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新日志

  • 江浙小游(10);绍兴 (古纤道 –仓桥直街)

    2018-04-18 16:59:25

     

    江浙小游(10);绍兴 古纤道 仓桥直街

     

       

       219  阴雨

           

              出安昌古镇,坐公交车下绍兴。乘客寥寥无几,像是自己包了部大车。进入柯桥区,标有“山阴路”,不知是否就是古称“山阴道”的地方?《世说新语》里说“山阴道上行,山川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极称山阴道上风光的美好。但今日却几无山野田园可见了,一路尽是不间断的工业新城新区连片。大概是春节放假的缘故,大多显得空空荡荡。中途转车,竟难找到路人问津。

     

        几经周折,来到柯桥区信心村附近的浙东运河古纤道边。河边有座大桥,桥边有个小公园,公园里有条石廊,雕着些大概有关运河和纤道的历史画面。时逢冷雨飘洒,未能细看,却从草地窜出条黑色的流浪狗。不知是主人抛弃还是从没有过主人,好生可怜。只能从背包搜出点吃的给它一止饥肠。能做的也就是这点,再就无奈无力了,也不敢想它后来如何。雨渐渐大了,只好避雨桥下稍息,与个钓鱼人为伴。

     

        烟雨中,远望太平桥就在前面,绰约如线浮在水面。青石板铺就的古纤道如臂,蜿延伸展不见尽头。浙东运河是京杭大运河的延续,直通宁波,连接了所谓的海上丝绸之路。大概这一段的水流较急,故有几十公里的拉纤栈道,这里只是其中的一段。这时春雨潇潇、随风飘落,四周清寂、了无尘嚣;河桥岸树迷蒙中,更有一派烟雨江南景色。一时大喜过望,竟忘了雨湿风寒。沿纤道走到太平桥,过桥便是太平桥公园。公园里有个玲珑小巧的古桥展馆和古纤道展示馆,也是空无一人,寂静清旷。偌大一片河山,似成了我们二人的世界,好奢侈地独自亨受一场。

     

    出太平桥公园,又沿纤道前行。春雨仍然飘忽不定,时而细软时而滂沱,但喜一路有古道长河、板桥老树相随;苍茫天地间,古纤夫的号子声犹闻耳旁。不觉又妄自欢喜一场。乐极生悲才发觉,浑身已半湿,更糟糕的是,大概因低温受潮,手机充电、相机快门都出了点故障。一时晕然。这时雨仍下着,而且脾气越来越大。但两边是水,后退无路了,只能快步前行。在一座大桥边转入公路,候车去绍兴城。

     

    入绍兴,住城市广场边。经一番去潮处理,机子幸好无恙。酒店距古轩亭口不远,是秋瑾女士就义处,晚餐后前往一睹英姿。今我来,虽非“秋风秋雨”之时,却也是早春寒风寒雨!拜別女俠往仓桥直街,这里集河道、民居、街坊于一体,是绍兴的历史文化名街。雨巷彩灯下,仍有撑伞人影晃动。或感无大的新意了,或因有点疲累,就只在亱色烟雨中,借眩晕灯光粗略一览,算是来过到过了。

     

     

    2018-4-18

     

    绍兴柯桥新区的街道

    桥边公园

    公园草丛边的流浪狗

    桥下的钓鱼人

    远望烟雨中的太平桥

     运河边的古纤道

    走近太平桥

    文革中被破坏的桥上石雕

    过桥有太平桥公园

    公园内有绍兴古桥展览馆和古纤道展示馆

    从古纤道上回望太平桥

    沿纤道前行

     

    绍兴古轩亭口秋瑾纪念雕像

    烟雨中的仓桥直街

     

     

     

     

     

  • 江浙小游(9);绍兴(安昌古镇)

    2018-04-16 21:30:31

     

    江浙小游(9);绍兴(安昌古镇)

     

                 

                  218-19

     

