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新日志

  • 江浙小游(5);苏州(阊门-沧浪亭)

    2018-03-26 22:39:03

    江浙小游(5);苏州(阊门-沧浪亭

     

     

    217

     

    从无锡坐动车下苏州,910分出发,不到9点半就到达。相比在站里穿堂过道的时间要快得多。出苏州站,就见那个长于斯地吴县的范老先生站在广场上迎接,似乎在问,“你们先忧天下了没有?”很抱歉地告诉他,我们是来玩来乐的!

     

    下榻在山塘街口的酒家,近阊门遗址。古阊门的历史可追溯到2500年前春秋的吴越,传说吴王阖闾率军征楚即从此门出城,故又称“破楚门”。阊门一带曾是苏州最繁华的街区,《红楼梦》里说它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然几经盛衰兴废,古阊门早已成废墟了。今所见的城楼糸近年来的新建,但只作为观赏的摆设,已无昔日的功效和辉煌了。历史的风烟荡尽,似乎更能让人记住它的,却是宋人贺铸悼亡妻的一首词,“重过阊门万事非,何故同来不同归....”我今也又重过阊门一下,所幸同去同来的还是30年前的同伴。

     

    昔有谚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而苏州尤以园林著称,今存世的还有60多处。盛名在外的拙政园、留园前己去过,今游沧浪亭。这里地处偏角,名气也较清淡,料想游人会较少。果然是这样。沧浪亭园前临水,过小桥进门,即见园内林木蔚然,有山突兀其中。虽是垒石填土的假山,但杂以高树低草,倒也山林野趣自然。环山周边有曲径楼阁亭榭,尽参差掩映于花竹葱茏间。高倨小山顶上的,即是沧浪亭。飞檐凌空,既飘逸又庄重古朴。  

         

          沧浪亭不大,且不如拙政园、留园精巧严谨,但却是苏州最古老的园林。它本是五代十国吴越钱王外戚的私家花园,后园废为宋朝诗人苏舜钦以四万钱买下进行修筑,傍水造亭而成。历经宋元明几代兴亡,沧浪亭也数度兴毁。继又建又毁,毁又建,而终能存世至今,不能不说也是个可叹可赞的奇迹。明朝文学家归有光在其名篇《沧浪亭记》论说:古之王公贵戚所经营的“宫馆苑囿,极一时之盛”却“今皆无有矣”,何以这个小亭能为后人“钦重如此”不废?他由此说“可以见士之欲垂名于千载”而不随着世代的变易而消亡是有原因的。至于这个原因是什么,归有光没有明说,却颇令人意会深思。

     

       自明至清,沧浪亭又经兴废再建。今之沧浪亭的大体布局,糸清朝康熙年间所重建,但仍延续旧时古朴的宋代园林风格。到文革时期 ,此园也不幸免,一度被改名“工农兵”公园,园中家具匾额砖雕等均遭毁坏,楹联也多有散失。今所见大半为重造的膺品了。虽然这样,沧浪亭还是再修再建延续下来,且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了。可见薪火相传,文脉不断,文明岂是野蛮逞一时之凶所能摧残?只是你该如何识别沧浪之水是清是浊!(2018/3/26

     

    苏州站广场的范仲淹塑像

    山塘街口

    苏州古城阊门(新建

    阊门边山塘前五条小河汇成的水域

     

    沧浪亭前

     

    沧浪亭

     

     

     沧浪亭石柱对联。上联出自欧阳修《沧浪亭》诗清风明月本无价,可惜只卖四万钱,下联出自苏舜钦《过苏州》诗绿杨白鹭俱自得,近水远山皆有情

    横额题字为晚清学者俞樾(糸俞平伯的曾祖父)

     沧浪亭 园内

    厅堂内苏舜钦的《沧浪亭记》文匾

     

    阊门夜色

     

  • 江浙小游(4):无锡(东林书院 )

    2018-03-23 23:25:09

     

    江浙小游(4);无锡(东林书院

     

     

    216-17

     

    离开清名桥,坐车到东林广场下。据GPS地图显示,东林书院就在广场旁边,却一时迷了方向,没有找到。时已黄昏,寒风细雨萧萧袭来,广场上悄无人影了。这时日还有谁来这里听什么“风声、雨声”,只见我独在这里寻觅,与那块广场的碑石相对默然。自感不合时宜,不禁哑然失笑。暮色渐近,即使书院找到也应关门了。明天就要离开锡城了,而我下榻的酒店就与书院隔邻。竟这样与之失之交臂,心有点失落也不甘。

     

