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去八号楼喝茶

    2018-06-26 16:05:03

           那天在厦门宾馆附近的酒家吃海鲜,吃了我最喜欢的煎蟹。那蟹煎得十分到位,不露半点焦黄,就大功告成,把一肚子蟹膏蟹肉的原汁原味都紧收到位,蟹味浓郁而鲜美,蘸点黑醋,佐以啤酒,实乃人间至味!友人劝我,年事偏高,啤酒海鲜还是少沾为妙,我却心中有数,胸有成竹,半个世纪饮茶无数,老胃有了经年的茶总量垫底,痛风企图缠身谈何容易!

    酒足饭饱,打道回府前陈清福兄建议到八号楼喝茶,于是客从主便。依山而建的厦门宾馆以别墅式的建筑为特色,高低错落,曲径通幽,但总体规模较小,大型会议难以承接,于是后来有了风格迥异八号楼,楼顶高怀先生“厦门宾馆”四字墨宝,把身宽体胖的楼体点染得墨香幽幽。

    “厦门宾馆”其实是很亲民的,但守本分的市民大多对它敬而远之,像我等随意出入的不速之客,似乎并不多见,这也正好契合了大堂茶馆那幽静氛围。女茶主询问喝点什么?我点了名枞水仙,老同学杨廷生老茶友张列权为推广水仙茶不遗余力二十余载,我多少被他俩潜移默化。

    各地宾馆的大堂里开设茶馆或咖啡厅,早已司空见惯,没有了反倒觉得空落落不大正常,八号楼大堂的茶馆装修得古色古香,壁上的一幅荷叶图“出污泥而不染”,与高高在上的高怀老先生墨宝相得益彰。该茶馆布局精巧,几个包厢别有洞天,品茶聊天,不胜优雅。

    水仙名枞汤色橙黄,老夫轻轻啜上一口,滋味醇厚回甘,满口兰花之香;女茶主端庄大方,说茶泡茶隐含几分妙玉的机敏,弥散着名枞成熟迷人的韵香,让饮茶人颇有宾至如归之感。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我一时沉浸茶汤,竟淡忘了晚宴的煎蟹之美……

    到八号楼吃茶,从来佳茗似佳人,见色忘友从来没有,“见茶忘蟹”确有其事!



  • 愿君多实寄,此物最相思

    2018-06-23 18:30:45

        纪敏三先生是台湾中华文物邮学会副理事长,生前默默地为闽台集邮文化的交流贡献良多。2018年6月13日是他逝世一周年的日子,闽南漳泉厦的邮友在厦门集邮协会举办追思会,敏三先生的遗孀洪月梅女士在台湾中华文物邮学会理事长孙国光伉俪的陪同下,专程从台湾赶来参加。

    追思会上,两岸邮友争相发言,往昔的一枚枚封片戳唤起各位情思绵绵的念想,大家逐一在追思会的纪念邮品上签名留念,并一致表示要继续推进海峡两岸集邮文化的交流,场面十分感人。敏三兄九泉有知,定当含笑微微。

    面对此情此景,笔者十分感慨,回味敏三兄的书画佳作以及往昔惠赠惠寄的一枚枚文绉绉的纪念封片,情不自禁在心里吟诵起王维的《相思》,备感邮品就是我们邮迷心目中的“红豆”:“封戳生两岸,春来发几枚,愿君多邮寄,此物最相思”。

     此岸,彼岸,枚枚封片紧相连;邮品,人品,闽台邮友一家亲。

     


  • 在茶卡盐湖湛蓝的天空下

    2018-06-22 19:32:06

    去年初夏六月,爽风爽歪歪,我先随厦门大学的老校友去了烟台,到樱桃园狂吃樱桃;然后再与厦门演武小学的老同学去了西宁,到蒙古族牧民家里吃了烹全羊。在一马当先津津有味大开吃戒的时候,我始终不忘自己邮迷的初心,于烟台蓬莱市的蓬莱阁景区和青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乌兰县茶卡镇的茶卡盐湖景区分别撕下了门票上的邮资明信片,实寄给自己,无意中对两地的邮政服务进行了抽样对比,顺带履行俺国家邮政特邀监督员的义务。