    2点的动车离开苏州,2个钟头到达绍兴北站。旋打的去安昌古镇,约只8公里之遥。热心的司机把我们送到预定的民宿鸿达宾馆。这家店网上的口碑不太好,但节日期间较好的酒家都满客了。进入见被铺干净、浴间宽敞,也就满意了,而且方便,出门抄近路便到古镇内。

     

    安昌地处绍兴西北平原水乡,建埠于明成化年间,算来也有500多年历史了。在水路运输作为交通动脉的时代,安昌曾有繁荣的过去,而后渐渐式微没落了。而当周边一些水乡古镇趁旅游之热再大红大紫之时,安昌似乎还隐于田野少为人知。声名再起应只是近年来的事。

     

    时近黄昏,虽游客渐散,但水街两边仍有一番热腾。像所有的水乡古镇一样,安昌也是临水建街、河街相依的特色。但相比浓妆出镜的周庄、乌镇等古镇,安昌似乎要粗犷朴拙一些,它素颜相对,少了点矫饰,原生态的野味要充足一些。安昌不但存下了个较为古朴的躯壳,难得的是还有原住民在这里繁衍生息。什么优雅的文创店,精致的餐饮店在这里还少见,传统乡土风味的腊肠酱鸭仍在店铺小摊飘香。入夜也禁不在河边棚下,坐在过去熟悉的木板椅上,点它几碟小菜,饮几杯绍兴黄酒入肚。醺醺然,恍惚间度过一段古朴的时光。

       

    大清早就窜入古镇沿河的街巷,寂寥又清旷,细雨润湿的青石板路泛着淡淡的幽光。也许只有这时才能领略古镇的味道。曾为子凯先生津津乐道的“雨淋勿着”的长廊顶棚,在塘栖是见不到了,在这里却仍大片地覆盖在大半的河街廊道上,诚为可观。古镇的商业化是免不了的事,何况它过去本也是个热闹的集市。所不同的是,那时街上走的多是商贾客旅、乡里村人;而现在却是不断变换面孔的红男绿女各方游客。当然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庆幸的是,安昌还保持有较传统的风气,还有它较为粗朴的水乡风光:小桥流水乌篷船,长街廊棚青石路。

     

    逛了大半个上午,飘洒的细雨渐渐大了,一波波的游客也陆续来到了,但我却要离开了,让他们去热闹。

     

      2018/4/16

     

     

    黄昏的安昌古镇

    街上的店铺

    安昌的酱油坊,安昌的酱油颇有名气.

    晚上,河边的餐饮店摊

    清晨的安昌古镇

    水街边的长廊顶棚美人靠

    据说“天下师爷出绍兴, 绍兴师爷出安昌.安昌的师爷馆

    街市上的小摊贩

    传统的扯糖

    近午,水道边的游客渐来渐多了

  • 江浙小游(8);苏州(耦园-博物馆)

    2018-04-13 18:30:26

     

    江浙小游(8);苏州(耦园-博物馆)

     

     

               218

     

        沿河边、过小巷,到耦园,耦园就在平江区内。园处苏州城东,三面临水,地方偏僻,既幽且静。也许因为这样,耦园历来是仕宦、士人归隐闲居的选择。耦园之始为清初同宁知府陆锦归退后所建的“涉园”,园取陶渊明《归去来辞》“园日涉以成趣”的诗意而名。后至晚清同治年间,涉园为安徽巡抚沈秉成所购,并在旧园的基础上拓展开辟,遂成今日耦园的规模。沈秉成辞官后便归隐于此。据说,沈秉成与续弦的湖州才女严少华缠绵情深,在园内住了8年,过了一段诗情画意的生活。园中墙窗楹联即为严少华所题:“耦园住佳耦,城曲筑诗城”,“耦”通“偶”,“城”谐“成”;横批“枕波双隐”典出《世说新语》的“枕石漱流”句,常喻指隐居生活。故耦园既寓有夫妇偕隐双栖之意,又因一宅有两园称偶。

