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芦东茶话

    2018-01-05 08:01:52

                       夜已深深,在瑞景新村万家灯火里,入住十几家茶铺,那名叫“芦东”古色古香的茶家就与“大坪”隔街相望,仿佛是星空下的大坪山和小坪山,又宛若横卧在鹭岛灯海里的一对湿漉漉的茶联,“大坪高山翠,芦东瀑自长”,茶气氤氲,墨迹未干,茶不醉人人自醉……

       以上是一题旧作的结尾,那“夜已深深”的夜已是六年前的星辰,六年河西,六年河东,厦门城茶铺多过酒家和银行的盛况,如今似乎已不复存在,互联网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扫得实体店七零八落,但瑞景大门边古色古香的“芦东”依旧在,有幸应验了老夫当年的信口开河——“芦东瀑自长”。诚信与品质,终于让“芦东”留住了瑞景的老茶客,留住了岛城的回头客,守住了“铁观音”老茶的“基本盘”!当我和香港著名茶人陈英灿先生再次步入“芦东”茶香幽幽的店堂时,我突然觉得“古色古香”归根结底还是本真的“茶色茶香”,茶文化真不是可以完全靠装修滴!

    在北京马连道茶城经营“铁观音”的小吴夫妻也因缘而聚,一同品茗,茶客诸君就小吴夫妻店开发中的“草木本心”系列各抒己见。我感兴趣都是“草木本心”的素材直接采用“铁观音”带茶梗的毛茶。记得三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到泉州,在涂门街的一家老茶铺,柜橱上一字摆放五口铁皮方罐,分别贴着“本山”、“毛蟹”、“佛手”、“黄旦”和“铁观音”的红纸黑字,方罐面客的一面是玻璃的,乌龙茶五兄弟并驾齐驱,乌青的茶米和金红的茶梗相映成趣,那次与乌龙茶的遭遇,堪称我与溪茶的初恋,抑或我与溪茶的初恋就是从带茶梗的毛茶开始的!

         品饮“铁观音”毛茶,省略了拣茶和再烘焙等两道工序,却保住了青茶原始的本真,把握得好,茶梗不但不涩,而且平添清甘!更妙的是,此类毛茶可类比绿茶,直接在茶杯里浸泡,续水再饮,顺应独自一人电脑前书桌上的两全其美,简约享有……

        茶逢知己千杯少,芦东茶话真知多,茶也就越喝越有滋味了!尽管网上购物铺天盖地,超市一走,应有尽有,但特色实体小店也便利,且有感情,有温度,永远不可缺!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