    有“人间仙境”之誉的蓬莱阁景区,其邮筒就设在景区检票口边上不足十米之处,醒目且方便;自称“天空之镜”的茶卡盐湖,其邮筒则隐藏在景区旅游品露天市场里,如果不多个心眼,极易失之交臂。

    两款门票明信片都是超小的125毫米x78毫米,极为娇俏,且皆为80分普通邮资,但万里托付,安然无恙,我回家后双双收悉,邮递质量可圈可点。

    蓬莱片是6月3日上午投邮,销盖的是“山东蓬莱”6月5日的邮政日戳,当地邮局显然没有履行邮筒上每日下午3点收邮的时间承诺;而茶卡片是6月9日17点投的邮,销盖的是“青海茶卡”6月9日18点的风景日戳,精准无误,“天空之镜”——茶卡完胜“人间仙境”——蓬莱!

    以上文字我贴在我个人微信公众号“厦门郑启五”上,广泛游走于省内外多个集邮群,并发表于我在《集邮报》的个人专栏“功夫茶”。事情一年后,今年的6月23日中国邮政发行《茶卡盐湖》普通邮资明信片1枚,明信片规格125毫米×78毫米,明信片邮票面值80分。远在厦门的我读了这条消息高兴了好几天,为什么?自作多情嘛,因为我曾经为乌兰县的邮政服务点过赞,为青海的风景邮戳加了油,茶卡盐湖湛蓝的天空下有我邮迷的一声赞美,全新的茶卡盐湖邮资图有我热切的期待,我相信今后茶卡盐湖的景点门票用上了茶卡盐湖专用的邮资图,那一定是杠杠滴更上一层楼!


  • 《启五邮谭》八周年

    2018-06-21 18:51:01


  • 当诗情撞上世界杯的激情

    2018-06-17 15:52:33


     

    当世界杯揭幕战在莫斯科卢日尼基体育场打响,我在心里默默地祝愿俄罗斯队能拔得头筹,结果是酣畅淋漓的五比零,真想写一首诗点赞点赞,我突然记起那年世界杯大赛期间,杨钧炜在《厦门日报》“海燕”副刊发表一首题为《阳刚之歌》的“足球诗”,可谓语惊四座!我至今仍认为它是当代中国写足球大赛的新诗中最地道、最动情,最凝练的一首,当诗情撞上世界杯的激情,夜空中将划出一道怎样璀璨的流星?!

    你看,鈞炜兄写道:“这里有黑蜘蛛长臂猿轰炸机三剑客,这里有非洲雄狮欧洲红魔美洲神豹,这里无须冗长讨厌烦琐最忌懦弱,这里阳刚硬朗标悍标准男子汉雄风。”哇噻,头两个“这里”就汇聚了三大洲七支强队各种肤色的球星风采,而后一对“这里”更是敞开双臂把足球的魅力倾泻得痛快淋漓!“哈!光明的阴谋和平的战争友好的撕杀,球是圆的运气是圆的一切都在滚动”如此精彩的矛盾修辞,如此富有哲理的描述,为足球的神奇作了精妙的注脚!

    常识告诉我们,喊口号是新诗的大忌。但杨钧炜反其道而行之,在《阳刚之歌》的结尾,他断然振臂高呼:“呵,神奇!呵,魅力!进取万岁拼搏万岁足球万岁!”他居然成功了,如此“三呼万岁”却入心入肺,因为这是“标准”的球迷之喊,浓浓的球迷之爱啊!

    鈞炜兄逝去多年,但他的足球诗依然激情澎湃,<阳刚之歌>蛰伏在一本名为《厦门情愫》的诗集里,由此诗人的生命与故乡和足球同在!


