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止壶天 2018-05存档 - 止止壶天 - 海峡博客 - 厦门网 - Powered by X-Space
书是情人!茶是朋友!酒是火焰!烟是灵感!

发布新日志

  • 向杨绛先生三次道歉

    2018-05-28 10:49:31

    向杨绛先生三次道歉

    何  



    李昕三次向钱锺书夫人杨绛道歉的故事,加深了我对百岁老人杨绛先生的了解和敬意。


    李昕曾担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助理、香港三联书店总编辑、北京三联书店总编辑,免不了与这三家出版社的老作者杨绛先生打交道。又因为李昕的父亲曾与杨绛同事,杨先生对作为晚辈的李昕便多了几分亲切。李昕没想到,因为自己考虑问题不周全,不得不先后三次向杨绛先生道歉。

    第一次道歉是在2007年10月三联书店出版《钱锺书集》第二版时。李昕在新书发布会上面对媒体介绍钱锺书著作的版权情况时,特别强调三联的版本对于市场的独占性,其中有这样的话:杨绛先生对待版权非常严肃和谨慎,她在三联出版了《钱锺书集》之后,便有意识地停止了钱锺书著作单行本与其他出版社的合作,只是《宋诗选注》和《围城》这两部作品,在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一再要求下,杨先生才同意保留该社继续出版单行本的权利。杨先生在《中华读书报》上读到这段话很生气,让帮她料理版权的吴宓女儿吴学昭打电话给李昕,批评李昕对人文社不公平,分明是人文社早早就出版了《围城》和《宋诗选注》,三联才是“一再要求”出版文集,怎么能为了宣传自己的书,不顾事实抬高自己、贬低别人呢?李昕自知理亏,连忙请吴学昭代向杨先生道歉。杨先生让吴学昭转告李昕:你的话给人文社造成了不良影响,要向他们道歉。李昕赶忙给当时的人文社负责人潘凯雄打电话道歉,取得了对方的谅解。李昕说:“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我由此认识到杨先生待人处事最讲‘公平’二字。”

    第二次道歉也与《钱锺书集》有关。2009年,三联再版《陈寅恪集》,联系江苏省新华书店总店承担总包销。他们同意包销2000套,但要求制作2000张藏书票随书附赠。美编在设计藏书票时,计划采用陈先生名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并加盖陈先生本人的印章。为了征得陈先生家属同意,编辑告诉她们,使用印章做藏书票是循《钱锺书集》旧例,当时也曾用钱先生印章做了一批藏书票。陈先生家属与吴学昭熟悉,便向她请教。吴学昭把这事向杨绛先生作了通报,杨先生说:“藏书票,这事我怎么不知道?”她让吴学昭给三联的编辑打电话,说:“你们这样不尊重作者,我要考虑提前结束与三联的合作。”李昕了解到当时做藏书票的确没与杨先生沟通,事后也没把藏书票送给她过目,一时慌了神,马上打电话给吴学昭,表示要到杨先生府上负荆请罪。吴学昭说,老人家正在气头上,不会见你,还是写封道歉信吧。于是李昕写信说明了事情经过,并随信寄上了几枚藏书票。两天后,吴学昭给李昕来电话说,事情解决了,杨先生让我带给你一句话:“李昕是我老同事的儿子,我原谅他了。”李昕如释重负,他知道老人家真正关注和在意的是一个诚信的问题。

    第三次道歉,是李昕在一档为杨先生百岁诞辰祝寿的电视节目中出现的一个小差错。在谈到钱、杨夫妇的精神境界和高风亮节时,李昕说,他们把两人的全部版税都捐给了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总数已超过1000万元,在那里设立了一个旨在扶助贫困学生的“好读书基金会”。李昕后来接到吴学昭的电话才知道,他在这里出现了口误,把钱、杨二老设立的“好读书奖学金”说成了“好读书基金会”。这是两个不能混淆的概念,杨先生让吴学昭提醒李昕,今后若是再提到此事,一定要把说法改过来,不要一错再错,造成别人以讹传讹。李昕再一次请吴学昭代向杨先生道歉,“杨先生的严谨和认真,令我受教”。