    翌天清晨,雨霁天晴。虽然9点许就要坐火车下姑苏,还是赶早再去一趟,好像是为清偿点宿债一样。匆匆而去,倒不多费功夫就找到书院了。尤幸未到开放时间,但大门已经敞开了。黛瓦粉墙内,虽寒色未褪,却也绿荫森森;馆舍寂寞,倒也清净无垢。一时东林往事、人物魅影,纷纷扰扰,出没墙里墙外,不禁勾起青少年时曾有过的心怀,略有波荡。“高山景行,私所仰慕”。

     

    走进书院内,一位中年的管理人员,大概见我远道而来,还热情地待意为我开了依庸堂的大门。他说,“那副联子就挂在里面,没有进去看看等于没有来过书院。”他的诚意实在让我心头一热。依庸堂是当年东林学者主要聚会讲学的地方,顾宪成所撰那副家晓户喻的风声雨声”名联就悬挂堂前。自明至清学人,认为脚迹得入依庸堂,人生一大幸。虽然渐渐学得“万事不关心”了,但无论如何,对东林党人开启的一代学风及文化正气风骨,总该存有一份的敬意。只是在这烟雨迷蒙的春日,还是“画船听雨眠”吧!

     

    依庸堂内陈列有邓拓对东林学人的赞美诗刻,书院外广场有廖沫沙的勒石题字。大概出于惺惺相惜吧!虽是异代不同时,但他们的遭遇却与历史同出一辙。自古以降,皇榻之侧,岂容妄评异议!

     

                        2018/3/23

     

     

    东林广场,由廖沫沙题字,廖有幸活到80年代后。

    书院外

    东林书院门前

    书院内馆舍祠堂、水榭亭阁

     

    为纪念宋学者杨时的“道南堂”,书院的前身是杨时的讲学堂。

    东林书院的主体建筑依庸堂,是当年各地赴会学者,集会讲学的地方。

    馆内的部分介绍、诗匾。下左为邓拓对东林人的赞诗。

     

     

  • 江浙小游(3):无锡(清名桥-江南水弄堂)

    2018-03-21 13:34:06

     江浙小游(3):无锡(清名桥-江南水弄堂)

     

    216

     

             离开蠡园,打的到清名桥古运河景区30年前到无锡,首选的游览地自然是太湖鼋头渚、惠山园林、二泉这些,对这里却一无所知,即使是80年代出版的《中国名胜词典》也没有把清名桥做为名胜列入条目。那时这边,无论是桥是河,尽是些寻常的百姓人家,怎会起眼?大概只10多年间,这里却热闹了。也许,迅猛的城市化进程,勾起了人们对昔日家园渐行渐远的怀念,回顾之间不能不注入一股脉脉的温情。人们的审美视野开阔了,情趣也改变。

     

    清名桥古运河景区位于无锡市中心南面,在古运河与伯渎港交汇处,以古运河为中轴、清名桥为核心,由并行的两条沿河古街组成。追溯历史,伯渎港有3200多年了,传糸商周太王长子泰伯为继位避让南逃建立了勾吴国时所建,算是中国最古老的运河;而后吴王夫差又开凿邗沟,无锡的古运河是其中一段,也已有2500年历史了。至隋、元时期,古运河、伯渎港与京杭大运河相连,成为贯通中国南北水道的重要部份。这里的街市在明代达到鼎盛的时期,迄至近代民国也是无锡工商发展的要地。

     

    伫立清名桥上,桥下流水静静流淌,“逝者如斯夫”。运河的水阴碧凝黯,像融入了太多历史的烟云。沿河两边的街巷,粉墙黛瓦,鳞次栉比。闾里屋宅、石桥板路、埠头寺庙,皆依河而立,确是一幅人家尽枕河的风光。故这里又有江南水弄堂,运河绝版地的称号。而随着大运河入选世遗名录,这里做为一处典型的风貌河段得到较好的整修保护。而今古典与现代并立,连星巴克也来抢滩,独点鳌头立在街口河边。这里便又成了一个现代人看热闹、图新鲜的好去处了。虽然听不到运河的浆声了,但仍有画舫游船穿梭不断,桥上桥下行人熙攘相看。我也不能免俗挨挤着走到桥上,拍了个到处一游的存照,并在星巴克店边小摊买了块桂花糕尝尝。(2018/3/20

     

     

    清名桥古运河景区

    与河并行的二条街巷

    古运河

    清名桥

    沿河两岸

     

    伯渎港上的伯渎桥

     

    伯渎港边的无锡古窑展览馆

     

    河畔的老屋与正在翻修的房子

     

    星巴克与卖桂花糕的小摊

     

                                                                                                     
                    
                                                                                            
  • 江浙小游(2):无锡(梅园-蠡园)

    2018-03-18 18:15:29

     

       江浙小游(2):无锡(梅园-蠡园)

     

     

           216日(正月初一)

     

     