  • 特雷泽盖的微笑

    2018-06-17 08:42:58

        看了2018年世界杯法国队险胜澳大利亚,却情不自禁想起2002年世界杯法国队败给塞内加尔,那场大战令我最感慨的一瞬不是塞队英雄迪奥普的进球,不是法队门将巴特滋的失手,不是场外齐达内低头的懊丧,更不是长哨一声,西非“打工仔”的“乌合之众”终于得手……

    我没有为这黑人好兄弟初出茅庐的一球小胜而想入非非,眼前始终挥之难去的是法国前锋特雷泽盖魅力无限的微笑:那是上半场22分钟的时候,他那一记漂亮的劲射如闪电一般,纵然黑脸门神席尔瓦有九天揽月的神奇,也断然无奈于这雷鸣的一击!但不巧或万幸,球居然击中了门楣!尽管没有齐达内牢靠的“刀座”,特雷泽盖这把利刃依然青锋如霜!本来这1:0的开局是高垆人的胜利,本来这场世界杯的第一粒进球是法兰西的曩中之物,本来这势在必进的怒射是特雷泽盖千百次旋风般的冲击中又一道耀眼的闪电,本来世界杯的揭幕战就在这道闪电的照耀下顺理成章,但门的横蛮球的浑圆断然改写了一切!

    没有呼天抢地,没有捶胸顿足,没有仰天长叹,没有倒地不起,甚至那两道乌黑的浓眉之间连皱都没有一皱,英武的特雷泽盖只有矜持得近乎腼腆的一笑!感谢我们的转播大师,感谢神奇的卫星线路,就在塞内加尔的门框还在颤抖的第一时间,就赫然为世界了捕捉了法兰西锋线尖刀特雷泽盖最酷的微笑!

    不要只死死盯住世界杯的第一粒进球,不要为黑马的一时得逞而兴高采烈得太早,最初的热闹终将烟消云散,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然而值得品味值得回味值得玩味的是特雷泽盖的微笑,比《泰坦尼克号》英俊小生情爱的微笑更潇洒,多少年之后这微笑依然会香槟酒一样地醇美:这是沙场虎将初露锋芒的微笑,这是冷血杀手小试牛刀的微笑;他在为足球的浑圆而微笑,他在为门框的横竖而微笑;那是千球百进后的泰然自若,他含情脉脉笑别擦身而过的幸运女神,调皮而狡黠地说:“您好,小姐,我们后会有期!”于是乎快乐足球神奇足球魅力足球都闪烁在特雷泽盖这样晶亮的微笑里!

    绿茵场上从来都不缺乏山崩地裂的欣喜若狂,却少有穿越时空的微微一笑,感谢我们的转播大师,感谢神奇的卫星线路,在第一时间,定格了特雷泽盖经典的世纪微笑!

    2018俄罗斯,你也会有这样的微笑吗?


  • 贪生怕死说喝茶

    2018-06-11 11:23:00

     

    鹭江讲坛”是厦门市规格最高的文化讲坛之一,市图书馆的小蔡在安排高考后首个周日讲题时把绣球抛给了我,让我说说茶文化。四年前他主持中国图书馆协会的青年论坛,曾邀请我做过茶话类的讲座,这次则希望我更加高大上一点,谈谈茶文化和养生。

    其实我对茶文化是心怀芥蒂的,讲到中国茶文化,人人都言精深博大,博大好说,七七八八都往里面装,而精深则难言,我逐一询问了陆羽、曹雪芹以及鲁迅,老先生要么含珠不吐,要么王顾左右而言他,要么欲说还休,终究没有一个所以然的回复。

    从质疑中国茶文化的“精深”,我开始了自己的思考,认定几千年前从神农尝百草开始,就奠定了中国茶文化关照人类生命“精深”的基石……

    我侃侃而谈,越说越激动,举例酷爱喝茶的长寿老人张天福和长寿老婆婆童希珠,以及《茶与茶疗》的作者盛国荣,提出了人类生命对接茶树长寿基因的科学幻想……

    九十分钟一气呵成,所有的思考与观点都烂熟于心,我可是没有电脑、没有PPT、没有讲稿的“三无讲师”,让“照本宣科”见鬼去吧,我竭尽全力面对冒雨前来听讲的男女市民,对得起座无虚席的巨大信任,特别是厦门茶文化研究会亲爱的茶友们。

    本文“贪生怕死”绝对是标题党,但我以为,享受着如此甘美的新时光,我们茶友们和市民们又有谁不倍加呵护自己的生命与健康?!来来来,让我们同饮一壶中国茶,有滋有味享受生命的进程,“贪生怕死”共度好时光!



