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茶圣光临

    2018-07-31 22:02:21

  • 《国家记忆》让我想起《中国登山运动》

    2018-07-28 16:41:16


    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国家记忆》系列节目我喜欢,它以“为国家留史,为民族留记,为人物立传”为宗旨,“展现重大历史事件、各领域重大工程建设、揭秘重大决策背后的故事、讲述各阶层各时代代表性人物,记录讲述党的奋斗史、创业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探索史、改革开放进程史”。《国家记忆》融合珍贵历史资料、逼真三维动画、极具科技感的历史场景穿越等多种视觉元素,带领观众重返历史现场,触摸有温度的历史”

    在《中国登山队征服珠穆朗玛峰》一集里有时任国家体委主任贺龙元帅在庆功大会上讲话的历史镜头及历史原声,十分珍贵。但如果能把当年即1965年发行的《中国登山运动》特种邮票一套五枚也切入镜头,成为这部文献纪录片珍贵的历史资料的重要构成,那就一定能为丰富该片的表现手段添砖加瓦。这套由泉州人万维生设计的邮票堪称中国一套风格独特的精品邮票,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艺术魅力依然不减当年!

    其实很多邮票就是镌刻在“国家名片”上的“国家记忆”,始终是回顾历史的重要艺术载体和历史文献,雕刻版的《中国登山运动》尤为当之无愧!


  • 诏安一碗“猫仔粥”

    2018-07-23 09:34:54

          

       碗是青瓷大圆碗,粥是汤泡干饭团,诏安一碗“猫仔粥”愣是在闽粤边区,折腾得风生水起,吃鲜喝鲜,令平民百姓大呼过瘾。

    盛夏时节到诏安一游,准备吃了“猫仔粥”再打道回府,我以为“猫仔粥”我是吃过了,但具体滋味如何,却没有半点记忆,我分析,应该是眼睛和耳朵吃够了,而嘴巴根本还尚未启动。

    过去到诏安,酒足饭饱,吃的是乌叶荔枝,尝的是眼镜蛇火锅,无论是剥吃荔枝的时刻,还是涮蛇肉蛇皮的当头,总有诏安朋友聊起“猫仔粥”的传说,大致有三个版本:贫贱夫妻恩爱版,孝子尽孝母亲版,以及皇帝落难路途版,说的都是剩饭剩菜熬的粥,歪打正着味道好。可惜三个版本听上去都不怎么开胃,让我失之交臂到如今。大凡关于美食古早味的民间传说,都喜欢拉上皇帝说事,皇帝都说好吃,您难道不说好,一派奴才本色。诏安关于“猫子粥”其他的个版本,呛声美食“百姓说”,至少安慰了我对“皇帝说”千篇一律的耿耿于怀。

       这次到诏安,本来是打算返厦半路到“天福茶园”用快餐的,但主人盛请相邀,说是喝一碗“猫仔粥”再走吧,于是在诏安城华灯初上的时分,我把一大碗“猫子粥”吃喝得一干二净!

    “猫子粥”必须现煮,这就让我有幸抓了一个“现行”:锅底就是干饭开水,与其说是“粥”,不如称为“上海泡饭”,因为泡饭的汤水一点粥的粘稠度都没有,但美味恰恰就爆发于这一点粘稠度都没有的汤水里,虾仁、海蛎、猪肝、肉丸、鱿鱼、香菇等款款轻装上阵,竞相跃入滚沸的汤水里,片刻就大功告成,荤素浑然一汤,鲜美鲜煞人!上桌后再佐以蒜酱、胡椒粉和芹菜珠,即便最挑剔的食客,也顷刻被调解的半点脾气也木有!

    虾红、鱼白、肝褐、芹绿,一碗海色山光的“猫子粥”让我想起诏安一座依山面海古榕环抱的明代关帝庙,“庙宇不在大,只要显灵,美食不贪多,一碗就行”:诏安“猫子粥”连煮带吃,快,却鲜美着,营养着,我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皮,胃袋舒爽,山海交响,一路回味到厦门:诏安的蛇肉火锅显然是受广东饮食文化的影响,而“猫子粥”才是绿色诏安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的原汁原味!

  • 课后奇遇“铁罗汉”

    2018-07-20 16:13:15

    遭遇厦门公务员“培训超市”,甚感有趣,“超市”把培训的各类讲座,注明内容与时间,公开摆放出来,任由被培训的公务员根据自己的工作安排及兴趣点选,毎讲点选限制200人,满了就开讲,与厦大学生的选修课制度有点像。我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将“要我学”变成“我要学”,是培训学习方式一种实事求是的改进。我的讲座《中国茶文化与养生的思考》也出现在“培训超市”的“货架”上,200个名额很快就“销售一空”。

    老夫首次在“培训超市”开讲,于是默默告诉自己,一定对得起学员的信任,不巧遇上厦门港片区道路改造全面破路,因为担心堵车,我提前一个小时赶到讲课地点——厦门人才服务中心。我事前备课充分,全部内容烂熟于心,坚决谢绝照本宣科,没有一个字的讲稿,没有任何PPT的图文提示。我马不停蹄地讲了近两个小时,然后挺进提问环节。

    培训课结束时,学员自发鼓了掌,有不少学员还围上讲台,或提问或合影,我累,口干舌燥并快乐着!“超市”的管理员问我怎么回家,是自驾还是打的?我坦诚是绿色出行——老人卡!