     

    耦园虽几经兴废、数度易主,但多糸名士风流入住,传民国钱穆大师也曾寓居于此。但也有例外,一度这里曾辟为“城东人民公园”,中部楼房还成了“寻常百姓家”的住宅。幸得亡羊补牢,救死扶伤有效,耦园得以再现昔日风貌,并以“苏州园林”名份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耦园虽不如拙政园、留园富丽堂皇,但布局精巧谨严,讲究中轴线对称的风格,主旨突出,是苏州府第式园林的典范。耦园居中是住宅,左右为花园。既有山林野趣的奔放,又有修身养性的宁静。或幽或明、或动或静,皆相宜得当、恰到好处。品味耦园,如尝读一篇美文,且有一番回味的温馨。

     

    出耦园,赶到苏州博物馆,时已近中午,门前仍挨挤排队长串。正懊恼间,方知可以倚老优先,幸得进入一览。博物馆糸祖籍苏州的美籍华人建筑大师贝聿铭在80多高龄时设计建成,傍邻太平天国忠王府。馆筑线条颜色简洁明快,既蕴含苏州传统民宅的特色元素,又富有现代气息的新頴,浑然一体,不泥古也不媚今,令人眼目一新。惜只能匆匆一瞥,睹个外观。

     

    归途,苏州城内的座标建筑北寺塔扑面而过,没有时间把它与旧照详作比较了。吃了碗苏州有名的藏书羊肉,便坐下午2点许的动车下绍兴。

     

    2018-4-13

     

     

    耦园外水路

    耦园内楼厅

    大厅内的曲艺表演

    园中楹联“耦园住佳耦,城曲筑诗城”横批“枕波双隐”

    园内花园

     

    苏州博物馆

    太平天国忠王府

    馆外

     

    窗外所见苏州北寺塔

    北寺塔旧照

     

    午餐

  • 江浙小游(7);苏州(山塘街-平江区)

    2018-04-12 19:45:54

    江浙小游(7);苏州(山塘街-平江区)

     

             

              217-18

     

        山塘街与平江区是苏州现存保护较好的二处历史文化街区,虽同有“水陆并行、河街相邻”的风格,却各有不同的特色。因有共同的风格,有人则认为只挑一处玩玩就可;也因有不同的特色,所以又常有孰优孰劣的争论。二个地方我都没来过,谁的意见我都难置可否。反正花费时间也不多,一晚一早就把二个地方都走了一趟。相比山塘的繁华妖娆,平江少了点风尘喧嚣,而多了点朴实端庄。至于优劣好坏,全看你的爱好,总是有人爱有人嫌。至于旅游,应重在比较和品尝。

     

                                                   2018/4/12

     

     

    17日傍晚,在山塘路口所见红尘滚滚的画面

    山塘夜色、夜市。山塘街一头连接阊门,自明清以来就一直是商业繁茂区。《红楼梦》里也把阊门、山塘一带称为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时过景迁,却也风韵犹存,只是闾里市井换了旅游的热闹。

     18 山塘之晨

    山塘街口白居易纪念馆。山塘河与山塘街是在白居易任苏州剌史时修建成的。

     

    平江历史文化街区位于苏州古城东北隅。 至今仍保持着路河并行的旧城格局及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水城风貌。

    圈围保护的一处老宅

     

    平江的市井人家。恋栈的老人们还保持着较传统的生活方式,似乎也怡然自得。

     

     

     

     

     

  • 江浙小游(6);苏州(盘门-吴门桥-石湖-行春桥)

    2018-04-03 14:47:55

     

     

    江浙小游(6);苏州(盘门-吴门桥-石湖-行春桥

     

     

    217日 晴

     