  • 随缘入画一杯茶

    2018-06-06 17:08:18


       北京画家田耘潜心画茶,公众号乃《田耘茶画》,最近推出“文人与茶”十二幅,撷取林语堂、周作人、老舍、阿英、钟敬文、葛兆光、陆文夫、忆明珠、贾平凹、谈正衡以及本人的茶散文十二段文字,做画题字十二幅,气度不凡,其画作在技法上似乎有待深厚,但意境的追求脉气十足,耐嚼耐看茶回甘,“形式既像传统册页又像笺纸,相当于一册图文本小品,雅致精巧,古色古香,可赏可读”,这是我友曹鹏的点评,曹兄茶、画两通,可谓权威之见。

    实话实说,吾平生首次有文字入画,极感新鲜,但茶人自有自知之明,灌木一株跻身名山大川,全凭茶缘。田耘画家素昧平生,拿拙文入画,大概素材源自辽宁教育出版社2011年3月出版茶文选《吃茶去!》。该书编选的是鲁迅、周作人、林语堂、郁达夫、梁实秋等62位现代文人的茶散文73篇,被称为“20世纪茶散文精品大全”,难得我有两文跻身其间,它们分别是《成都文殊院品茶》与《“茶园”的内涵与外延》。后者完成于2006年,记得是年厦门市图书馆要编一本文集,编辑李颖约我写茶文化的文章,一再强调文化味要浓一些。后来这部取名《抒》的文集由厦门鹭江出版社出版。这回此文片段有幸入画,我感恩茶,感恩我一辈子的中国茶。上三炷香,在几千年的中华茶文化面前,我们都是一介顶礼膜拜来去匆匆的茶客!
       我在读袁鹰主编的茶散文选《清风集》曾写有读后感,以“内行”自居,点评名人茶话,且大言不惭道:“名家谈茶的开场白有两大共同点,一是老实,不会喝的就开宗明义坦陈自己是‘大碗茶’,即便是汪曾祺这样的美食家;而绝无像某些‘茶文化抄家’们那撑出的一副博大精深的嘴脸。然而作家能侃,茶之逸事茶之趣闻潺潺而来,令人十分解渴。二是不慎雷同,大多言必称‘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为的是说明茶的重要。笔者实在不敢苟同,‘柴米油盐酱醋茶’是生活的排行榜,把茶排行尾巴,恰恰说明茶连醋都不如!‘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众茶客一旦上了袁鹰的‘清风’号,那就身不由己,势必得在侃茶论饮的擂台上花拳绣腿一番,渐渐笔者看出赛台的趋势:青壮不如长辈,女士不如先生,精妙的茶散文大多为老男的好戏。”信口开河也张狂,直言不讳更少年!


    处暑多品茗,梅雨读闲书,端坐于《吃茶去》及其文绉绉赏心悦目的《田耘茶画》,尽管名家如云,但老衲清茶一杯,欣欣然“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吃茶去》目录