    有位围观的学员一听我要乘公交,立马就说她家人在公交站点附近开有一家茶叶店,能否请我到他们小店里喝口茶。我犹豫片刻,还是答应了,眼下茶叶实体店大多举步维艰,我就顺路给个支持吧。

    店家在金桥路上,叫“聚贤堂”,装修得古色古香,主营高端的武夷岩茶四大名枞——大红袍、铁罗汉、白鸡冠与水金龟。店主是国家高级评茶师,退休之后发挥识茶懂茶的专业强项,驾轻就熟自然不在话下。他问我喝什么茶?我随意,来泡“铁罗汉”老茶。岩茶久存放,味道有陈香。


    口干舌燥用上这等好茶解渴,似乎多少有些可惜了,无论是曹雪芹还是鲁迅,都倾向于解渴无需用好茶。但我以为那都是有特殊的环境与背景滴,口渴不口渴其实不是品茶的关键,用心才能把握好茶滋味的根本。但口渴时味蕾更敏感,因而口渴喝茶茶更香!果不其然,“铁罗汉”茶骨子里的醇厚幽香诱得老夫满口生津,一时神清气爽,飘飘欲飞,如入仙境,好茶的茶气得到了淋漓尽致的挥发。我突然记起,上一回喝“铁罗汉”还是在30年前,留下一题散文《鹰嘴岩下访茶家》(收入我的茶散文选《把盏话茶》一书),前后恍若《秋翁遇仙记》天上人间感觉。更加妙不可言的是,当年也是在口干舌燥的状态下品饮的“铁罗汉”,真可谓“聚贤堂里会罗汉,一杯一杯有缘香”啊!


  • 厦门地铁可乐,牛头不对马嘴

    2018-07-19 08:59:23

    开通不久的厦门地铁1号线,在车厢的内装饰上一直十分用心,可不,近来在车厢的地板上喷涂的各个不同时代小朋友的最爱,以期唤起不同年龄段的男女老少对童年的回味。不过在1963年的年份下,标出了“汽水”两字,并配上一瓶“可口可乐”的插图,还有文字——“没有那一口浮着冰渣的可乐,夏天是不完整的”,真是牛头不对马嘴!


    作者自以为汽水就是可乐,抑或可乐就是汽水,可在1963年的中国大陆根本就没有“可口可乐”这个概念,甚至基本上就无从知晓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可口可乐”的碳酸饮料。


    1963年我们少先队员经常上街游行,高喊支持古巴人民或越南人民发对美帝国主义!那个时代美国封锁中国,中美之间没有半毛钱的买卖,“可口可乐”这种含有美帝国主义元素的饮料一瓶也别想混进祖国的大门!


    但汽水确实是当年流行的饮料,几乎所有食杂店都有汽水出售,印象中是一瓶一角钱,但必须退瓶,瓶子是不可以带走的。汽水有菠萝汽水、桔子汽水和香蕉汽水,还有一种味道有点怪怪的叫“沙士汽水”,汽水的流行衍生了儿童玩汽水瓶盖的游戏。


    我是在1983年31岁的时候才在汕头见到第一瓶“可口可乐”,三个人共喝一瓶,小小的一瓶好像是9毛钱,此后洋饮料才逐渐泛滥中国市场,厦门地铁张冠李戴,把“可口可乐”足足提前了20年推向厦门童年!


  • 蹭喝“紫笋”未遂记

    2018-07-19 08:56:19

    好茶随缘,我一直这么以为并身体力行,且屡试不爽,每每得逞,唇齿留香。这回奇遇“紫笋”绿茗,求喝未遂,平生首例,故做一文,以备淡忘。

    厦门文联举办一个文学研讨班,待遇不错,包午休和午餐,以提高研学效果。不过《开班通知》最后一条是“绿色环保,请与会诸君自带茶杯”,有人不大理解,我可举双手赞成,一个班20个学员5天最少要喝掉100个纸杯,太浪费了,我多年前曾有随笔《请自带一只小茶杯》,还在人家《闽北日报》茶文化征文上获奖呢,呵呵,可见“狗熊所见略同”。

    其实不仅是“绿色环保”,好茶一旦沦落纸杯,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可谓《红楼梦》妙玉尼姑所言“饮牛饮骡”的蠢物了。纸杯味对茶气无疑是一种赤裸裸骚扰,令好茶大打折扣!