    小时候在家里旧橱抽屉里翻出一叠旧图片,也不知是谁留下的。主要是些苏杭的风光,有寺庙宝塔、湖山桥梁等。在清简的乡镇童年,这些是我儿时的良伴。虽然几经迁徙,却一直藏留保存下来。趁这次小游才又重新翻出,并特意挑了几张苏州城外的古桥图片,想顺便去对照看看。就像是去拜访一位怀念已久却未曾谋面的长者一样,也算是为了了却一个心愿。

     

    所幸几座老桥今日尚存,一张老照片所示的吴门桥就在今日的盘门景区边。从沧浪亭去盘门,约1公里地。盘门景区的大多建筑都是新造的,但内中的瑞光塔、水陆城门,还有这吴门桥,倒真是旧存的古迹,且分别为国家、省、市文物的保护单位了。吴门桥始建于宋,座落在盘门前,横跨在古运河(护城河)上,是苏州现存的最高单孔石拱古桥。老照片说它在苏州城外,现在还是在老城外,地理位置并没有改变。虽然已整修一新,但桥拱石墩看来仿佛还是一样。只是涛声依旧,渔歌唱晚听不到了。过去的城郊野渡现在已变成河滨休闲公园,乌蓬船也被铁壳的游船代替了。百年岁月,若白驹过隙,变化似在忽然之间。

     

         另一张老照片行春桥在石湖。出吴门桥去石湖,没有直达的公交车,又难等到的士,只好打摩的前去,约6公里左右。石湖是太湖水域内的一个小湖,约有35平方公里。传说越灭吴后,范蠡与西施即从这里驾扁舟入太湖归隐。南宋诗人范成大官退后曾在此栖居,自号“石湖居士”,写有《四时田园杂兴60首》闻世,被称是中国田园诗的集大成者。我们从石湖的东北方向进入,沿湖边西走。环湖一带已辟有公园、游乐场、餐饮区等。园林花径栈道,倒也平整光鲜,但目力所及,田园风光难见了。约走了2公里地,终于在西北隅见到与旧照相似的长桥身影了。虽然周边的环境已大大改变,原是桥头河中的一块沙洲,已成为一片林木蓊郁的园地了,旧桥面貌也焕然一新了。但细细作了对照辨认,确实无疑。只是这里实是由名称不同的二座桥组成。

     

    东边单孔石拱桥是越城桥,始建于南宋,大概因桥的一侧有越城的遗址得名。西侧与石堤相接的九孔石拱桥即是行春桥。行春桥始建于宋,自古是吴地胜景。范成大《行春桥记》称:“凡游吴而不至石湖,不登行春,则与末始游者无异”相传中秋时日可见每个桥洞中各有一个月亮映在水中,其影如串,故有石湖串月的盛会延续至今。人行桥上,一时如堕入历史的烟雾中。这里曾是春秋吴国王公贵族的游猎地,也是越王攻吴的要津。但无论是吴宫楼台,还是越城故垒,均已荡然无存了,惟有春水依然波漾老桥。看来还是桥的生命力强劲不衰,因为桥做为沟通之用,维糸着生活的必要。无论如何,它总要比封堵的城楼高墙为民所喜欢。“智者乐水”,也乐建桥!

     

    过了行春桥,一边便是大道,前去就是上方山的森林公园动物世界,往来的车辆游客很多。路旁有墙围着的,应是纪念范成大的石湖书院,却门前冷落,门也关着了。时已黄昏了,从这里坐公交车回苏州城内倒很方便。(2018-4-2

     

     

     

     

    瑞光塔。始建于东吴孙权,经宋重建及历代修葺,现整修如新。

    盘门景区内新造的亭阁楼台

    新建的伍相(子胥)祠堂

    盘门始建于春秋时期,是苏州八座城门仅残存的水陆城门遗迹

    盘门外古运河(护城河)

    吴门桥

    吴门桥老照片

     

    石湖栈道 石湖之渔庄

    石湖天镜阁

    越城桥

    从越城桥到行春桥

    行春桥

    远眺行春桥

    行春桥旧照(此处写为迎春桥应是误出)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