    上述故事源自李昕新著《做书的故事》(人民出版社2018年版)。书中有趣的故事还有很多,比如《我眼中的马识途先生》《书界奇人刘振强》《我所知道的吴敬琏先生》《<巨流河>出版后的遗憾》《一场出版风波的追思》《<王鼎钧回忆录四部曲>出版始末》《从电影想到小说<狼图腾>的出版》,等等。书中的故事“一律亲历、亲见、亲闻”,决无虚构。从中不仅能领略作家、学者的风采,也能感受到李昕“做书”的酸甜苦辣。刘再复先生说过,李昕是个好编辑,他学胆识兼备,为国家为他人做了许多“嫁衣裳”。读完这本书,可知此言不虚。


  • 一部拍出四千多万元的古书

    2018-05-14 14:48:04

    一部拍出四千多万元的古书

    何  

     

    一部拍出四千多万元的古书


    诞生于700多年前的元抄本陶叔献辑《两汉策要》是一部身负重名的书,毛晋《汲古阁珍藏本书目》、叶德辉《书林清话》、莫友芝《亭知见传本书目》、傅增湘《藏园群书题记》、张伯驹《春游琐谈》等均有著录,翁方纲、王杰、钱大昕、孙士毅、张朝乐、戴衢亨、姚令仪、陆伯、秦承业、袁枚等先后题跋,钤有昆陵周氏九松迂叟藏书记、周印良金、毛晋之印、汲古主人、臣大昕印、退一步斋珍玩、景贤鉴藏、朴孙庚子以后所得、如皋张氏竹轩藏书景行维贤、古吴王氏珍藏、康生等印。

     

    一部拍出四千多万元的古书

    非常神奇的是,这部著名的书每过一百多年就会出现一次,并在文化界引起一段振动波漪。它最近一次露面是在2011年中国嘉德春季古籍拍卖会上,以4830万元人民币的高价创出了世界纪录,成为藏书界聚焦和关注的名品。

    我是在拓晓堂所著《槐市书话》一书中读到这个故事的。书名中的“槐市”是汉代长安一个读书人聚会、贸易、互易互市的地方,因其地多槐树而得名,是中国书籍售卖的早期市场。拓晓堂说:“书籍交易之地是一个很奇妙的地方,书籍汇集于此,读书人也因好书而聚集于此。”

    拓晓堂就是因为好古书,于1993年加入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担任古籍部总经理,筹备和组织了按照国际标准进行的古籍拍卖专场,自此中国有了古籍拍卖平台。拓晓堂认为,当今的古籍拍卖市场,就是两千年前“槐市”的延续和发展,因此20多年来,他自甘隐身“槐市”,“日行于京津沪广,夜飞于港台两洋”,寓目、赏玩和审定了大量的图书名迹,编成各类书目、图录60余本,过手古籍、碑帖、印谱、名贤书札更是难以计数,已成为古籍拍卖业最引人注目的鉴定专家。

    拓晓堂曾在国家图书馆善本特藏部工作8年,养成了良好的习惯,每遇孤本、善本,必细加研究琢磨,“有所是正、有所考订”,并写成文章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介绍给学界和收藏界。本书第一部分“铭心绝品”收的正是这方面的27篇文章,也是本书最精彩的部分,讲述了一些古籍善本的故事与命运。看他钩沉“家丑不外扬”“见风使舵”“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家贼难防”等名言的源头《五灯会元》荀斋旧藏宋刻本,寄望后人再成一段传奇书缘;看他考索蜀刻“中字本”《春秋经传集解》,“破解七百年的迷局”;看他补证唐许浑撰《丁卯集》,谈论“天机不泄,人生难知”;看他在清抄本《鉴诫录》上搜奇品酌,写出一新耳目的文字,讲出引人入胜的故事,既羡慕他有幸经眼那么多孤本、善本,又佩服他学识广博,征引宏富。

    本书第二部分“阅书感想”的4篇文章,表达了他“有感而发,不书不快”的一些意见,第三部分“藏书集序”则是他为各类藏书之家的古籍展览或是古籍书目图录出版所撰9篇序跋文章。这些文章讲述他采访过手顾氏过云楼藏书、潘重规先生藏书、陈寅恪先生藏书、季羡林先生藏书、王世襄先生藏书、陈澄中先生藏书等曲折故事,每一笔都是一个大波澜,都是一个生动的传奇,让我们这些局外人领略了古书流转的神秘历史。

    读书人之于学问,或有三境界,正如圣人所言,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热爱古籍的拓晓堂先生在当今的“槐市”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用一场场成功的拍卖会、一篇篇精妙的文章,唤起了人们对书籍的依恋。读这本书,心中时时激荡起涟漪。

      

    《槐市书话》

    著者:拓晓堂

    出版:商务印书馆

    时间:2017年9月



Open Toolbar