    第一辑 品茶知味
    关于苦茶/周作人/2
    初试美人舌/洛夫/6
    宜兴红茶/叶兆言/9
    碧螺春汛/艾煊/11
    吃茶的心境/车前子/18
    初识铁观音/古清生/24
    寻访大红袍”/王充闾/27
    喝茶/金受申
    /30
    第二辑 文人与茶
    说茶/邓友梅/40
    风庐茶事/宗璞/46
    喝茶/杨绛/49
    文夫与茶/李国文/52
    我们吃下午茶去/董桥/57
    茶性/艾煊/60
    茶诗四题/林林/64
    吃茶文学论/阿英/70
    茶之梦/忆明珠/74
    茶之幸运与厄运/潘序祖/77
    谈茶/吴秋山/83
    古典名著中的茶香/刘心武/87
    茶缘/陆文夫/92
    寒夜客来茶当酒/王春瑜
    /96
    第三辑 名家茶话
    喝茶/梁实秋/110
    喝茶/周作人/114
    俗客谈茶/秦瘦鸥/118
    茶和交友/林语堂/122
    喝茶/鲁迅/130
    喝茶/苏雪林/132
    戒茶/老舍/135
    品茗与饮牛/冯亦代/137
    寻常茶话/汪曾祺/142
    茶在英国/萧乾/148
    /钟敬文/155
    我和茶/叶君健/159


    第四辑 茶馆茶事
    我家的茶事/冰心/164
    坐茶馆/舒湮/167
    大碗茶之歌/绿原/173
    茶园的内涵与外延/郑启五/179

    门前的茶馆/陆文夫/183
    防风神茶/张抗抗/186
    阿婆茶考/陈诏/192
    泡茶馆/汪曾祺/195
    茶淘饭/叶灵凤/204
    茶坊哲学/范烟桥/206
    北平四川茶馆的形形色色/唐鲁孙/210
    茶馆/金受申/216
    老九和老七/方成/229
    茶馆/缪崇群
    /232


    第五辑 天南海北
    惠泉吃茶记/姚雪垠/240
    茶意的江南/谈正衡/245
    成都文殊院品茶/郑启五/249

    水乡茶居/杨羽仪/254
    说广东的叹茶/牧惠/258
    大觉明慧茶院品茗录/季羡林/264
    喝茶/唐鲁孙/273
    碧螺春梦/黄苗子/277……


  • 拙文意外入画

    2018-06-04 07:40:11

    田耘茶画赏析:《文人与茶》

     田耘 田耘茶画 今天

          千古文人一盏茶,难得“壶”图解真谛。自古以来,茶与文人之间有着解不开的情缘。酝思书案,苦茗相伴,宁静致远;高士清谈,佐茶对弈,恬淡悠然……品茶是文人生活中的一件韵事,一瓯香茗在手,浮世亦有清欢。

           茶有道,人无求。田耘茶画《文人与茶》系列将文人之率真与清茗之灵气,凝聚于笔端,以茶入画,茶话人生,阐释出文人与茶的和谐相依……

     

    田耘茶画《文人与茶》系列之一——陆文夫《门前的茶馆》节录:

    每至曙色朦动,鸡叫头遍的时候,对门茶馆店里就有了人声,那些茶瘾很深的老茶客,到时候就睡不着了,爬起来洗把脸,昏昏糊糊地跑进茶馆店,一杯浓茶下肚,才算是真正醒了过来,才开始他一天的生涯。

    田耘茶画《文人与茶》系列之二——周作人《喝茶》节录:

    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 喝茶之后,再去继续修各人的胜业,无论为名为利,都无不可,但偶然的片刻优游乃正亦断不可少。

    田耘茶画《文人与茶》之三——钟敬文《茶》节录:

    的确,再没有比茶馆更能够充分地表现出东方人那种悠闲、舒适的精神了。在那古老的或稍有装潢的茶厅里,一壶绿茶,两三朋侣,身体歪斜着,谈的是海阔天空的天,一任日影在外面慢慢地移过。此刻似乎只有闲裕才是他们的。有人曾说,东方人那种构一茅屋于山水深处幽居着的隐者心理,在西方人是未易了解的。我想这种悠逸的茶馆生涯,恐于他们也一样是要茫然其所以的吧。

    田耘茶画《文人与茶》系列之四—— 林语堂《茶和交友》节录:

    一个人在这种神清气爽,心气平静,知己满前的境地中,方真能领略到茶的滋味。因为茶须静品,而酒则热闹。茶之为物,能引导我们进入一个默想人生世界。

    田耘茶画《文人与茶》系列之五——老舍《戒茶》节录:

