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果酱的诱惑

    2018-05-20 21:35:58

       

          我喜欢甜食,虽然“甜食家”一称还谈不上,但确确实实是一位甜食钟爱者。有一回老同学聚会大酒店,会后的西式自助餐甜点美不胜收,且不说各种款式的烤饼琳琅满目,且不说形形色色的蛋糕绵软诱人,光是精巧水果蛋塔就目迷五色,奇异果的、核桃的、菠萝的、苹果和李子的……我是一口一个,左右开弓,津津有味,大快朵颐!而同伴们基本上是“三口不过岗”,吃到第四口,就觉得很腻,苦菜似的难以下咽,还美名其曰乃“中国胃”。自助餐不相信国籍,你吃不下,就乖乖地看着别人吃,等到半夜肚子饿了,就买包泡面自己默默地充饥吧。

          我不但“韩信点兵”,每款一吃,而且最后还能剥开几只进口小果酱“白吃”,口味不错。英文的说明写着是产自瑞士的“英雄”品牌,于是对洋果酱印象极佳。何谓“白吃”,就是无需依托面包,而单独将果酱作为“尾食”(desert)品尝,舌头轻卷,如吃糖果一般。如此吃法不但津津有味,而且据西方人的说法,还有帮助消化的功能哩。果酱应该是泊来的,究竟是普鲁士果农的创造,还是高卢马夫的杰作,我没有考证,我甚至有点害怕别人的考证,因为考证来考证去,最后的发祥地不是在长江流域,就是在黄河流域,例如足球。我以为还是把一些发明的原地“让给”地球村的邻里。

            从小吃的是上海梅林牌的什锦果酱,后来受了一部朝鲜电影《摘苹果的时候》的影响而改食苹果酱。改革开放后,选择多了起来,品牌目不暇接,内容更是美不胜收:紫红的葡萄酱,橙黄的橘子酱,檀棕的杏子酱,嫣红的草莓酱……,酱酱姿色养眼,款款润泽诱人。然而果酱平时是不大引起人们特别关注的,传统一点的赞美词说它是无私的,总是小鸟依人地依附于面包身上。看来除了象我这样的深深爱之,是不大有人“白吃”果酱的。洋点心例如“苹果派”、“梨子派”什么的,那热甜的内涵口感极佳,流溢出来的果肉糖浆依然色泽晶亮,那也当是“准果酱”——果酱的亲戚。

          我以为果酱之所以可爱,首先在它的样子,用餐向来是讲究“色香味”,一碟西餐最是那果酱的晶亮,真是赏心悦目,果酱绝对是食品世界的头号大美女!不过赏心悦目后面也是有令人担心的问题,一是色素,二是防腐剂,百分之百的厂家都声称,他们添加的范围是在标准内,理论上讲只要是在标准内均对人体无害。但这些名堂吞到肚子里,至少对人心是有一点不安的错觉。始作俑者显然也注意到消费者的顾忌,于是种种添加剂都标得更“具体”,什么“柠檬酸”,什么“山梨醇”,什么“胭脂红”等等一些更具美感的字眼。据悉,包括色素和防腐剂在内的各种食品添加剂美国有三千种日本有两千种之多,而我国只有一千多种。专家们说,添加剂不是坏东西,符合标准的,尽管放心吃。

          我不敢不信,因为它应该是科学的见地;也不敢全信,科学的见地偶尔也有漏洞,毕竟命只有一条胃只有一个,于是买果酱开始更加关注成分和保质期,并且情愿多花一点钱买海外的品牌或中外合资的产品。总的感觉是这些产品保质期较短,标明无色素无防腐剂,果酱浓度高,甜味自然,并故意有果肉的显露,由此无论涂抹还是白吃,都更有滋味了。

          有回在一家西饼店遇上了一款德国进口的“无糖西梅酱”,价格是国产果酱的四倍,犹豫了一下,透过玻璃瓶可见到果酱显示出原果一身熟透的紫红,于是“原地”就有了诱人的召唤,“无糖”的标注给人更原汁原味的好感,内心“与国际接轨”的时尚占了上风,就买回了一瓶。开瓶后有一股蜜橄榄的香味扑鼻而来,真是满心欢喜。可惜接下去就大事不好,关键的口味居然是酸的,尽管是可以忍受的酸,尽管是近乎酸梅汤的那种酸!悔之晚矣,至此才明白一个真理,果酱一旦甜度不够,那么色也罢,香也罢,都变得无足轻重了,真可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遭到洋果酱酸的袭击,于是又重新审视了它复杂的成分,其中的肉桂、丁香、姜指酒、葵花籽油等都是国产果酱所没有的,莫非它们就是产生酸味的源头,抑或酸原本就是西梅原汁原味的主调?尽管该果酱含有“果糖糖浆”,但显然是甜不压酸。把这酸酸的洋果酱被动地涂上面包,最大的痛苦在于失去了甜食的享受,而益处恐怕在于药用效果——保健和开胃了,“即买之,则食之”,只好为开胃也为“弃之可惜”也为“防止糖尿”而“勉为其酸”……

