那天,只见学员男女老少一应俱全,人手一只自带的茶杯各显特质:金属的、陶瓷的、塑料的,且各拥茶香,也是一道有别于学校课堂的景色,成为课余时间我津津扫视的小品。

    后排桌上一只玻璃桶杯吸住我的目光,只见那杯中茶的芽叶细嫩、芽形如笋、汤色清亮,茶叶舒展后呈兰花状;好茶,好茶,我一眼就看出它与众不同的品味,令我昏花的老眼顿时炯炯有神!厦门人喝茶,不是“铁观音”就是“大红袍”,偶尔也有普洱客串,但绿茶就少见了,如此顶尖的绿茶更是凤毛麟角。我忍不住大呼一声:这是谁的茶杯?“我的”,有一美女同学低声认领,佳茗似佳人哟,佳人如佳茗。“您这是何款佳茗?”我重茶轻色,直奔主题。“紫笋,浙江长兴的紫笋”,“给我一泡吧,”我倚老卖老,志在必得,要知道在厦门能撞上“紫笋”的概率简直就低于万分之一,绝对凤毛麟角。“这茶是家里泡过来的,那要等明天喽”她如是说。      我一时蹭茶不成,几分遗憾又几分期待。隔天课前,她没有忘记承诺,郑重递来一个纸箔袋的茶叶,说是昨天的茶因为已经开封,送不出手,所以拿一封新茶相赠。这下我有点不好意思了,明摆着已经超出蹭茶的范围了,但也不敢客气,人家诚心诚意,惟有谢声连连。

    我先用一点温水醒茶,轻轻地摇晃着我的白瓷杯,接着把鼻孔堵在杯口,令淡淡幽香钻入鼻腔,然后悬壶高冲,注入沸水,一枪一旗尽开放,喝得很爽并遗憾着,我知道这是今春顶级的龙井,但不是“紫笋”,尽管身价和名气都与紫笋难分伯仲。

    据载,紫笋产于浙江长兴顾渚山一带。“紫笋一名,由陆羽《茶经》“紫者上,笋者上”而得名,它又被称为湖洲紫笋、顾渚紫笋。被历代文人誉为“茶中极品”。从唐代开始,经过宋、元,至明末,连续进贡876年,被称为中国贡茶之最。紫笋茶赖以生长的顾渚山属低山丘陵,坡度平缓,植被丰富,土层厚,有机质含量高,适宜茶树生长。顾渚山因处于良好的小气候条件,从而孕育出流芳千年的紫笋茶……

    我想我与紫笋的缘分还没有修到,擦肩而过或许会让下次遇见更有回味……




  • 江头喝普洱

    2018-07-18 07:03:37

      开通了地铁1号线,原本有点远的江头似乎也近在咫尺,我偷闲到那里转转,惬意的脚步越发轻盈,走街串巷,高楼大厦栉比鳞次,店家连着店家,幼儿园依偎小学校园,宜居且养人,社区的成熟度宛若七月果园里的荔枝。

    在江头公园走累了,就想到附近“鹭岩茗茶”讨口茶喝。前几天,我应邀出席“厦门茶业商会”主办的“厦门茶王争霸赛”颁奖典礼,留下很深印象。“鹭岩茗茶”掌门人张荣生就是厦门茶业商会会长,风生水起的赛事都是他老兄一手策划的。

    改革开放以来,厦门茶行业风起云涌,英雄辈出,“鹭岩”乃其中之一。记得1997年厦门首次茶王赛,乌龙茶茶王是一款“毛蟹”,拍出七万二的天价,我的茶散文《一壶饮下“万元茶”》收入《把盏话茶》一书,权当备忘,青年张荣生可是当时茶王赛最年轻的评委。他老兄见证了新时期厦门历次茶王赛,大浪淘沙,如今稳坐厦门首席评茶师的交椅,可谓实至名归。

    近年张荣生凭着对茶市场的精准判断,以及对茶品质的稳健把握,亲赴云南,开发并监制生熟两款古树普洱茶饼——《冰岛贰零壹陆》和《一带一路.海丝情》,品饮、珍藏两相宜,深得茶人茶客的追捧,我也爱不释手。手捧古树茶,我喜欢把鼻孔紧贴茶饼的绵纸,尽情嗅闻普洱原香。茶叶茶饼千包装万包装,总不抵绵纸纸一张。记得儿时父母亲购得散茶归,我总要争得放置权,将茶米徐徐倒入茶叶罐,余下的那张带着茶香的绵纸就归我嗅闻赏玩,心生爱怜,如沐甘霖……

    张荣生监制的古树生普茶饼,茶汤金黄透亮,茶味正,茶气足,不仅喝得适口,而且舒服,我一直以为适口即好茶,而舒服才是饮茶的最佳境界。适口是前提,舒服为享有,在品饮的流程里,二者相辅相成!我们边喝边聊,厦门茶界往事如数家珍,我俩曾经一起结伴到永春牛姆林品茶评茶,转眼竟已是十二年前的往事……,白驹过隙,光阴荏苒,好茶好朋友,寸金寸光阴!

    江头喝普洱,喝得尽兴,喝得心满意足,喝得日落晚霞红!


  • 参加厦门茶商协会“中国好茶”茶王争霸赛颁奖典礼

    2018-07-06 22:00:00

  • 两岸新新闻,话说老漂族

    2018-07-05 16:48:11

  • 听课文,不含糊

    2018-07-05 16:39:22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