    我是地道中国人,咖啡、蔻蔻、汽水、啤酒,皆非所喜,而独喜茶。有一杯好茶,我便能万物静观皆自得。烟酒虽然也是我的好友,但它们都是男性的——粗莽、热烈,有思想,可也有火气——未若茶之温柔,雅洁,轻轻的刺激,淡淡的相依;是女性的。我不知道戒了茶还怎样活着,和干吗活着。

    田耘茶画《文人与茶》之六——忆明珠《茶之梦》节录:

    我只饮用绿茶,一因它的绿,绿是茶的本色;二因它的苦,苦是茶的真味。闻一多诗云:“我的粮食是一壶苦茶。”我断定他这壶苦茶必是绿茶。是绿茶沏出的一壶苦,同时又是苦茶沏出的一壶绿。这茶却又是清淡的,是清淡的绿与清淡的苦的混合。一壶春茗在手,目中有绿,心中有苦,这才能进入境界,成为角色,否则终不能算作茶的知音。

    田耘茶画《文人与茶》系列之七——林语堂先生茶语:

    只要有一壶茶,中国人在哪里都是快乐的。

    田耘茶《文人与茶》系列之八——郑启五《茶园的内涵与外延》节录:

    茶园中以茶会友的大有人在;自带点心,以茶代 餐的,更不乏其人。点心大至包子油条,小至花生米怪味豆, 不一而足。老人们双目半闭,摊坐在大靠背的竹榻上,慢斟细嚼,好一派低消费高享受的早茶乐!我入园随俗,仰靠在 竹椅上, 潇潇洒洒当一回成都人。 虽与‘左邻右舍’脉脉不得语, 却共享着这溢满茶香的晨光。 

    田耘茶画《文人与茶》之九——谈正衡先生之《茶意的江南》节录:

    江南人爱茶,茶在他们眼中是神圣的,会品茶的人都是有涵养的人。所谓一壶清茶可洗十年尘埃,茶的顺其自然的灵性、谦谦君子的风范,更令文人雅士垂爱。水软风轻的江南,它的每一杯苦且清香的茶水,都会将一种灵气与韵味融入你的生命。

    田耘茶画《文人与茶》系列之十 ——葛兆光先生的《茶禅闲话》节录:

     得一“清”字,尚需一个“闲”字。若一杯清茗在手却忙不迭地灌将下肚,却又无半点雅致禅趣了。《巢林笔谈续编》卷下云:“炉香烟袅,引人神思欲远,趣从静领,自异粗浮。品茶亦然。”故品茶又须有闲,闲则静,静则定,对清茗而遐思,啜茶汁而神清,于是心底渐生出一种悠然自乐的恬怡之情来……

    田耘茶《文人与茶》系列之十一——贾平凹先生的《品茶》节录:

    君子相交一杯茶,这么喝着,谈着,时光就不知不觉消磨过去,谁也不知道说了多少话,说了什么话,茶一壶一壶添上来,主妇已经是第五次烧火了。

    田耘茶《文人与茶》之十二——阿英《吃茶文学论》节录:

    新文人中,谈吃茶,写吃茶文学的,也不乏人。最先有死在“风不知向那一方面吹”的诗人徐志摩等,后有做吃茶文学运动,办吃茶杂志的孙福熙等,不过,徐诗人“吃茶论”已经成了他全集的佚稿,孙画家的杂志,也似乎好久不曾继续了,留下最好的一群,大概是只有“且到寒斋吃苦茶”的苦茶庵主周作人的一个系统。周作人从《雨天的书》时代(一九二五年)开始作“吃茶”到《看云集》出版(一九三三年),是还在“吃茶”,不过在《五十自寿》(一九三四年)的时候,他是指定人“吃苦茶”了。吃茶而到吃苦茶,其吃茶程度之高,是可知的,其不得已而吃茶,也是可知的,然而,我们不能不欣羡,不断的国内外炮火,竟没有把周作人的茶庵、茶壶,和茶碗打碎呢,特殊阶级的生活是多么稳定啊。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