        又是爆竹声中一岁除,却在异地它乡迎来了新春的第一天。虽然冷寒有小雨,还是及早赶到无锡中山路的基督教堂,参加了这里的新年感恩礼拜。教堂红砖建筑,古朴典雅,有上百年的历史了。虽地处闹市,四边高楼林立,八百伴就在斜对面,但市政建设修缮时,却特为留出了通透的空间,前面还新修了个小绿地广场,在尘嚣中突显出几分的宁静,也无疑为城市的历史文化品位增添了几分的色彩。

     

          10点过,坐地铁直达梅园据称系江南三大赏梅胜地之一。本为著名民族工业家荣宗敬、荣德生兄弟1912年怀着"为天下布芳"宏愿购地所建,故又称荣氏梅园。梅园倚山面水。小山远近,高低疏密植有品种缤纷、新老杂处的梅花,点缀以亭阁奇石,交错有绿荫曲径相接,既可赏也可玩。纵无“一树梅花一放翁"的豪情雅兴,却也足可令人怡然自乐。只是此时腊梅寒冬已开透,而大多迎春的梅花却还含苞待放。但春天既已来到,应该也很快就要绽开了。游目骋怀间,已可想像它滿山盛放的灿烂。

     

        午后离开梅园,一番辗转到蠡园。“太湖佳绝处”在鼋头渚,但这时樱花未开,且前已去过。蠡园以前未到,今天逢便而来,也算弥补个遗憾。但这个时节的蠡园,柳未发绿、荷未吐新,实在也不是时候,何况今天日色昏阴、四顾烟茫。但因传说这里是范蠡与西施归隐的地方,所以心生点好奇向往。蠡园在蠡湖边,蠡湖又称五里湖,本是太湖的一部份,只因有山地一线如臂,把它与太湖隔了开来,成了貌似独立的一个内湖。它虽无太湖之广阔浩荡,却少了点风波多了点静恬,俨然如太湖中的隐者。或许正因为这样,编故事者就为范蠡西施找了这个好地方。

                               

                                                    2018-3-18

     

    无锡中山路的基督教堂 

     

        中山路一角

     

    梅园

     

    荣氏兄弟为纪念母亲所建 的念劬塔

     

    与园为邻的开原寺

     

     

    蠡园与蠡湖

    园里有关范蠡西施传说的砖画

     

     

  • 江浙小游(1):无锡(南禅寺-惠山-运河公园)

    2018-03-16 22:46:49

     

    江浙小游(1):无锡(南禅寺-惠山-运河公园)

     

     

    2018215日(除夕)

     

    狗年到,我的二头狗狗却都先后归天了,小孙一家也回婆家去过年。难得无牵无挂与内人外出休闲几天。先到无锡,是30年前首次远行的旧游地。那时坐海轮到上海,再从苏州沿运河到达城边码头。蓦相见,一时山光水色,令人目眩。这次航空只花了2个多钟头,虽少去了多天的颠簸,却也少去了很多的风光。

     

    中午到无锡,街道渐已冷清。怕晩上找不到吃的,先就近去备点料货。市场倒还有一派的生机,算是一年最后的热闹,注意到这边的春卷,其实与闽南的也大同小异。后经过古刹南禅寺,号称是“南朝四百八十寺” 的遗存之一,更多均已湮没在历史的烟雨中了。

     

    下午去惠山古镇,30年前已来过。但那时还未时兴称古镇,只印象这里屋宅古旧、闾巷幽深,滿街卖泥人。当时泥人厦门稀罕,这里物美价廉,居然买了一大堆,不烦千里带回家。今日来,但见古镇街衢分明,面貌焕然一新,但古董与膺品混杂,真假难分了。惠山以祠堂著名,据说还有一百多处存留。但不求甚解,只一晃而过,权当温故知新。惠山本傍运河而兴,运河支流直达古镇腹地。徒步出惠山,前边有个新建的运河公园,倒也是个好去处。无锡的伯渎古运河与京杭大运河在此交汇,视野开阔,远见新城高楼耸立;河水浩荡,宛如融入了千古沧桑。

     

    除夕的晚歺在酒店房间,几样牛肉卤料加绍酒一瓶,清简轻闲愉快。春晚不看也罢,独步街上,人影少见,只闻远处有烟花炮竹声不断。又过南禅寺,却是一片热闹,但周边的路却全封闭了,需购香火劵50元才得进入。不进也罢,绕道回酒店。

     

    2018-3-16

     

     

    除夕日,无锡南禅寺前的街市

     

     

     

     

    南禅寺

     

     

     南禅寺边步行街

     

    惠山古镇

     范文正公祠(宋范仲淹)

     陆宣公祠(唐宰相陆贽

     

     

     

    联接惠山镇的运河支流

     

     运河公园桥上远望

     

    除夕夜,南禅寺听钟祈福法会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