    前几年我到土耳其和北塞浦路斯工作,洋果酱土果酱混为一谈,那里的果酱又多又便宜又放心且甜得适口,果酱为我安营扎寨安心异国他乡做出了重大贡献,我乘机左右开弓过足了今生今世果酱的瘾,却也从不尿糖,可能是有太多的茶垫底!果酱哟果酱,我钟情的果酱,我困惑的果酱,甜甜又酸酸,酸酸又甜甜,果酱人生因而多姿又多彩!


  • 两岸邮事

    2018-05-16 10:48:20

  • 品鉴普洱“大白菜”

    2018-05-15 10:19:52

       

       下午随香港著名茶人陈英灿先生到厦门仙岳山庄一家专门经营普洱茶的茶行,首次品了传说中的“大白菜”。首次就首次,不怕您笑话,茶世界很大很大,好茶可遇而不可求也。

    何谓“大白菜”?据传上个世纪末,有几位志同道合的普洱茶行家里手开始在勐海茶厂来料加工,不久在该茶厂侧重定制班章系列茶品,凭着多年的选配经验以及对普洱茶独到的理解和研判,“班章生态茶”逐渐被茶人和业界认可,因该产品包装纸上有一枚“有机标志”,外形像大白菜,因此有了“大白菜”的昵称。着一听似乎很没有品味,甚至有点俗不可耐,但市场的认可才是硬道理。

    首先看了平淡无奇的外包装,主宾双方探讨了茶的年份,敲定了品饮的“大白菜”茶饼。按行规,如果喝了就买,茶资不计,如若专门品味,每克茶资70元。望着英灿兄毫不犹豫地掏出5克茶的茶资,我还是有点感慨,到处蹭茶喝,号称几万元一饼的普洱也司空见惯,但面对眼下真金白银一口盖碗杯的交易,还是很难令人无动于衷;这“白菜价”令我联想到黄金,尽管这还远非是最贵的“大白菜”。

    我闭目养神,极力排解纷乱的思绪,把注意力集中到“大白菜”的滋味和茶气。开喝时我的身体状态欠佳,因为午餐与朋友喝了酒,加上没有午休就匆匆赶来,有点腹胀,又有点疲困,却恰好检验了“大白菜”的威力。不是7克,更不是9克,而是最起码的5克,连续冲泡了10泡以上,汤色总是清亮,茶气总是很足,滋味醇正而干净,喝得我先是热汗微微,进而是打嗝连连……

    “大白菜”之后,接着分别品饮了另一位陈姓茶友带来的两款老普洱,两年前我与他老兄在厦门茶叶进出口公司的老茶品鉴会上有过一面之缘,他曾信口开河要送我一点云南千年老茶树的芽叶,今算是随缘兑现,一诺千金;他还打开手机,给我看了澜沧江边的那株2700年的老茶树照片,年轮里蛰伏几多长寿基因,山地里潜藏着几多生命的密码?云贵高原哟云贵高原!

    英灿兄带来的上个世纪80年代末的8582老茶饼压轴,汤色金亮,滋味厚润,陈香-药香-参香层层递进,茶气茶韵双双势不可挡,这是老树新芽的造化,也是岁月积沉的演化,区区9克足以味压群芳,喝了半个下午的普洱,这才算尽了兴。我因身体欠安,一直沉默不语,其实面对老茶这一大自然的恩赐,我是怀有敬畏之心滴,默默感恩,扪心自问,此时此刻,这几克又几克的芽叶,何以万里关山飞渡,流入我的唇齿之间?

    最是普洱老茶,与人的寿命攸关,这是英灿兄多年嘀咕的“陈氏普洱茶经”。半个下午普洱茶汤的轮番冲淋,反复矫正我有些紊乱的脉气,几度豪放的小解之后,浑身上下终于一阵轻快,紧绷的脑门渐渐松开,夕照轻轻抹在“摩尔莲花”米黄的壁墙之上……


  • 暴雨走了再上课

    2018-05-10 18:06:30


  • 夜光杯里盛老酒

    2018-05-07 17:12:32


  • 《集邮》杂志有新篇

    2018-05-02 15:37:34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