    开班那天,只见学员男女老少一应俱全,人手一只自带的茶杯各显特质:金属的、陶瓷的、塑料的,且各拥茶香,也是一道有别于学校课堂的景色,成为课余时间我津津扫视的小品。

    后排桌上一只玻璃桶杯吸住我的目光,只见那杯中茶的芽叶细嫩、芽形如笋、汤色清亮,茶叶舒展后呈兰花状;好茶,好茶,我一眼就看出它与众不同的品味,令我昏花的老眼顿时炯炯有神!厦门人喝茶,不是“铁观音”就是“大红袍”,偶尔也有普洱客串,但绿茶就少见了,如此顶尖的绿茶更是凤毛麟角。我忍不住大呼一声:这是谁的茶杯?“我的”,有一美女同学低声认领,佳茗似佳人哟,佳人如佳茗。“您这是何款佳茗?”我重茶轻色,直奔主题。“紫笋,浙江长兴的紫笋”,“给我一泡吧,”我倚老卖老,志在必得,要知道在厦门能撞上“紫笋”的概率简直就低于万分之一,绝对凤毛麟角。“这茶是家里泡过来的,那要等明天喽”她如是说。      我一时蹭茶不成,几分遗憾又几分期待。隔天课前,她没有忘记承诺,郑重递来一个纸箔袋的茶叶,说是昨天的茶因为已经开封,送不出手,所以拿一封新茶相赠。这下我有点不好意思了,明摆着已经超出蹭茶的范围了,但也不敢客气,人家诚心诚意,惟有谢声连连。

    我先用一点温水醒茶,轻轻地摇晃着我的白瓷杯,接着把鼻孔堵在杯口,令淡淡幽香钻入鼻腔,然后悬壶高冲,注入沸水,一枪一旗尽开放,喝得很爽并遗憾着,我知道这是今春顶级的龙井,但不是“紫笋”,尽管身价和名气都与紫笋难分伯仲。

    据载,紫笋产于浙江长兴顾渚山一带。“紫笋一名,由陆羽《茶经》“紫者上,笋者上”而得名,它又被称为湖洲紫笋、顾渚紫笋。被历代文人誉为“茶中极品”。从唐代开始,经过宋、元,至明末,连续进贡876年,被称为中国贡茶之最。紫笋茶赖以生长的顾渚山属低山丘陵,坡度平缓,植被丰富,土层厚,有机质含量高,适宜茶树生长。顾渚山因处于良好的小气候条件,从而孕育出流芳千年的紫笋茶……

    我想我与紫笋的缘分还没有修到,擦肩而过或许会让下次遇见更有回味……




  • 江头喝普洱

    2018-07-18 07:03:37

      开通了地铁1号线,原本有点远的江头似乎也近在咫尺,我偷闲到那里转转,惬意的脚步越发轻盈,走街串巷,高楼大厦栉比鳞次,店家连着店家,幼儿园依偎小学校园,宜居且养人,社区的成熟度宛若七月果园里的荔枝。

    在江头公园走累了,就想到附近“鹭岩茗茶”讨口茶喝。前几天,我应邀出席“厦门茶业商会”主办的“厦门茶王争霸赛”颁奖典礼,留下很深印象。“鹭岩茗茶”掌门人张荣生就是厦门茶业商会会长,风生水起的赛事都是他老兄一手策划的。

    改革开放以来,厦门茶行业风起云涌,英雄辈出,“鹭岩”乃其中之一。记得1997年厦门首次茶王赛,乌龙茶茶王是一款“毛蟹”,拍出七万二的天价,我的茶散文《一壶饮下“万元茶”》收入《把盏话茶》一书,权当备忘,青年张荣生可是当时茶王赛最年轻的评委。他老兄见证了新时期厦门历次茶王赛,大浪淘沙,如今稳坐厦门首席评茶师的交椅,可谓实至名归。

    近年张荣生凭着对茶市场的精准判断,以及对茶品质的稳健把握,亲赴云南,开发并监制生熟两款古树普洱茶饼——《冰岛贰零壹陆》和《一带一路.海丝情》,品饮、珍藏两相宜,深得茶人茶客的追捧,我也爱不释手。手捧古树茶,我喜欢把鼻孔紧贴茶饼的绵纸,尽情嗅闻普洱原香。茶叶茶饼千包装万包装,总不抵绵纸纸一张。记得儿时父母亲购得散茶归,我总要争得放置权,将茶米徐徐倒入茶叶罐,余下的那张带着茶香的绵纸就归我嗅闻赏玩,心生爱怜,如沐甘霖……

    张荣生监制的古树生普茶饼,茶汤金黄透亮,茶味正,茶气足,不仅喝得适口,而且舒服,我一直以为适口即好茶,而舒服才是饮茶的最佳境界。适口是前提,舒服为享有,在品饮的流程里,二者相辅相成!我们边喝边聊,厦门茶界往事如数家珍,我俩曾经一起结伴到永春牛姆林品茶评茶,转眼竟已是十二年前的往事……,白驹过隙,光阴荏苒,好茶好朋友,寸金寸光阴!

    江头喝普洱,喝得尽兴,喝得心满意足,喝得日落晚霞红!


  • 参加厦门茶商协会“中国好茶”茶王争霸赛颁奖典礼

    2018-07-06 22:00:00

  • 两岸新新闻,话说老漂族

    2018-07-05 16:48:11

  • 听课文,不含糊

    2018-07-05 16:39:22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